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代女子教育反思现代中国“女德班”

+

A

-
2018-05-11 09:46:35

一年一度的母亲节将至,现代人总是会在这一天感谢为家庭付出辛劳的母亲,感谢妈妈为家、为孩子奉献了所有。明代的母亲除了持家,还要在传统“女无外事"与“母训子政”的夹缝中,找出一条适当教育子女的道路。透过厘清明代女子教育来认识过去传统妇德教育,反思现代中国大陆开设的各种“女德班”。

萱草又名金针花,是中国人的母亲花 (图源:VCG)

明太祖朱元璋出身低微,虽未曾受过正式教育,但对于教育问题却极为重视,并广设学校。明代女性虽未被列入正式的教育体制中,但朱元璋严于“内教”,所谓的“内教”就是女子教育。明代女性的女子教育,以阅读《女四书》等女教书为主。

明代时官方民间编写许多关于女子教育的女教书。明代的女性要符合三从四德和“正位于内”。明代承袭过去朝代累积下来对女性的要求,大力宣传女子教育,从皇宫后妃开始带头,引领民间效仿。明代官方编修的女教书观点多是强调妇德,并不倡导妇女培养学识。所谓的妇德,有两种意思,ㄧ种是妇女四德之ㄧ,另ㄧ种是指妇女的品行。这一点也是因为宫中妇人无非都受过良好的学识教育,仅多以阅读来做为修养品德的辅助工具。

民间女教书的男性作者主张女性接受学识教育,未来可用于相夫教子,而诗歌无益于此,故不提倡。民间女教书的女性作者观点则呈现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ㄧ种主张女子教育远比男性教育重要,且大力驳斥“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观点,认为女子的才与德是相辅相成,有足够的才,才能培养德,即使女子有才无德,也不能够怪罪她的才。鼓励女子接受学识教育,也不反对阅读学习诗歌。第二种看法则是完全相反,认为女性只需粗识生活中柴米油盐所需的文字就足够,接受过多的学识教育是有损且无益的行为。

因为要求女性要“正位于内”也就规定良家妇女不宜出游,妇女的活动应该只限于家室之内,当时的社会氛围认为女性只要走出了闺房,就会有不好的后果,到了明代晚期出现的“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观念,则是因为晚明商品经济发达,物质诱惑变多,女子有才有学识,容易被常常穿门入户的女性如:道姑、尼姑、媒婆等“三姑六婆”的花言巧语诱惑做出败坏家风的情事,后为多人提倡此观念,藉此让女性多待在家中并且不要过问外事。

另外,明代大力宣传表扬并鼓励贞烈妇女,这类的女性形象也掩盖、取代了过去慈母这一类型妇女的描写。明代歌颂的母亲形象,为了符合贞节烈妇的官方主流,也多记载寡妇,尤其是独力扶养儿子成人当官的寡妇,当然也不会忘记描写她守节的一面。这些没有出仕经验、也不太通晓书文,总是待在内宅的明代母亲,教育、训诫儿子要爱国忠君、勤勉吏政,藉由儿子的因素接触到ㄧ些外事。依靠着明代政府鼓励妇女做ㄧ个教子忠义的母亲,在不违背父系纲常下处理外事。从明代官员传记可以看出,许多回忆幼时母亲教导忠君爱国,并体现在他们的吏治上,做地方官也勤政爱民,并归功于来自于母亲的教导。

爬梳明代女子教育,也可以反思近年来大陆兴起的“女德班”现象。“女德班”在2014年以“打不还口,骂不还手,逆来顺受,绝不离婚"为基本原则,在大陆各地开设,授课内容以过去朝代的女子教育读物如《女诫》、《女四书》为主。然而,最近时常有“女德班”的负面新闻传出。“女德班”虽是提倡过去传统教育的妇女美德,但却是有着错误的刻板印象,认为过去的古代妇女皆是没有声音的ㄧ群,只会默默顺从丈夫,从历史来看,每个朝代的妇女地位有高有低,不能以偏盖全。

过去的传统女教书并非全都要求女子做最底层,无论是支持者、反对者皆都犯了对过去历史了解的不够全面,而产生的错误、片面又刻板的认知。支持者虽是从过去传统道德中翻找出东西,来给现代空虚的心灵找到新的寄托,但其所认识的传统美德又是片面不全的,手段方式也是不洽当的。反对者对于女德、妇德有这么大的负面印象,也反映出对于过去的妇德、女德也有片面、刻板的认知,觉得都是贬低女性人格,才会提出反对。并不鼓励“女德班”的做法,但如果全面认识古代女子教育,从中消化吸收淬炼出好的精华,找出符合现代精神或是加以发扬光大的,成为新时代的人文精神。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