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考察三峡大坝 争议工程再迎中共最高领导人

+

A

-
2018-04-25 00:21:22

北京时间4月24日,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从北京直飞湖北宜昌,考察长江三峡大坝。这是自1997年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国务院总理李鹏出席三峡工程大江截流仪式以来,时隔21年,中共最高领导人第二次考察三峡大坝。

2018年4月2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考察世界上最大水利水电工程三峡大坝。这是习近平在坝顶察看三峡工程全貌和坝区周边生态环境(图源:新华社)

三峡工程设想从开始提出,到三峡大坝全线建成,前后历时近百年。1919年,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最早提出建设三峡工程的设想。

民国时期,中国政府就准备建设三峡大坝。1932年10月,国民政府国防设计委员会主持组成了一支勘测队。这支勘测队开展了为期两个月的勘查和测量,最后拟具《扬子江上游水力发电测勘报告》。1944年,美国垦务局设计总工程师、水坝专家萨凡奇(John Lucian Savage)到三峡实地勘查后,提出了《扬子江三峡计划初步报告》,即著名的“萨凡奇计划”。1945年5月,国民政府启动了实施三峡工程计划的筹备工作,三峡工程被明确为全国水电的第一优先项目。

1946年,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与美国垦务局正式签订合约。初步进行了坝址及库区测量、地质调查与钻探、经济调查、规划及设计工作等。1947年5月,在国共内战中面临崩溃的国民政府,中止三峡计划的实施,撤回在美方全部技术人员。

中共建政后,长江两岸年复一年的人水之斗,令中共每一位领导人寝食难安。1953年,毛泽东在听取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修建水库规划的介绍时,提出在三峡修建水库,以“毕其功于一役”。

1958年2月,周恩来率团就三峡工程问题进行实地考察。同年3月,周恩来在中共中央成都会议上做了关于长江流域和三峡工程的报告,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三峡水利枢纽和长江流域规划的意见》,明确提出:“从国家长远的经济发展和技术条件两个方面考虑,三峡水利枢纽是需要修建而且可能修建的,应当采取积极准备、充分可靠的方针进行工作。”

然而,到了1960年代,由于中苏交恶,存在开战风险,毛泽东明确否定上马三峡工程,但是对三峡大坝的勘察也一直没断。1970年,周恩来建议修建葛洲坝工程作为三峡工程的实验工程。1988年葛洲坝工程全部建成。

文革结束后,三峡工程再次提上议事日程,最后由邓小平拍板上马。李鹏在《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前言中写道:“决定三峡工程命运是在1985年1月19日,这是一个永远值得纪念的日子。”

2017年10月14日,湖北省宜昌市,三峡工程大坝坝前接近最高水位呈现的景观(图源:VCG)

这一天,邓小平在出席建设广东大亚湾核电站有关合同签字仪式后,听取李鹏(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对三峡工程的汇报后,指出:“三峡是特大的工程项目,要考虑长远利益,我们应该为子孙后代留下一些好的东西。”“低坝方案不好,中坝方案是好方案,从现在即可着手进行。”

1992年,七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以1,767票赞成、177票反对、664票弃权、25人未按表决器通过《关于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决议》。赞成票只占总票数的三分之二左右,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全国人大所通过的得票率最低的议案。

1994年,李鹏在宜昌三斗坪镇宣布三峡工程正式开工。2006年,三峡大坝最后一仓混凝土浇筑完毕,全长2,309米、设计高程185米的长江三峡大坝全线建成。

三峡工程自筹建起,就与各种争议相伴。早期的不同意见多偏重于经济和技术因素,普遍认为经济上无法支撑,技术上也难以实现预定目标,移民难度极大,争议还包括泥沙淤积、诱发地震、改变库区气候、引发干旱等。到了1980年代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持续,关于三峡工程的争论更加广泛,涵盖了政治、经济、移民、环境、生态、文物、旅游等各个方面。

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人,最坚决的当属中国民主人士黄炎培之子黄万里,他是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著名水利工程专家,以一己之力反对上马三门峡工程成为清华大学三大右派之一,直至2001年离开人世,仍旧对三峡工程念兹在兹,所留遗书,也与水利有关。除了黄万里之外,还有一个重要人物李锐,他曾任水电部副部长、中组部副部长,也强烈反对三峡工程上马。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