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与李鹏为何要把三峡工程办成铁案

+

A

-
2018-04-25 08:59:12

20世纪90年代初,两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与李鹏将三峡工程办成铁案,当时反对声很大,最终还是被通过。

2002年3月3日,江泽民与李鹏在中国全国政协会议上交谈(图源:Reuters)

2002年5月6日,时任中国全国人大委员长的李鹏在考察湖北期间谈到了三峡工程。

中国大陆媒体澎湃新闻网2016年1月25日报道,李鹏回忆,在1992年的中国全国人大会议上,建议通过了三峡工程项目。

有消息称,在中国全国人大会议上表决三峡工程时,赞成票只占总票数的三分之二左右(67%),是迄今为止中国全国人大所通过的得票率最低的议案。

1992年,中国国务院向中国全国人大提交三峡工程建设议案的举动,便被广泛质疑是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与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李鹏等人刻意要把三峡工程办成“铁案”。当时有人认为人大代表大多数不是专业人士,由他们来决定工程的命运并不合适。而即使在审议过程中,人大代表们也普遍反映国务院提交议案中的可行与不可行理由严重不对称,甚至还抱怨官方用种种手段干扰和影响人大代表的决策。1992年4月7日该议案终于进入表决程序,共有2,633名人大代表参与表决,结果是赞成1,767票,反对177票,弃权664票,未按表决器的有25人。

江泽民、李鹏要把三峡工程办成铁案的动机是反对声音太大。

多维新闻网3月7日发表《台湾代表投出两会第一张反对票》,文章还原了当时的情景:1992年3月份,在中国第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人大表决三峡工程提案的时候,一直反对三峡工程的黄顺兴没有得到发言的机会。

根据《议事规则》,中国全国人大委员长必须安排发言,但是到表决前的最后一刻,黄顺兴都没有被安排发言。他当即在座位上举起手,要求即席发言,但时任委员长的万里不予理睬。他从自己的位子上站起来坚决要求发言,此时,全场扩音系统突然关闭了,只剩大会委员长面前的一个麦克风还在工作。黄顺兴等25名代表以退场、不按表决器表示抗议。他仍说:“大水又不会淹到我台湾去,我是站在全国人民的立场上的。”在黄顺兴的离席抗议下,有三分之一的委员投了反对票或弃权票。事后,面对记者,黄顺兴当场表明不愿再当这个人大代表。

第二年,黄顺兴果然辞去中国全国人大常委职务。后来接受采访时他说:“我也想不通。一届政府,一个代表国家最高权力的人民代表大会,而且还在全国、全世界的瞩目之下,为封锁一个代表的发言,怎么到了不惜公然违宪的程度。我想,可能有那么一批人,已经头脑发热到三峡工程非通过不行、就怕我的发言给这通过造成哪怕一点点干扰的程度。我又想,动机如果纯正,为了国家人民,听听大家意见,有什么不可以呢?没有必要这样嘛!更况且,学者们提到的不过是方方面面的技术问题,你如果在这方面有把握,为什么不敢让人家说呢?”

之后,黄顺兴退出了政坛,但依然关心中国大陆的农业及环境保护问题。而他的出现也告诉了人大代表,人大不应是橡皮图章。

由于争议不断,当三峡大坝在封顶时,中共中央领导都没有出席,现场只举行了简单的庆祝仪式。

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长河孤旅》披露了中国水利、水文学专家黄万里对三峡的看法,他曾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黄万里一生坚持反对修建长江三峡水利工程,但他的意见均未被决策者采纳。

从三峡工程筹建的那一刻起,它就与各种争议相伴。早期的不同意见多偏重于经济和技术因素,普遍认为经济上无法支撑,技术上也无法也难以实现预定目标,并且移民的难度极大。争议还包括:三峡工程对当地地质的影响,对气候的影响等。

三峡工程的支持者们相信该工程将具有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并能拉动整个国家国民经济的发展。而反对者们则认为该工程劳民伤财,是中国政府当时的领导人好大喜功、打算青史留名的表现。

综编: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