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朝关系恶化的第一道裂痕:军事指挥权之争

+

A

-
2018-06-11 06:55:59

中国的抗美援朝,在中国与朝鲜官方叙事中,被称之为中朝鲜血结成的友谊。随着相关档案的解密,越来越多的材料显示,正是在朝鲜战争中埋下了战后中朝关系恶化的种子,尤其是军事指挥权之争,使金日成第一次感受了屈辱。

毛泽东(左)会见金日成(右)(图源:VCG)

1950年10月中国志愿军进入朝鲜后,统一指挥问题就摆在了中朝面前。就朝鲜方面而言,金日成最初只不过是想让中国军队在紧急时刻帮忙顶一阵,指挥权当然是应该由朝鲜掌握。当中国志愿军进入朝鲜达到数十万人时,金日成才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但金日成不方便直接提出由他来指挥中国军队,更何况以金日成的军事资历指挥中国军队也有困难,只得提出建立联合指挥部,并靠近朝鲜政府驻地驻扎,以方便他参与到指挥中,

最初,中国政府可能出于照顾朝鲜颜面,并未提出统一指挥问题。但对前线指挥官彭德怀来说,进入朝鲜后的所见所闻,使彭德怀对朝鲜的军事指挥能力表示怀疑,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让彭德怀接受朝鲜指挥,恐怕毛泽东也压不下去,更何况此前10月1日斯大林在中国出兵的电报中明确表示志愿军由中国指挥员统率。

因而,在1950年10月21日彭德怀与金日成的首次会面中,双方只是谈了如何配合的问题,金日成同意派朝鲜内阁副首相兼内务相、延安派朴一禹常驻志愿军司令部担任联络官。随后,中共中央军委正式任命朴一禹为志愿军副司令员兼副政委、党委副书记。中朝双方军事上的统一指挥问题暂时以派遣联络官的形式解决。

然而,随着中国志愿军的推进,中朝之间的配合问题愈发凸显。在第一次战役期间,彭德怀屡次得到报告,因中朝之间缺乏协调——语言不通、地形不熟、朝鲜党政军民撤退堵塞道路等等,志愿军行军作战受阻,甚至多次发生朝鲜人民军误击志愿军的情况。在军事运输、后勤保障等方面,由于缺乏统一指挥,也问题较大。其间,彭德怀为了协调朝鲜人民军作战,不得不要求中共中央军委与金日成沟通,效果也并不理想。由于事关重大,毛泽东向斯大林(Joseph Stalin)去电,要求对统一指挥问题表明态度。

朝鲜战争幕后英雄,中共东北局第一书记、东北军政委员会主席、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高岗(图源:VCG)

1950年11月15日,为解决统一指挥问题,中国中央政府副主席、中共东北局第一书记、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高岗从沈阳专程前往志愿军总部,与金日成及苏联驻朝鲜大使什特科夫(Terentii Shtykov)会谈。彭德怀在会谈一开始就直言不讳地提出了统一指挥问题,高岗随后表示朝鲜半岛地域狭窄战役上没有统一指挥不行,什特科夫显然已经得到斯大林的授意,不仅明确表示应该由中方统一指挥,还在表扬志愿军以劣质装备战胜强大敌人的同时,批评朝鲜人民军以苏联装备打了败仗。

此时,金日成仍然闭口不谈统一指挥问题,彭德怀不得不提出了妥协方案,由彭德怀、金日成、什特科夫组成三人小组负责对军事问题的协调与统一指挥。金日成仍不置可否,可能由于这一提议超出了斯大林的授权,什特科夫也一言不发。第一次会谈就此结束。

11月17日,毛泽东收到了斯大林明确赞成由中国统一指挥的电报,并将这一消息分别电告高岗、彭德怀、金日成、什特科夫。由于斯大林已经明确表态支持中国统一指挥,金日成不得不表示赞同,并提出前往北京与毛泽东商谈。

12月8日,经过会谈,金日成保证今后不再直接干预军事指挥,周恩来起草了《中朝两方关于成立中朝联合指挥部的协议》。随后,中朝联合司令部建立起来,中国方面任命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委,金日成提议人民军前线指挥部参谋长、延安派金雄为副司令员,派驻志愿军司令部的联络官朴一禹为副政委,联合司令部的一切命令由三人联合署名。出于照顾朝鲜情绪考虑,对外仍然宣称在朝鲜人民军领导下。后在中国建议,苏联同意下,中朝空军联合集团军司令部成立,统一指挥中朝空军作战,朝鲜铁路系统被纳入设立在沈阳的中朝联合铁道运输司令部实行军管,以保障志愿军的军事运输。

毫无疑问,在这几个由中国主导的联合司令部的建立过程中,金日成是很憋屈的,不得不屈从于中苏,毕竟一切为了胜利。但当中朝军队在1951年初推进到三八线附近时,对于下一步战略的分歧,使金日成感到了愤怒,尝到了失去军事指挥权的痛苦。

1951年1月初,第三次战役结束后,中朝军队推进到三八线附近,朝鲜国内民族情绪再次高涨,金日成也有些兴奋,要求中朝军队再接再厉,将美军赶出朝鲜半岛,实现朝鲜统一。但彭德怀鉴于志愿军补给线太长,后勤保障困难,部队连续作战已经处于疲态状态,并且美军并非战败而是有计划的后撤,准备在预设的战场以逸待劳与志愿军决战,因而决定停止追击,修整两月后再行作战。

为了完成统一大业,金日成少有的亲自前往联合司令部要求志愿军继续南下,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也不断发表金日成的谈话,为越过三八线继续南下造势。由于彭德怀的意见得到了毛泽东、斯大林的支持,金日成无论如何讨价还价都难以说服彭德怀,反而碰了一鼻子灰。

彭德怀直言不讳地指出金日成的错误,“你们的看法是错误的,都是从愿望出发的……你们指望速胜而又不作具体准备,结果只会延长战争。你们把战争胜利寄托于侥幸,把人民的事业拿来赌博,只会把战争再次引向失败。志愿军休整补充需要两个月,一天也不能少,可能还要三个月,没有相当的准备,一个师也不能南进。我坚决反对你们这种轻敌的错误意见。如果你们认为我彭德怀不称职,可以撤职审判,可以杀头。”

迫不得已,彭德怀根据毛泽东的指示提出,人民军已经有4个军团12万人修整完毕,可以由朝鲜方面指挥这4个军团越过三八线追击美军,三八线以北的警备任务由志愿军负责。金日成只得表示人民军元气未复,打消了南下的念头。

此后,志愿军虽一度推进至汉城以南,但最终还是被迫退回到了三八线附近,金日成梦寐以求的统一梦破灭了。由此,彭德怀的拒绝继续南下,很难不被金日成怀恨,认为正是中国的拒绝继续南下葬送了朝鲜的统一大业。正是朝鲜战争种种矛盾,埋下了中朝交恶的种子。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