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丕显:我所知道的柯庆施之死重要细节

+

A

-
2018-04-16 05:16:01

有“上海王”之称的柯庆施在1958年在南宁会议上大出风头,又在次年的庐山会议上紧跟毛泽东向张闻天发难,他在1965年突然去世又为其增添些许神秘色彩。中共长期隐瞒柯庆施死亡原因,以致“谋杀论”出现。直到陈丕显在其回忆录披露柯庆施在四川发病期间的细节,死亡原因才得以确认。

1961年5月1日,柯庆施(中)陪同毛泽东(右)接见上海各界代表(图源:VCG)

1965年4月10日清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报“柯庆施同志患重病治疗无效,于1965年4月9日下午6时30分在成都逝世,享年63岁”。

当天,《人民日报》在头版刊登了柯庆施遗照和中共中央讣告。柯庆施死在成都,是因为他在广州疗养时,应西南局书记李井泉的邀请,于1965年3月23日与贺龙元帅、聂荣臻元帅同机飞往成都,视察三线工作,住在金牛坝招待所。不料半个月后在成都病逝。

柯庆施是政治局委员,中央给予很高的礼遇。柯庆施秘书吴云溥回忆,柯庆施在成都病逝之后,国务院当即派国务院秘书长周荣鑫前往成都。守灵3天之后,柯庆施遗体在成都火化。火化时吴云溥守候在侧,在骨灰中发现金属碎片,可能是假牙。骨灰盒由陈丕显捧着,前往成都军区灵堂。吴云溥和另一位柯庆施秘书先期飞往北京,在南苑机场降落。

新华社连日报道为柯庆施举行的隆重的追悼仪式:11日中午,一架专机载着柯庆施的骨灰盒,由成都飞抵北京。周恩来、邓小平亲自前往机场迎灵。灵堂设在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13日上午,首都各界1,3000多人在劳动人民文化宫,举行公祭柯庆施大会。刘少奇主祭、邓小平宣读悼词。公祭之后,柯庆施骨灰盒被运往八宝山第一室。同日下午,上海万人追悼柯庆施大会在文化广场举行。大会照片上,最醒目的位置站着当时正在上海的林彪。在林彪右边,隔着好几个人,站着满脸哀容的张春桥。华东六省也各自在省会为柯庆施举行追悼会。可以说,柯庆施的追悼仪式够隆重的了。

但是柯庆施为何而死一直没有任何消息,只有1965年5月8日,柯庆施之女柯六六在《人民日报》发表了《忆爸爸,学爸爸,做坚强的革命接班人》一文,是当时报刊上唯一透露了柯庆施之死点滴情况的文章:“您这次得病,来势非常厉害。当您处在昏迷状态时,说话已很不清楚了,但您还是关心着国家大事,还在断断续续地询问工作情况……”那“来势非常厉害”的病,是什么病?在当时,不仅柯庆施患肺癌属于“绝密”,就连死于什么病,也是“绝密”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柯庆施之死渐渐被人们淡忘。但是,当报刊上提及他的时候,他的形象是十分高大的,总是称他为“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毛主席的好学生柯庆施同志”。

既然中共不宣布死因,阴谋论就趁势而出。

据叶永烈文章介绍,1967年酷暑,“如火如荼”的“文革”使人喘不过气儿来。就在这时,一条爆炸性的“新闻”通过传单、大字报、红卫兵小报、造反派“战报”,传遍了全国。如同火上浇油,使“文革”顿时升温。惊心动魄的标题:《谁是谋害柯庆施的凶手?》、《揭开柯老被害的内幕》、《柯老被害之谜》……略摘几段原文,便可以闻见浓烈的火药味儿:“柯老是被那些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害死的。文化大革命开展以来,成都、华东等地的革命造反派根据揭发出来的大量事实证明,柯老的死是严重的政治陷害。”“初步调查材料完全证明,柯老之死是刘少奇、贺龙、李井泉、彭真反革命集团的政治阴谋……在我国进入伟大的文化大革命前夕,刘少奇之流就对柯老下毒手,他们突然‘邀请’柯老,进行暗害,这完全是预谋的反革命事件……”

这一连串“完全证明”、“完全是预谋”,斩钉截铁一般,毫不含糊。

不过陈丕显对此予以反驳。陈丕显在其回忆录中写道:1964年初,柯庆施即已发现患有肺癌,并在华东医院做了肺叶摘除手术。1965年初,他前往广州疗养;3月,又到成都疗养。4月5日,李井泉、李大章、廖志高等同志设宴招待到成都视察的朱德、贺龙和在成都疗养的柯庆施。柯庆施这人特别爱喝酒,这顿酒席他放开肚皮从晚6时吃到9时,临睡前又吃了不少油炸花生米,结果引起急性出血性胰腺炎。中央和上海市委、四川省委对柯庆施的病情非常重视,立即从北京、上海派出两个由最有名的专家组成的医疗小组赶往成都,配合已经在成都的四川医疗小组的专家进行积极抢救,但均无效果。柯庆施于4月9日下午去世。4月10日,我和魏文伯等同志赶到成都,听取了抢救小组的汇报,证明对柯的抢救是尽了最大努力的。后来有些人造谣说柯庆施是被害死的,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张春桥也专门派人调查柯庆施之死,妄图陷害我和贺龙、李井泉等许多同志。

叶永烈两度采访了当时参加抢救柯庆施的上海高干保健医生方兆麟,并请当时在柯庆施身边的秘书吴云溥补充谈了他所了解的柯庆施以及柯庆施之死,基本与陈丕显所说一致,至此,柯庆施之死才彻底解开疑问。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