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马克思主义“变形记”

+

A

-
2018-05-04 02:26:09

从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共产党宣言》,到举行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从《人民日报》发表“任仲平”文章高度评价马克思,到播放电视片《不朽的马克思》和《马克思是对的》;从上映电影《青年马克思》,到出版图书《马克思画传》;从给德国赠送马克思铜像,到举办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中共正在开足马力纪念马克思这位全球共产主义的创始人和世界无产阶级的导师。

  2018年5月4日,中共在北京举行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图源:Reuters)

外界分析,中共大张旗鼓地纪念马克思(Karl Marx)诞辰200周年,首先是因为马克思是中共的“祖师爷”。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为中共的创建奠定了思想基础。

在探索中国革命道路的过程中,中共早期领导人曾经一度简单套用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革命的一般原理和照搬俄国十月革命城市武装起义的经验,结果并没有成功,反而在1927年和1934年两度遭受到严重挫折。毛泽东意识到,来自国外的思想理论要在中国发挥作用,必须与中国本土的文化传统结合起来,从而产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命题。

“马克思主义必须和我国的具体特点相结合并通过一定的民族形式才能实现。”毛泽东指出,“对于中国共产党说来,就是要学会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应用于中国的具体的环境。”另外,毛泽东在实践活动中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并开辟了以“井冈山道路”为代表的“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

1949年中共建政,中国在事实上结束了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持续109年的“国耻世纪”,从而奠定了中共执政合法性的重要基础。套用中共的话语来说,这是“历史与人民的选择”。后来,中共曾经遭遇大饥荒、文革等挫折,但很快又实现复兴与崛起。其中,邓小平等人开创的改革开放是一个历史转折点。

按照中共的叙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到目前为止,伴随中共五代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执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一共形成了五个理论成果——每一代领导人创立一个理论成果:毛泽东的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的邓小平理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习近平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无一例外,这些理论成果都被中共定义为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运用和发展。后一个理论成果,是前面所有理论成果的继承和发展。比如在中共党章中,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就被定义为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的继承和发展,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极大提高,这些成就,又被归结为邓小平理论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果的“指导”下所取得的。许多人,包括一些中共高层都认为,以经济不断增长为标志的政绩构成中共合法性最深厚的基础。因此,从长远来看,中国越进步,中共将越尊崇马克思主义。

不过,在共产主义运动式微、思想越来越多元化的情况下,伴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中共能否持续有效地将意识形态定于一尊——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模式还能持续多久,这恐怕需要打一个问号。从十八大以后中共猛烈批判宪政和最高领导人不断要求增强“理论自信”来看,外界认为,中共很可能已经深陷理论困境,“教条主义的意识形态已经失去了既有的历史存在意义,无论是在民间还是党内对于原始形态理论的信仰已经缺失,继之的是功利主义、世俗主义”。

多维新闻一直认为,中共未来若想走出理论困境,真正得以实现“理论自信”,能与西方自由主义理论体系一较高低,最可能的出路是将马克思主义、中国传统文化、以西方为主的现代性思想的有机结合,重建新的论述体系和思想范式。其实,正如中共领导人多次提出要“吸收人类创造的一切优秀文明成果”一样,这个最可能的出路也是中共一直以来所主张的。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