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府兵制兴衰 端看今日台湾“无兵”文化

+

A

-
2018-05-20 08:54:10

近年台湾军方的负面事件层出不穷,不论是导弹脱靶事件,或是士兵吸毒、虐狗、盗卖军品等军纪问题,都不时见诸于报章媒体,最出名的应该属20167月金江号巡逻舰误射雄风三型反舰导弹、击中一艘渔船导致一死三伤的悲剧。这意味台军无论是训练、管理以及形象层面,都有严重的缺失。这些频仍的意外事故,以及涣散的军纪管理,对推行募兵制本就困难重重的台湾军队而言,绝不是什么正面宣传。21世纪的军队尚且如此,不如让我们将时代拉回到大唐的璀璨盛世,瞧瞧当时的军队是什么面貌。

2016年台湾雄三导弹误射导致渔民死亡后,台海军载送遗属前往事发处招魂(图源:中央社)

唐朝前期的军队主要是征募并行,为人熟知的府兵,便是征召自身强体壮、家户殷实的农民家庭,赋税力役一概蠲免,只有武器、装备、粮食得自备,其主要任务是宿卫京师,其次才是戍边出征。

根据唐朝李繁的《邺侯家传》记载,唐太宗在位时,对轮番来京戍守的府兵,必定会亲自引领至殿庭上教习并加以赏赐。想想,皇上亲自检阅和褒奖普通士兵,该是多大的恩宠,对士气的激励该有多大,因此李泌(李繁父亲)称许府兵“由是用之,所向无敌”。此外,北周武帝时将军士改称为侍官,唐代也沿袭此称谓,称呼去京师宿卫的府兵为侍官,意思就是侍卫天子,这隐含的光荣感,恐非今日所能想象。

不过,随着唐朝武功的开拓,边疆战事日愈频繁,无论是海东的高句丽、北方的突厥、或西边的吐蕃,都和唐朝爆发激烈的战争。原本规定府兵出征戍边都有一定的期限,期满就可返还,然而由于战事的扩大,府兵期满后仍在前线奋战厮杀,长久不得回家。加上对阵亡者朝廷原本会遣使弔祭,或赠官给遗属子弟作为抚恤,结果唐高宗时这些恩赏逐渐荒弃。武则天即位后,府兵还常遭长官役使去给皇亲国戚做杂事,彷佛僮仆一般,为天子戍守的职责和自豪感日渐消失,到最后竟出现“京师人相诋詈者,即呼为侍官”的情形,早先满怀荣誉的侍官一词居然成了长安居民骂人的话,更有人为了躲避兵役而烫伤自己手足,可见府兵的社会地位已多么低落。这些因素都导致士兵不停逃亡,不再愿意为朝廷打仗。府兵的严重逃散,逼使唐朝不得不改募12万“长从宿卫”(后改称彉骑)来宿卫京师。等到天宝八年(749年),各地管理府兵的折冲府,已经没半个士兵可交,实质上就此废止。

民国初年的学者雷海宗,曾在著作《中国文化与中国的兵》中批评,中国自东汉以后常采募兵制,人民没有当兵的义务,也不肯当兵,就不会对国家尽责、成为国民,顶多只肯为家乡出力守卫,形成消极的“无兵”文化,致使中国的衰弱。而雷海宗批判的这种“无兵”文化,正是今日台湾的写照。

这并非说台湾实行募兵制才导致这些窘境,征兵制与募兵制俱有各自的优劣,也都能训练出爱国的劲旅,而是说台湾并未赋予军队应有的待遇和使命,进而在服役中培育为国家尽责效忠的荣誉感,从而扩及整个社会,提炼出坚强划一的国家认同。

而民进党政府又大砍军人退休金引发抗议,更让军队处境雪上加霜。台湾政府多年来不停污名化军公教人员,并削减其退休金,逼使不少退役军人组成“八百壮士”的反年金改革团体,长期驻守在台湾立法院旁抗议。当退伍后生活无保障、层出不穷的意外与丑闻也打击军人的形象时,这和唐朝府兵败坏时的处境又有多少不同呢?

更根本的问题是,唐朝的府兵尚能以忠君戍京为荣,今日台湾的军队该以什么为荣、该向哪个国家效忠尽责?当上自政府、下自朝野都有大量人士呼吁台独或指责“中华民国政府”是“流亡政权”时,台湾军队、台湾社会,究竟该以什么为认同对象?当整个社会几乎都给统独认同给撕裂时,自然会导致没有齐心的军队、没有齐心的“国民”──因为连要向什么“国家”效忠都莫衷一是,“无兵”文化自然就在台湾扎根日深。毋怪乎台湾军队会出现中校营长上街发传单、女士官在脸书上留下暧昧广告、甚至在烈日下的商场摆摊等各种募兵奇招,兵额却始终募不到满意的数字,实在一点也不教人意外。

民进党政府长期致力推行“去中国化”,但雷海宗批评的此种旧日中国“无兵”文化,倒是在台湾完完整整地继承下来,实在不无讽刺。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