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可夫事件引发毛泽东军事路线斗争

+

A

-
2018-05-06 22:17:23

关于1959年彭德怀庐山罢官,可以说是早有定论。其主要原因是,彭德怀在1959年7月14日给毛泽东写的一封信引起的。但实际上,这与苏联的“朱可夫事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彭德怀(左一)和罗荣桓(右一)、谭政一起研究工作 (图源:VCG)

在1958年军委扩大会议,彭德怀以反教条主义与个人主义为名,以黄克诚、张宗逊为先锋,先后整肃了刘伯承、粟裕、萧克、李达和郭天民、李钟奇、吴伟、赵凌汉等一大批将领,刘伯承、粟裕以外的人,还被打成“反党分子”。


吴法宪认为,这是由于彭德怀的“山头主义”造成的。他在回忆录中称,彭德怀为了启用老部下黄克诚而将粟裕的总参谋长撤职,并给他戴上了好几项政治上的大“帽子”。

但是,林彪秘书吴欣峰撰文《1958年军委扩大会议真相》披露,军委扩大会议发展趋势,对粟裕、彭德怀都不利。粟裕的职务降低了,彭德怀的地位好像也不牢固。从这次军委扩大会结束时,全体与会人员合影大照片看出,彭德怀坐在靠边的位置,没有坐到按惯例应该坐的座位上,而林彪却坐到了紧靠毛泽东的座位上。

吴欣峰认为大会被林彪利用了,但历史学者林蕴晖持不同意见。他认为,这些都是表象,这一切军中高层人士变动的背后还有更深层的原因。

林蕴晖认为,如果要探讨此事,无法绕开苏联发生的“朱可夫事件”。

1953年斯大林(Joseph Stalin)去世后,由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接班。4年后的6月,在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上,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受到莫洛托夫(Vyacheslav Molotov)等多数主席团委员的反对,会议以七比四的表决结果,要求赫鲁晓夫辞职。由于朱可夫的介入,赫鲁晓夫击败莫洛托夫等人,但军人的作用也引起苏共警惕。4个月后,朱可夫被解职。

这件事无疑会对毛泽东产生一定影响。毕竟早在中共建政后,毛泽东就表现出对军权旁落的担心。

刘伯承在与一位高级将领谈工作时曾经说过,1949年刚解放进城,六个军区司令员去看毛主席。当时心想,毛主席可能要讲几句鼓励的话,可没有想到,毛主席开头就说:你们这些人要守规矩,听指挥啊,不然我就从你们几个人开刀。刘帅说:我听了以后,心里直打颤,他是多么严格啊!

1953年5月19日,毛泽东针对中央有人“破坏纪律”,“擅自以中央名义发出文件”接连批示说,“嗣后,凡用中央名义发出的文件、电报,均须经我看过方能发出,否则无效。请注意。”

果然,到了1958年,军队高层中突然有了一次“反教条主义”的运动。《同舟共进》刊登的文章称,1958年的整风涉及军队,肇始于军队高层就如何学习苏联经验进行军队建设的一次争论。其实,1956年苏共“二十大”后,对“老大哥”、对“学习苏联经验”等,已经开始有所转向。1958年军委召开扩大会议,以整风的方式检查和总结建国以来的军事工作,为此毛泽东特别指示“军队拿几天时间讨论一次朱可夫所犯严重错误的问题”,强调军队必须放在党的领导和监督之下。

林蕴晖指出,真正领会毛泽东关于军队整风意图的,不是林彪,而是彭德怀。这就是要为防止军队出朱可夫式的人物敲响警钟。

对1958年的军委扩大会议,何以会以批判总参谋长粟裕的“个人主义”揭开序幕,可以说,人们一直没有弄清究竟。从上述毛泽东要军队将帅接受朱可夫事件的教训来看,问题就非常明白。因为,彭德怀作为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主持者,决不会意识到毛泽东抛的这块石头是朝着他来的。中共党内的传统是,谁是领导,谁就是党的化身。因此,彭德怀理所当然地要寻找不服从他领导的人,这便是总参谋长粟裕。

在彭德怀的主持下,批判粟裕的调门一再升温。

但是,粟裕终究不是毛泽东预先设定要整的对象,最后粟裕得以过关。

黄克诚后来回顾这次会议时说:“

这次会议,实际是中央领导军委整风,为彭德怀始料不及。我们未能领会中央精神,所以主持会议显得很被动。这可能是:毛主席在匈牙利事件之后,开始担心我军领导出问题。也许这就是庐山会议的先兆。



1959年,彭德怀在了解了湖南、山东、甘肃等省出现粮荒的严重情况后,于是给毛泽东写信反映意见。当毛泽东把彭德怀的信印发与会人员后,赞同彭的意见的人却越来越多。林蕴晖认为,解放军绝大部分的干部、战士来自农村,“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对农村造成的严重影响,不能不反映到军队中来。上庐山前,彭德怀就常把军队方面反映的一些社会情况,转呈给毛泽东。这样,这位站在军队最高领导岗位的彭德怀写的这封信,在毛泽东看来,其影响远远超过信的本身,而不能不令他严重关注。

所以,庐山会议对彭德怀的批判,远远超出了彭德怀这封信所涉及的内容本身。

毛泽东在7月23日的讲话中,除了批彭德怀在路线问题上发生了“动摇”,“表现出资产阶级的动摇性”,“把自己抛到右派的边缘了,距右派还有三十公里”等等外,更尖锐地提出:“你解放军不跟我走,我就找红军去,我看解放军会跟我走”。

林蕴晖认为林彪对批判彭德怀完全心领神会了,他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批彭说:彭德怀这回是招兵买马来的,是野心家、阴谋家、伪君子。他还指着彭德怀说:“只有毛主席能当大英雄,别人谁也不要想当英雄,你我离得远的很,不要打这个主意。”可以认为,林彪在这里说出了毛泽东要说的话。随后,毛泽东就接过来对彭说:

“你这个人有野心,历来有野心。

你要用你有面目改造党、改造世界。过去因各种原因未得到机会,这次从国际上取了点经(不能断定)……。

去年八大二次会议我讲过,准备对付分裂,是有所指的,就是指你。

我六十六岁,你六十一岁,我快死了,许多同志有恐慌感,难对付你。”

毛泽东的这一席话,明确道出了他要军队接受朱可夫事件的教训,所指的对象正是彭德怀。

因此,彭德怀的“错误”性质定为“反党”。

至此,毛泽东在1958年初,提出要军队吸取苏联“朱可夫所犯严重错误”教训的指示,终算落到了实处。

但“朱可夫事件”的阴影并未就此散去。1958年军队整风拉开了直到“文革”才结束的一系列军方“路线斗争”的序幕,1959年的彭、黄事件,1960年的反谭政的斗争,乃至“文革”中的“揪军内一小撮”,直至“九一三”事件等,可谓一浪高过一浪。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