江泽民谈台湾问题:对美国日本中国都有忠告

+

A

-
2018-06-18 03:36:10

台湾问题是指国共内战以后关于台湾的主权归属争议。众所周知,没有美国的介入,就没有所谓的台湾问题。在台湾问题上的政治博弈,主要是与美国的博弈。另外,由于日本殖民台湾50年,对台湾有着复杂的情结,台湾问题也存在一定的日本因素。近70年来,几代中共领导人都为台湾的回归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是如何论述台湾问题的呢?

1998年6月27日,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访华,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欢迎宴会(图源:VCG)

对美国:台湾问题要有一个时间表

1996年3月,台湾举行第一次总统直接选举。在北京看来,台湾引进这种“民主选举”是进一步推动“台独”的一部分。更为糟糕的是,被大陆媒体称为“千古罪人”的李登辉可能当选。中国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美国决定派遣两个航空母舰战斗群到台湾海峡,向中国施压。江泽民等中国领导人对美国的干涉感到愤慨。据库恩(Kuhn.R.L)的《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记载,当时,北京强硬派提出可能成为战争爆发导火索的八种情况,其中任何一条都将引发中国对台使用武力,但江泽民只对两种情况表示认同:一是外国势力干涉或入侵,二是台湾宣布“独立”。这两种情况均未发生。

台湾海峡危机结束后不久,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访问中国,在北京会见江泽民。他回忆说,江泽民“想在不失中国人自尊的情况下化解这次冲突”。基辛格指出:“在1996年的危机中,江主席选择了一个非常中国化的方式让我知道事态不会失控。我告诉他,当我见到毛主席的时候,他说中国为了解决台湾问题可以再等100年。我问江主席,‘那么,此话是否依然可信呢?’主席回答道:‘不,不再是这样了。那是24年前,现在我们只能再等76年。’”

1998年6月27日,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访问中国。这是继1997年10月江泽民访美之后,中美关系又一件大事。“现在,我想与你专门谈谈台湾问题。”江泽民对克林顿说,“台湾问题至今没能解决,与美方很有关系。当然,有些日本人也在垂涎台湾,这一点中国人民心里也是清楚的。现在的问题在于,美方虽然已明确表示不支持‘台独’,但在中国统一问题上态度却是模糊的。”“台湾问题马上解决有困难,但不解决是不行的,早解决比晚解决好。否则,中美关系难以稳定。”江泽民说,“坦率地讲,台湾问题不可能一直拖下去,要有一个时间表。”

这是中国领导人首次明确提出解决台湾问题要有时间表。此前,1995年1月30日,江泽民在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等单位举办的新春茶话会上发表讲话时提出:早日完成祖国统一,是中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心愿。无限期地拖延统一,是所有爱国同胞不愿意看到的。1979年邓小平访美前,曾会见27位美国记者,美国广播公司(ABC)记者曾问邓小平台湾问题有没有时间表,邓小平没有正面回答。

1895年,日本在台北举行“始政式”,象征日本殖民统治台湾开始。日本随军画家所绘(图源:VCG)

对日本:在台湾问题上日本有负于中华民族

1998年11月26日,江泽民访问日本,与日本首相小渊惠三(Keizo Obuchi)会谈时指出:“台湾之所以未能与大陆统一,既有国内因素,也有国际因素。就国际因素而言,主要是由于美国插手中国内政,同时从历史和现实看,也有一定的日本因素。正因为如此,台湾问题长期以来成为中美关系和中日关系中极为敏感的政治原则问题。”

江泽民表示:“从历史上看,在台湾问题上,日本是有负于中华民族的。”“台独”势力最早就是在日本开展活动的。日本国内在台湾问题上仍存在一些错误认识。在台湾地位问题上,经常有人曲解《中日联合声明》,认为日方在声明中只是表示了“充分理解和尊重”,不等于承认中国政府的立场。还有人说,日本只是放弃了台湾,无权表明台湾归属于谁。在日台关系上,日本一些亲台势力对现状不满,总想突破现有日台关系框架。在日美防卫合作指针问题上,日本国内还有人重提作为冷战产物的所谓“远东条款”,试图将台湾列入日美安全合作范围之中。江泽民指出,“日本如果将台湾列入同美国的安全合作范围,这将意味着日本有可能在军事上卷入台湾事务,是一种具有极大潜在危险的倾向。”

199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阅兵(图源:Getty)

对中国:军队必须抓紧做好反“台独”准备

1998年5月11日,中共召开中央对台工作会议。“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崇高愿望,是我们党必须完成的重大历史任务。”江泽民警告说,“我们无论以什么方式实现统一,都要取得台湾同胞的广泛支持,否则就会遇到很大阻力,统一后台湾也难以长治久安。”

在江泽民担任中共军委主席15年期间,台湾分裂势力在“台独”道路上越走越远,台海局势日益严峻。2004年9月20日,江泽民在辞职后与胡锦涛等中央军委领导人的交班讲话中说:“台湾问题是我最大的一个牵挂。”他指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内,对我国国家安全最大、最现实的威胁就是“台独”分裂势力。“解决台湾问题,我们还是要坚持文攻武备的总方略。”“军队必须抓紧做好反‘台独’军事斗争准备。反‘台独’军事斗争准备工作做得越好,就越有可能争取到和平统一的前景。即便发生重大‘台独’事变,我们也可以战而胜之。”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