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务运动为何救不了清王朝

+

A

-
2018-04-20 04:41:24

在工业革命开始前,欧洲大地和中国的情况十分相似,甚至更加落后。无论是农耕技术还是城市繁华度、市场发育程度,都是中国略胜一筹。就在欧亚大陆的几大文明体在原有的轨道上并行之时,欧洲用一场工业革命将亚洲狠狠的甩在身后。当清王朝备受欺凌后也开始了自己的工业革命——洋务运动,然而甲午中日战争的失败告诉了中国人:洋务运动救不了清王朝。

金陵机器制造局旧址。金陵机器制造局是晚清洋务运动中开办较早、规模较大的工厂,其主要产品有枪、炮、弹药、火药、水雷等(图源:VCG)

1861年,恭亲王奕訢明确奏请购买外国船炮以期早评内乱,清廷复谕“东南贼势蔓延,果能购买外洋船炮,剿贼必能得力。内患既除,则外国不敢轻视中国,实于大局有益。”是年3月,总理衙门成立,洋务运动正式开始。

贯穿于洋务运动始终的指导思想是“中体西用”。无论是保守派还是洋务派,都相信清朝以理学为核心、儒学为主体的意识形态体系没什么不好,只要将西方先进的科学学到了,就可以实现强国梦。以曾国藩为代表的洋务派从未想过也绝不会引进西方的政治制度与思想体系,诸如思想解放、科技发展、追求人性这类近现代观念,更是天方夜谭,但对近代中国而言,这些恰恰是中国落后于西方世界的根本所在。

西欧工业革命得以进行的前提是用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启蒙了思想,与此同时,对未知领域的好奇、对科学知识的渴求开启了大航海时代,墨西哥和秘鲁的黄金、白银源源不断流入欧洲,资本的力量深刻改变了欧洲人的生活方式。欧洲各国为了争夺殖民地开始了一系列争霸战争,刺激了各国经济、军事技术的发展,同时,配套的交通、基础建设、人才培养都得以开始。经济、社会、宗教、思想的变革召唤着政治体制的变革。最终,这一切在英国汇聚,工业革命拉开了序幕,欧洲将世界彻底甩在身后。

显然,当时的清王朝缺乏这些思想上的变革,洋务运动更像是由上而下的一场国家采购工程。

曾国藩的看法极具代表性:“惟挖煤一事,借外国开挖之器,兴中国永远之利,似尚可以试办。”也就是说,当一种西方技术能够巩固固有意识形态,为朝廷谋取利益时,那么便可采用,而与此无关的西方技术和文化,则不在引进范畴。这种思想贯穿了洋务运动始终。

这其中,只有李鸿章走得稍远。李鸿章在早年曾向恭亲王写信提到一味购买枪械,聘请洋教官是不对的,必须引进外国“制器之器”和培养自己“制器之人”,这之后,他反复提及“治本”在于转移人心,形成向西方学习先进技艺的社会风气。

奕訢同意李鸿章这种看法,他在朝廷辩论中批驳顽固派说,买是“权宜之计”,而学习制造则是“永远之谋”。奕訢认为,最耻辱的是不如别人。连日本尚知发愤学习,独中国因循守旧,不思振作,这不是最大的耻辱吗?“今不以不如人为耻,而独以学其人为耻”,那就会永远不如别人,耻辱的帽子也就永远戴在头上了。

在慈禧太后的支持下,洋务派暂时取得了胜利。然而“祖宗之法不可变”既然是指导思想,向西方学习的风气就不可能成气候。

洋务派在各自的势力范围内确实开始了一系列改革,不过都有着极强的目的性:开办工厂仅仅是因为热兵器弹药消耗很大,军费难以负荷,只有想办法自己造。待工厂开办后发现连造炮的钢铁自己都做不了,需要进口。进口时才知道钢铁有很多种,还需要学化学看成分,这才知道磷和硫会影响钢铁性能。洋务派遂开办30余所近代新式学校,培养科学、军事、翻译人才,并从1872年至1875年间每年向美国派遣30名幼童留学。

这就不难理解,当时中国的工业化的配套设施——便利的交通与完善的基础设施基本为零的情况下,“自同治十三年(1874年)海防议起,鸿章即沥陈铁路必须开挖,电线、铁路必应仿设,各海口必应洋学格致书馆以造就人才。语晤恭邸,极陈铁路利益,请先试造清江至京,以便南北转输。邸(奕訢)意亦以为然,谓无人敢主持!从此遂绝口不谈矣。”

即便是走得最远的李鸿章也不过如此,1876年,李鸿章在会见日驻清特命全权公使森有礼时说:“阁下赞赏模仿欧风,废弃旧来服制,犹如将自国的独立委身于欧洲的制度,岂不是遭人唾弃,羞耻之事?”对日本明治维新后面目一新的社会风气,他坚持“我国决然不会进行如此变革,只是不得不在武器、铁道、电信等机械方面,积极吸收西洋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正是那些国家最优秀之处。”

所有一切都是为配套坚船利炮服务的,中国的思想被牢牢的束缚住,在农业文明与近代工业文明大碰撞所产生的大错位、大变化中,无论是曾国藩还是李鸿章的认识都无法突破器物层面,工业革命失去制度的支持,根本无法带领清朝走向近代,也就无法挽救大清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