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战俘自愿去台湾背后的国共暗战

+

A

-
2018-06-13 05:32:27

自1950年10月入朝作战,至1953年7月签订停战协定,整个朝鲜战争期间,志愿军共被俘2万余人。其中6,000余人通过战俘交换返回大陆,14,000余人则被运往了台湾,另有少数人选择去了其他中立国。为什么大多数的志愿军战俘没有返回大陆而是去了台湾?

志愿军战士冉鸿图被俘后,在战俘营被强迫刺了“肃清共匪才甘心”(图源:VCG)

朝鲜战争第五次战役以后,中方渐感战争越发吃力,1951年5月下旬,毛泽东决定“边谈边打,争取谈判解决问题”,斯大林(Joseph Stalin)也来电表示同意:“我们认为,现在停战是件好事”,双方随即进入了旷日持久的谈判。谈判初期相对顺利,但当其他问题都解决之后,双方却在战俘问题上僵持不下:中方坚持遣返全部战俘,而美方则要根据战俘的意愿“自愿遣返”。

美国很清楚,对于有数以千万计兵源的中国来说,为数极少的战俘从军事意义上讲价值很有限。其之所以坚持“自愿遣返”,看重的是其政治意义,正如时任美国国务卿的艾奇逊(Dean Gooderham Acheson)所宣扬的:“共产党士兵落到我们手里就可以逃亡,这点对共产党是有威慑作用的。”同时,美国官方还想通过制造所谓“大多数被俘者不愿遣返”的“事实”,来证明“中国军人不是‘志愿’而是‘被强迫’到朝鲜来作战。”正是基于这种考虑,美国不惜因战俘问题与中方打持久战和消耗战。

中共将战俘问题视为“不可动摇的原则”,并表示再付出一定的消耗和损失,也要继续进行斗争,“以维护新中国和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威信。”而且,中方认为战争持续消耗对美方更不利,毛泽东1952年8月4日说:“长期打下去对美国很不利。……要死人,他们为扣留一万多个俘虏奋斗,就死掉了三万多人。他们的人总比我们少得多。”

为了战俘问题背后的政治意义,双方各不相让,为了一方几万名俘虏的去留又在战场上激战了一年多,各自又都付出了数以十万计人员伤亡代价。

在斯大林去世后,苏联领导层要求中方退让。苏联态度的转变使毛泽东感受到了压力,他遵从莫斯科的意见主动让步,但为了争取更好的结果,毛泽东继续命令志愿军利用各种机会发动军事攻势,并在1953年4月至7月取得了一些对谈判结果有利的胜利。

在双方妥协后,于1953年6月8日达成了包括战俘遣返协议在内的《朝鲜停战协定》。这之后,中国与美国的较量从战场转移到战俘营继续。

协议规定采取自愿原则,即战俘们可以自由选择回大陆或去台湾。但是志愿军战俘中存在着大量的前国民党士兵,台湾当局认为,如果能够以“自由遣返”的名义,将大部分的志愿军战俘争取到台湾去,无疑是一种极好的政治宣传。美国也认同这种想法。

在蒋介石确定“策反共产党战俘来台”的方案后,早前曾以翻译、中文教师、记者的身份伪装进入朝鲜半岛的特工们进入战俘营,开始了策反。

不少研究以及回忆文章指出,台湾特工进入战俘营后,在美军的纵容下,他们很快被任命为联队长、大队长、小队长、班长等职衔,成了战俘管理者。

曾参与战俘营工作的美国军人巴德(James Bard)叙述了台湾方面如何策反这些战俘,他说特工不能公开劝说战俘去台湾,他们用阵容豪华的代表团包括电影放映队、戏剧、歌曲演员等来做这项工作。在美军的配合下,台湾特工发布公告,定期在战俘营的晚上放电影、进行演出等。这些娱乐项目在生活枯燥的战俘营中广受好评,不过他们看到的还有台湾代表们的宣传、许诺和劝说。

同时,关于战俘遣返问题的谈判也有了进展。尽管中方对美方的“自由遣返”政策无法认同,但最终还是同意在不争论遣返原则性问题的前提下,先开始战俘的“甄别”工作。所谓“甄别”,即询问志愿军战俘对自己的去向的真实意见,而台湾特工也多从此入手,使用暴力是最常用的手段,回到大陆的志愿军战俘一般都留有特工暴力迫害的记忆。

领导美国参加休战谈判的海军上将特纳·乔伊(C. Turner Joy)表示,那些想遣返(回中国大陆)的共产主义囚犯,要么是被打伤要么是被杀害。

除了暴力还有精神上的折磨,曾在台湾见过志愿军战俘的圣严法师称,“这些战俘的身上都有刺青,写着‘反共抗俄’,这些刺青是美国人抓到他们时刺的,这样他们就只能加入台湾的国民党军队。”

台湾作家廖信忠在《台湾这些年所知道的祖国》一书中写道,听说古代有种刑罚叫“墨刑”,罪犯的脸上被刺青,让大家都知道他是罪犯。中国人最好面子,这不仅是战俘营对战俘的一种刑罚,更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摧毁了战俘最后一点尊严。……在战俘营时,有好多人被强压在地上刺上这些反共字样。

原志愿军60军180师539团老战士丁先文提到另一种精神折磨,他曾写辩白信吐露遭受到名叫谭兴东叛徒的恐吓:谭兴东说“你们回想一下,按共产党党章和军法,哪一条规定可以当俘虏,现在我们这些人在部队的名单上已经没有了,说是打死了、失踪叛变了,就是不承认被俘。……共产党会要你们吗?你们是什么阶级出身?”丁先文说,“下课后我们回到帐篷抱头痛哭,共同的家庭出身的阴影,深深地留在我们简单的心灵上。信是不信?心事重重,难道共产党真的会让我们父母挨斗吗?”

虽然战俘中的共产党员组成了“共产主义团结会总委会”,并誓言“我们要带领所有的战俘一起回到中国”,但在美军明显的袒护下,中共输了这场“国共战争”。

战俘营的恐怖气氛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1952年初,国务院政策研究室的工作人员斯泰勒(Frank Stelle)就上书反对搞自愿遣返,因为它违反了日内瓦公约,还因为战俘营处于恐怖统治之下。报告中提到,这些中国战俘写血书或在身上刺字表示拒绝遣返并不是出于自愿,而是作为战俘头头的国民党分子强迫他们这样做,以便使联合国相信绝大多数中国战俘要去台湾。

随后,美国人重新排出了甄别小组,使得那些愿意被送回大陆的战俘从5,000增加到了6,000了,但那些被刺字的战俘已经很难再回到中国大陆。解释工作3个月后,1.4万名志愿军被送往台湾,只有1/3返回大陆。

1954年1月20日,在美军陆军第八军的护送下,530辆卡车把战俘送到仁川。在这里,他们转乘15艘美军运输船去台湾,美第七舰队和美空军第五军则一路随行保护。在接到战俘平安抵台的报告后,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实为今年来最安眠之一夜也。”他把此事称为“五年以来精神上对俄斗争之重大胜利。”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