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汉服到华服 重构中华民族共同体

+

A

-
2018-04-20 11:37:32

2018年4月18日,由中国青少年新媒体协会、哔哩哔哩弹幕网、东家APP共同主办的“中国华服日”活动上线,同时还将于4月17日、18日在颇具象征意义的西安大唐芙蓉园、大明宫遗址紫宸殿举行线下活动。中共青年组织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也要号召中国网友,“晒出你的最美华服照”。

“中国华服日”之所以选择4月18日,是因为这一天是中国农历三月初三,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黄帝的诞辰日。以后,每年的三月初三被定为“中国华服日”。

中国华服日宣传海报(图源:@共青团中央)

然而,就在“中国华服日”的消息传出时,就在中国互联网上遭到了质疑。微信公众号“天涯何处是神州”发表文章《“华服”不能取代“汉服”,汉民族意识的觉醒是不可阻挡的潮流》,反对“华服”,声称:“从本号做的相关调查来看,大约有六成的读者认为‘汉服就是华服,其他民族服装没有资格成为华服’,接近九成的读者(其中包括少数民族读者)都愿意穿汉服。”

文章的最后则将矛头对准中共,称“汉民族意识的崛起已如燎原之火”,在现实生活中和完稀泥的官方机构“在这个以唤醒汉民族自我意识为初心的社会思潮里继续”和稀泥“是得不到什么好结果的”。

何为“华服”?何为“汉服”?汉服的定义最为明了,通俗地讲就是汉族的传统民族服饰。所谓华服,从“中国华服日”海报上不仅有唐朝仕女装也有藏族、朝鲜族服饰来看,所谓华服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服饰,涵盖了中国56个民族。

实际上,中国汉服也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汉服指的是自黄帝“垂衣裳而治”开始,直至近代汉族的主要服饰,历朝历代与各少数民族相互影响,汉服吸收了少数民族服饰的元素。但在一些人看来,只有汉朝的服饰才是纯正的汉服,因为自汉朝以后汉民族就与周边少数民族不断融合,服饰难免受到影响,这就是所谓狭义的、正统的汉服。持后一种观点者,在中国属于激进的汉民族主义者,又被成为大汉民族主义、皇汉,具有排外倾向。反对华服者,大多可以归入这一类。

众所周知,由秦始皇的统一文字、汉朝的独尊儒术奠定了以文化认同为核心的汉民族的根基。强大的文化同化能力,又使任何外来民族与文化最终都被汉民族融合,从而使汉民族文化历久不绝。不过,在古代中国人的视野里,中原民族与异族只有文化上的文明与野蛮之别,而无汉族与少数民族之别,入我华夏者即为华夏人。近代为反抗清朝统治,这才有了民族之别。在辛亥革命后,对于满族也很快由驱逐鞑虏,转换为五族共和的和平共处。到抗战时期,在日本外来侵略的压力下,中国实现了现代民族国家的构建,形成了中华民族的概念,以中华民族整合国内所有民族。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国共两党多次合祭黄帝陵。

中共建政后的民族政策,通过民族识别划分为56个民族,实际上是对中华民族概念整合国内各民族的解构,对少数民族的优待,又进一步促进了各少数民族民族意识的形成,乃至出现分离主义倾向。而这种对少数民族的优待,尤其是计划生育乃至法律等政策上的差异,进而又造成了主体民族的心理落差,借由弘扬传统文化、爱国主义之名的汉服运动,汉民族主义乃至大汉民族主义由此产生。

中国周边曾经同属中华文化圈的国家其民族意识的塑造,是对中华文化解构的另一个反面教材。如韩国、越南,在民族国家塑造的过程中,选择了将中国古代历史污名化,树立中国这个强大的“敌人”,以反抗中国的“侵略”团结、凝聚民族共识,架构民族国家。越南民间对中国的爱恨交织,韩国的历史剧,就源于此。中国国内少数民族这一点还不明显,但某些民族已经露出苗头,值得警惕。

中共官方一度曾对汉服运动持批评态度,后来可能出于弘扬传统文化、爱国主义切合了中共构建不同于西方的话语体系而予以支持,但中共可能也没想到在运动的背后还有极端的大汉族主义,其结果只会加剧民族矛盾,不利于中共政权的稳定。

由汉服到华服,主体民族服饰到整合国内所有民族的服饰,无论对于中共官方而言还是对民间而言,都是一个极好的开端。排除极端民族主义,再次以中华民族整合国内各民族,弥合各民族经济、社会上的差距,实现民族平等,重建以文化认同为核心的中华民族共同体,进而以国家认同消除民族分野,实现国家的复兴。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