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八贤之谷牧 政坛不倒翁的中庸之道

+

A

-
2018-05-09 23:40:14

在中国国务院中,谷牧曾长期分管经济工作,其历经周恩来、华国锋、赵紫阳三任总理。他也是邓小平经济改革政策的积极支持者,是中国创立经济特区的主要决策人之一。纵观谷牧的仕途,除文革初期受到过冲击外,他一直都是政坛上的“不倒翁”,他依靠“中庸之道”立足于中共官场。

谷牧是中国改革八贤之一(图源:VCG)

根据公开资料可知,谷牧自中共建政后一直从事经济方面的工作,除了文革短暂失势,一直在周恩来身边工作。谷牧之子刘会远评价乃父说,“父亲曾深受周总理的影响,专业干部必须坚守原则是周总理的政治遗产之一。”他又说:“谷牧的一生坚守‘常识’和‘理性’,并在他身上体现了儒家的‘中庸之道’,最后在胜利完成改革开放的历史使命后被称为‘明白人’。” 

徐庆全在《说说谷牧的“中庸之道”》一文中指出,谷牧行事的原则性和“中庸之道”带有周恩来言传身教的烙印。在谷牧当年工作的环境中,要与之打交道的人,有像周恩来、邓小平、陈云、李先念甚至毛泽东这样的比他要年长一辈的高层领导,也有年长他许多、资历比他深的李富春、薄一波等领导人。从谷牧的回忆录及别人写谷牧的文章中,我们看不到他与上述哪个领导人有什么争执。相反,谷牧与他们相处得非常融洽。

正因如此,谷牧自到中央工作以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即使在“文革”日子很艰难的时候,在报道中央领导人出席某重大场合时的一长串名单后,总会带上一句:“还有余秋里和谷牧同志”。熟悉当年中国政治的人都知道,这个“还有”的“名单学”,是一个人没有被打倒的象征。这,自然是谷牧“中庸之道”的体现。

徐庆全指出,谷牧原则性很强,不会因为对方权势滔天而妥协,而这得到了包括邓小平在内的党内高层人士的首肯。1975年邓小平复出进行“整顿”时,谷牧的任职得到了提升,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基本建设委员会主任,国家进出口管理委员会、国家外国投资管理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在邓小平的整顿中担当重要角色。

而在邓小平时代,谷牧也发挥了重要角色。

1978年,谷牧被予以重任,率领中国代表团访欧洲5国。当时5国接待规模不是对等,而是更高,法国总统、联邦德国总统、瑞士联邦主席以及比利时国王、丹麦女王都出面接见。

《三联生活周刊》的文章称,考察后回国后的谷牧向中共中央、国务院做了“石破天惊”的报告:一是承认中国落后发达国家20年,必须开放;二是在引进技术设备的同时,也应当利用外资,迅速发展自己;三是提出了体制变革。

谷牧的报告得到了邓小平和叶剑英、聂荣臻、李先念等中共元老的肯定。此后10年,谷牧一直在国务院中主管对外开放工作。

1979年5月,谷牧赴广东、福建两省调研后,勾勒出了特区政策的轮廓:经济计划以省为主;赋予这两省较多的机动权;财政上划分收支,新增收益较多地留给地方;在深圳、珠海、汕头、厦门各划出一定区域办出口特区,优惠税率,吸引外资,发展出口商品的生产。

随后,谷牧出任国家进出口管理委员会主任,着手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这是中国第一部利用外资的法律,吸收外商资金从此有了法律保障。

1982年,中国国务院实行机构改革,谷牧负责的进出口委撤了,他选定8个人组织了特区工作组。深圳特区历史上任期最长的市委书记李灏说整个制度的上下沟通与运作,政策的制定,“谷牧是灵魂啊!”

虽然特区的设立遭到强烈反对,但谷牧一直在推进特区建设。1984年邓小平视察了广州、深圳、珠海、厦门和上海。他给出的判断很直接:我们建立特区,实行开放政策,有个指导思想要明确,就是不是收,而是放。至此,风波消散。

1985年,年逾七旬的谷牧卸任中央书记处书记职务;1988年离开国务院。1988年4月,谷牧当选第七届全国政协副主席。1993年3月,届满退休。

综编: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