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案:官员公然向朱镕基行贿被查

+

A

-
2018-06-01 08:10:53

1998年,在厦门远华案进入调查阶段的同时,厦门市还发生了另一件大案,厦门市悦华酒店总经理张洪枢,竟然肆无忌惮到公然向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朱镕基行贿……

中国福建省第一家五星级酒店、厦门唯一的花园顶级商务会议酒店——悦华酒店外景。从1984年至1998年,张洪枢在悦华酒店担任领导职务长达14年,将其打造成了自己的独立王国(图源:VCG)

坐落在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悦华路的悦华酒店是福建省第一家五星级宾馆,它富丽堂皇,环境幽雅,这里有着一般人难以涉足的总统别墅。从1980年代中期担任酒店副总理经历开始,张洪枢在不断扩建酒店的同时,也悄悄地把它营造成一个属于自己的“独立王国”,在这个王国里,他手握千金,一言九鼎。

1932年出生的张洪枢,籍贯江苏淮安,1949年17岁的张洪枢成为解放军南下服务团成员来到厦门,进入厦门市政府任职。1958年被打成右派,开除公职,遣返家乡劳动,直到1978年平反后才重返厦门,恢复了干部身份。

从1984年担任悦华酒店副总经理开始,张洪枢在悦华酒店担任领导职务长达14年,将酒店打造成了自己的独立王国。1998年时,张洪枢身兼厦门新悦华发展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厦门悦华酒店董事长兼总经理、厦门悦华酒店管理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悦华(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但已年届66岁,早已过了退休年龄。

1998年6月,厦门市贸发委正式下发文件,免去张洪枢新悦华发展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当组织部门正式向张洪枢宣布时,他竟勃然大怒,无理取闹。

对于张洪枢贪腐事发,公开报道有两种说法。第一种说法来源于中国官方,据2000年9月17日中共厦门市委机关报《厦门日报》的报道,张洪枢案发源于审计部门对张洪枢的离任审计。

审计中发现,新悦华发展公司负债累累,其中向银行金融机构的巨额借款大部分均已超过借贷期限,欠利息人民币200多万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7美元)。工程建设管理混乱,如没有按规定进行招标、投标,也没有按规定进行预算、决算。悦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更是问题成堆,对外投资十几个项目,却从未体现任何投资收益。新悦华发展公司违规私设小金库;用假名单伪造工资表套取现金,主要用于支付演员、公关及按摩小姐的小费;白条抵库的情况很多并且用途不明。种种迹象表明,张洪枢在悦华任职期间,存在很多经济问题嫌疑。

随后,根据中共厦门市委指示,厦门市纪检、监察部门决定成立专案组,对张洪枢的经济问题进行详细调查。经调查确认,张洪枢已涉嫌构成重大贪污罪。接着,厦门市检察院从反贪局抽调精兵强将,组成“8·19”专案组,对张洪枢进行侦查。

不过,在这篇报道的最后又谈及,1998年6月中共厦门市纪委接群众举报,组织专案组对张洪枢经济问题进行调查。

第二种说法则来自海外媒体,据香港《明报》报道,张洪枢的被调查源于向朱镕基行贿。张洪枢将悦华酒店打造成独立王国后,也将酒店视为自己拉拢、巴结官员的平台——悦华酒店作为福建第一家五星级酒店是很多官员前往厦门考察时首选的下榻酒店。

1998年,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前往厦门考察,入住悦华酒店。张洪枢认为这是巴结高层领导人的大好机会,于是送给朱镕基一只价值不菲的水晶球。据悉,朱镕基收下礼物后,立即转交厦门市的领导并吩咐说,“我看这个人有问题,要查一查”。根据朱镕基的指示,厦门市纪检、监察部门随即派员调查,张洪枢这才贪腐事发。

调查发现,规章制度在“悦华”形同虚设,在公司里从来都是张洪枢说了算。张洪枢的无法无章导致了酒店经营和财务管理混乱不堪。他把众多亲属、老乡安插在悦华的多家公司工作。据了解,公司和酒店中与张洪枢沾亲带故的就有20多人,江苏淮安、淮阴籍老乡则多达50多人。如他有个侄儿叫吴××,担任悦华酒店副总经理,主持酒店日常工作,掌握人事、组织方面的大权;另一个侄儿叫张×,曾经也是悦华酒店餐饮部经理;张洪枢的大儿子张×曾担任过悦华酒店管理公司的副总、悦华(香港)公司的副总,大儿媳妇也曾担任过悦华酒店管理公司的人事助理;另两个儿子和儿媳妇都曾经在酒店工作过;张洪枢的女婿黄耿忠也是悦华酒店管理公司的常务副总,主持悦华酒店管理公司的日常工作。

在张洪枢眼里,“悦华”简直就是他家的。他什么时候想用钱、用多少钱,都可以随心所欲。他随手打张白条,再签上自己的大名,公司的钱就能到他手上。有时候麻将桌上输掉几万元,他一个电话就能让酒店的人立刻把钱送来。案发前不久,张洪枢还用白条从公司财务“借”走了15万元现金。难怪有人说:张洪枢拿“悦华”的钱真比拿自家的钱还方便。

1998年11月23日,张洪枢因涉嫌贪污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7日被依法逮捕。2000年8月21日,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张洪枢侵吞单位公款6笔,共计人民币51.2万元,其中3.5万元于案发前退还新悦华发展公司,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数额特别巨大,情节严重;擅自挪用公司公款人民币50万元归他人使用,从事盈利活动,其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该50万元在案发前已全部归还;行贿调查组成员魏荣添人民币5万元,让其通风报信,严重干扰了调查工作,构成行贿罪。数罪并罚,判处张洪枢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财产人民币15万元,此前被扣押的20万人民币赃款没收,其余犯罪所得27.7万人民币继续追缴。

据2000年8月23日《福建日报》报道,张洪枢对一审判决不服,表示要上诉。但此后再无公开报道提及张洪枢上诉的情况,不过根据2014年12月29日福建省监狱管理局官网公布的《福建省监狱管理局关于林永平等5名罪犯暂予监外执行的决定》来看,张洪枢的上诉应该是被驳回了,并维持了无期徒刑的原判。

根据这份文件,在福建龙岩闽西监狱服刑的张洪枢,“因患严重疾病,批准暂予监外执行”。文件还显示张洪枢已经由无期徒刑减刑为有期徒刑,将于2023年1月24日刑满释放,届时张洪枢已经91岁高龄,距离1998年案发并被逮捕入狱已经24年有余。

综编: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