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朝鲜战争停战谈判的历程

+

A

-
2018-06-11 13:08:06

时隔65年,朝鲜半岛终于迎来了签订终战协定结束战争状态的契机,关于终战协定的各种声音也声嚣尘上,如将中国排除在终战协定之外。朝鲜半岛终战协定真的能将中国排除在外?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有必要来回顾一下停战协定产生的历程。

1952年,朝中联合司令部成员邓华、陈赓、彭德怀、朴一禹(朝)、甘泗淇、李贞、王政柱(右起)在朝鲜平壤东北平安南道成川郡合影(图源:VCG)

中美错失最佳停战机会

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谈及朝鲜战争时曾这样评价美国外交:“美国领袖传统上把外交和战略视为两不相干的行动。以美国军方传统的看法,他们先达成一个结果,然后由外交官接手办下去;两者都没有让另一方明白他如何追求其目标。在一场有限战争中,如果军事目标和政治目标没有一开头就同步进行,则经常会有过犹不及的危险。做的过头,允许军方放手作为,有可能爆发全面战争,使得对手加剧动作。做得不及,听任外交官主导,则往往谈判战术掩盖了战争的策略,倾向于和解而不了了之。”

在基辛格看来,美国在朝鲜战争就陷入这两个陷阱,错失了对美国来说最为有利的停战时机,而中国也同样错失了最有利的停战时机。

美国介入朝鲜战争的战略目标,从形而上来说是为了对抗共产主义对自由世界的入侵,形而下来说是遏制苏联势力的扩张。而战术目标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其结果就是战术目标的裁量权掌握在了前线将领,也就是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手中。

当美国在仁川登陆,逆转了朝鲜战争局势,一路向北高歌猛进时,对于联合国军应该在何处停下来美国政府从未有明确的指示。此时,美国政府似乎也忘记了,由于自认为并未做好与苏联全面开战的准备,当时美国外交的一大原则即是避免激怒苏联而过早摊牌。最终,麦克阿瑟将中朝边境作为了联合国军向北推进的终点,由此引发中国在苏联支持下的参战,不但使战争时间延长,也使美国丢掉了到手的胜果。基辛格不禁感叹,“竟然在一场没有结果的战争中,导致了自己子弟将近十五万人的伤亡”。

1951年上半年,中国志愿军冒着炮火渡过汉江,又一次光复了汉城,但很快就受制于后勤在美军攻击下不得不后撤(图源:VCG)

基辛格认为,北纬38度线作为美苏在朝鲜半岛接受日本投降的分界线,是联合国军合理的停战线之一。也就说,在朝鲜半岛恢复战前格局时,联合国军停止北进,此时进行停战谈判,达成协议的几率极高,美国的战略目标已经达成。就算是在联合国军推进到朝鲜半岛窄颈地区,即今朝鲜首都平壤以北约50公里的平安南道与咸镜南道一线时,联合国军停止北进,进行停战谈判也并非没有达成协议的可能。此时,距离中朝边境尚有100公里以上,作为缓冲区可以避免激怒苏联,朝鲜首都平壤也在联合国军控制之下,美国利益也实现了最大化。

对中国而言,毛泽东除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这句口号,对于朝鲜的战争也没有具体的战略目标。当中国志愿军1950年1月结束第三次战役,将战线推进到三八线以南、攻克汉城时,提出以三八线进行停战谈判,美国也会乐于接受。“中共也可以赢得,在国共内战得胜之后一年,又击败美军’的声誉。”

与此同时,鉴于朝鲜半岛局势恶化,联合国将此前印度等13个国家提出的实现朝鲜战争停火的提案进行了修正,基本满足了中国的政治条件,只要中国同意停火,那么联合国的合法席位问题、台湾的地位问题、对日和约的问题,还有远东安全问题等,统一通过政治协商来解决。尽管美国不甘心就此停战,但鉴于拒绝提案的政治后果,美国在断定中国必定拒绝议案后赌了一把,也表示了该提案的支持,将球踢给了中国。

果如美国所料,这一提案被中国视为美国阴谋,中国要求先停战后挺火,美国的先停火后停战只不过是为争取一个喘息的机会。最终,谈判没有发生,中国志愿军最终因推进过快后勤保障出现问题,在美军攻势下损失惨重,不得不撤退到三八线附近,一些地方甚至退到了三八线以北,酿成了180师整建制被俘的惨剧。

诚然,基辛格的分析有事后诸葛亮的嫌疑,但也不得不令人深思。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