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光远批钱学森:从科学家变政客

+

A

-
2018-05-13 23:42:05

作为中国当代知名度最高的科学家之一,钱学森毫无疑问是80年代中国“特异功能”潮流最重要的推手之一。中国国家科委副主任于光远毫不留情的批判钱学森无耻,”还称“钱学森这个人,从科学家变成政客;从内行变成外行。”

钱学森坚信人体有特异功能(图源:新华社)

钱学森作为中国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之一,其早年突破美国封锁辗转回到中国的经历一直是中共宣传的范例。但上世纪80、90年代那场风靡中国的全民“气功”“特异功能”风潮背后,钱学森也是最主要的支持与推动者之一。

1979年3月 《四川日报》刊发一篇“耳朵认字”的报道,说四川一名叫唐雨的12孩子能用耳朵辨认字。报道受到时任四川省委书记杨超的支持,很快传遍全国,一时间,媒体纷纷报道“耳朵认字”、“腋下认字”等“超自然现象”。

四川医学院与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先后对这些“超自然现象”调查后发现,这些系作弊所致。虽然报道得到澄清,但是“特异功能”风潮出现。

时任中宣部长的胡耀邦指示科学宣传,但意想不到的是,在时任国防科委科技委副主任的钱学森和主任张震寰的支持下,1980年2月4日至10日,“第一次人体特异功能科学讨论会”在上海召开,会议的结论是:“耳朵认字这种人体特异功能的真实性现已为公众所证认。”

4个月后,钱学森赴上海访问了“人体科学”宣传的重要阵地《自然杂志》,表示了自己对特异功能研究的支持,他认为:“从古以来,人没有能动地去发掘人体的潜在能力,今后应该用现代科学技术进行研究,自觉地发掘人的潜力。所以对中医理论、对气功、对特异功能,都要进行研究,最后都可归结到开发人的潜力上来。”

于光远认为,哲学工作者在“特异功能”问题上离开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状况。他1981年表示,原以为“这样的事闹腾一阵子之后就会自生自灭”,没想到愈演愈烈,“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我实在忍无可忍了。”

1981年5月,全国第二届人体特异功能科学讨论会在四川省重庆市召开,标志着政界、科学界“绵羊”的结盟。在杨超主持开幕式并作报告后,中国科协书记处书记聂春荣作了《推动人体科学研究》的演讲;钱学森更是提交了万字长文《关于开展人体科学基础研究》。

但仍有科学家在做抵抗。1982年,于光远和中国科学院党组书记、主席团执行主席李昌联合发表《李昌、于光远在科学院召开的科学报告会上批评所谓“人体特异功能”的研究和宣传》的讲话,内容被发表在1982年2月25日《人民日报》上,并配以由总编辑胡绩伟亲自撰写的编者按,明确表示“我们不相信‘耳朵认字’。”

面对批评者的反击,张震寰与钱学森也发起了反击。在坚定支持人体科学的钱学森面前,就连当时的中共总书胡耀邦也做出了让步,从批示“守住两条线”:“这不是我们的科研方向,报刊上不要介绍和宣传”,转而同意研讨。

钱学森的意见没有得到科协的支持,但他很快主导了“情况汇编”类刊物的面世。1983年,《人体特异功能研究》出版创刊号,头条即钱学森的讲话:《这孕育着新的科学革命吗?》

正是在这篇文章中,钱学森提出人体特异功能的更大范围是气功,“更广泛的还有中医”,特异功能随后与气功合流。陈祖甲至今保留着这本蓝色封面的杂志,泛黄的纸页显示着那一年力量对比发生的转变。

随着对批判“人体科学”的抑制,科学界支持“特异功能”乃至“气功”的学者也越发增多。

1987年是气功热达到顶峰的一年,这年,一位中央领导在接见相关代表时表示,“气功不是迷信,而是科学,这不是什么既不要反对也不要宣传的问题,而是要大力宣传,以便促进这项科学研究的深入,为四个现代化服务。”

此后,反对者基本上没有再进行批判,支持者以“研究”的名义进行宣传的活动则没有停止。《自然杂志》继续大量刊登“研究”“人体特异功能”的文章。“人体科学”与“气功热”遂更加一发而不可收,风靡全国。

然而于光远一直没有放弃对人体科学的批判。他在1993年的采访中指出,批判“人体特异功能”的意义,决不下于列宁批评“经验批判论”,不动脑子的思想,盲从的思想,都在这里表现出来。有一次我们在大会堂开会,赵紫阳进来听了一会儿,说:“许多事情我们还不清楚,需要了解,不要说得那么死嘛!”我一听很生气。我说,你是总理,搞经济听你的,但你不是搞科学的,我们不听你的。

对钱学森的批判,于光远更为彻底,他称人体科学从真正的科学价值上说,一钱不值。钱学森这个人,从科学家变成政客;从内行变成外行。江泽民居然表扬他,有严谨的科学态度。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