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孙政才当庭认罪看三名中共政治局委员咆哮法庭

+

A

-
2018-05-09 09:24:32

中共政治局原委员、重庆市委原书记孙政才一审判处无期徒刑。据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报道,开庭时,孙政才表示“自己受到法律的庄严审判,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自己心服口服,真诚地认罪、悔罪,真诚地服从法院判决。”在宣判后孙政才当庭表示,自己真诚地认罪、悔罪,接受判决,不上诉,将认真接受改造。

孙政才,从政治明星沦为阶下囚(图源:VCG)

在这之前,中共政治局原常委周永康,政治局原委员郭伯雄、陈良宇,以及中央书记处原书记令计划都曾像孙政才一样,在法庭上认罪服判。

周永康退休前是中共政法王。2015年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宣判后,周永康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进入司法调查以来,办案机关依法办案、文明执法,讲事实、讲道理,充分体现了我国司法的进步,使他认识到自己违法犯罪的事实给党的事业造成的损失,给社会造成了严重影响,再次表示认罪悔罪。

周永康在庭审最后陈述时说,“我接受检方指控,基本事实清楚,我表示认罪悔罪;有关人员对我家人的贿赂,实际上是冲着我的权力来的,我应负主要责任;自己不断为私情而违法违纪,违法犯罪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给党和国家造成了重大损失;对我问题的依纪依法处理,体现了全面从严治党、全面依法治国的决心。”

令计划在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的任上落马。2016年7月,一审判处无期徒刑。令计划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令计划最后陈述时说,“我接受全部指控,服从判决,今天的庭审对我来说刻骨铭心,在审判长依法公正的主持下,整个庭审庄重、严谨、理性、文明,体现了依法庭审和人文关怀的有机结合,我真诚感谢法院,感谢检察院,感谢两位律师。”

郭伯雄曾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同样是在2016年7月,已经退休的郭伯雄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宣判后,郭伯雄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1981年,江青出庭受审(图源:VCG)

2008年,中共上海市委原书记陈良宇案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8年。陈良宇在最后陈述中感谢了法庭和律师,最后说,“我对不起党,对不起上海人民,也对不起我的家人。”

除了以上认罪、服从判决、不上诉的中共高干,也有一些人不认罪、不服判决、提出上诉,比如薄熙来、陈希同、江青等人。

2013年9月,中共重庆市委原书记薄熙来一审判处无期徒刑。薄熙来不服,提出上诉。关于不服原因,大家可以在网上查看法院公布的薄熙来自辩词。同年10月,薄熙来的上诉被驳回,维持原判。据网上流传的一份《几个旁听者的追记》,薄熙来对判决颇为不满,并逐字逐句地批驳审判长宣读的判决书。根据这一记述,宣判结束后,法警带薄熙来离开法庭时,薄熙来当庭大喊:“我无罪!办案人员想充当打虎英雄,实际上是在办冤假,假案,错案!这是中国法治的倒退。”外界评论,在重庆打黑和李庄案中,颇有罔顾法治作为的薄熙来,最终在法庭上喊出了呼唤法治的声音,令人颇有感触。

1998年,中共北京市委原书记陈希同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6年,陈希同不服判决,向最高法院提出了上诉,但被驳回维持原判。当陈希同被法警押下法庭的时候,他一路高喊:“我有话要说。”

毛泽东夫人、曾任中央文革小组代理组长的江青是“四人帮”之首。1981年,江青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她曾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历时近两个小时。“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执行捍卫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指示和政策的,是执行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据叶永烈《四人帮兴亡》记载。在宣读《我的一点看法》后,江青说:“你们借助国家名义,拼凑了一个什么特别法庭,给我罗织了一大堆罪名,这些罪名一条也不能成立。”“古代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你们搞的就是这个伎俩。”“现在你们逮捕我、审判我,就是要丑化毛泽东主席……。”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