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整人专家”康生 文革两保许世友隐情

+

A

-
2018-04-16 07:36:47

康生早在莫斯科时期,就曾任肃反办公室副主任,主持中共驻莫斯科代表团肃反工作。返回延安后,又获得毛泽东的重用,领导中共中央社会部直接掌管中共的情报与保卫工作,延安整风中出力很大。中共建政后,在庐山会议、刘志丹小说反党案以至文革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因而在中共党内,康生被称为“整人专家”。

正是这个整人专家,却在文革中出人意料地两次为许世友讲话,力保许世友。

文革爆发时,许世友担任国防部副部长兼南京军区司令员、军区党委第二书记,南京军区下辖江苏、安徽、江西、浙江、福建、台湾、上海等六省一市,上海正是文革夺权的发源地、四人帮的大本营,林彪集团骨干、“五七一二工程纪要”执行者空四军及江腾蛟、王维国、陈励耘等也在南京军区辖下。这些都使南京军区在文革爆发后,局势错综复杂。

1967年1月初,张春桥、姚文元在幕后指挥,以王洪文为首的上海造反派夺了上海市委、市政府的权。接着,南京的造反派也夺了江苏省委的大权。来自全国全军的造反派云集南京,一夜间,南京街头贴满打倒“许大马棒”的大字报。第一批大字报,对许世友还算“温和”,但造反派很快升级,抄了许世友的家,扎烂了他的上将礼服。

许世友抗战时期留影(图源:VCG)

局势如此严峻,许世友心急如焚。他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三国英雄没有好下场,死的死来伤的伤!”“我活着是毛主席的人,死了是毛主席的鬼!”许世友下定决心,惹不起他们,还躲不起吗?先带着爱将南京军区副司令员、海军副司令员兼东海舰队司令员陶勇和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一起躲到无锡太湖边上的小镇荣巷。进而,又躲到了位于安徽六安至金寨间独山的南京军区后方医院。一度还想乘飞机到北京向毛泽东诉苦,但到了合肥就以身体原因为借口返回了医院。

在这样的情况下,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康生破天荒地两次替许世友说了好话。1967年9月28日,在人民大会堂西大厅接见江苏省赴京代表团时,康生就插话说:“许世友同志是坚定地站在毛主席这一边的,解放战争和我在一起嘛,我是他的政治委员嘛。一系列战斗,打济南、打兖州也好,打淮海战役也好,都是很坚定的。而且是在毛主席、林副主席领导下的杰出的军事家,也是党的一个好同志。同志们要我介绍的话,还可以举出好多例子。在抗日战争,在山东,……他一直是站在毛主席一边的。”

在江苏“打倒许世友”呼声再起时,康生又说:“一个时候南京地区‘打倒许世友’的大字报很多。但是,尽管他们在支左工作中犯了许多错误,但是党中央毛主席还是批示说南京军区是中央所信任的,他们过去是跟着伟大领袖毛主席和林副主席走的。我对许世友同志说好话,今天是第三次了,因为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实事求是地讲话。这一方面,毛主席语录告诉我们:必须善于识别干部。不但要看干部的一时一事,而且要看干部的全部历史和全部工作,这是识别干部的主要方法。对许世友同志也应该看他的全部历史,全部工作。毛主席说这是识别干部的主要方法,这不仅是对许世友同志,对地方上的干部,对军队的干部,也要用这个方法啰!我曾讲过,南京有人讲,许世友反对毛主席,这恰恰相反,许世友同志在历次重大斗争的关键时刻,都是紧跟毛主席和林副主席的。他无论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是有很多功绩的。这一方面,我同他一道工作过,有责任向同志们介绍。许世友同志我觉得应该向他学习。他在延安遭受罗瑞卿的严重迫害打击,在华东受到饶漱石歧视排斥,但他并没有因此消极起来,动摇对党中央、毛主席的忠诚。他照顾大局,讲求团结,不闹分裂,那个时候只有团结才能打仗。他虽然受了坏人的打击、挑拨,但是,他是很坚定的。当然我不是说他没有一点错误,他自己也承认的。大家应该按照毛主席的教导,全面的来看。对许世友的造谣,是坏人别有用心的。这一方面,中央的批示中说是信任这个军区,这是很重要的。”

康生为何要为许世友说好话?就像康生所说,是因为第二次国共内战时康生曾在山东任职,担任过许世友的政委,还是别有乾坤?

然而,不排除康生与许世友确实有旧的因素,但更大的因素在于毛泽东。从莫斯科返回延安开始,康生的仕途就与毛泽东紧密相连,正是毛泽东的重用,才使康生抵达仕途的巅峰跻身中共政治局常委。而许世友,自1937年“许世友反革命集团案”后,就以毛泽东的嫡系自居,受到毛泽东的信任与重用。在困难时刻,许世友想到的也是到北京向毛泽东诉苦。

1967年8月17日,正在江上海巡视的毛泽东终于想起了许世友,在派张春桥乘飞机接许世友到上海会面。临行前,心中不踏实的许世友曾向安徽省军区司令员、政委交代了后事:我对主席忠心耿耿,而对这个“四只眼”(张春桥),我太不放心。万一半路被杀,你们帮我办两件事,一是我死后,请照顾我的几个孩子,上学、当兵都行;二是十天内没有我的消息,赶快派人到上海收尸,把我运回老家新县埋了。记住,千万不能送火葬场。

一路平安到了上海,一见面,毛泽东说:“世友啊,你还好吗?”许世友二话不说,扑通跪倒在地,磕了很响的一个头,放声大哭,满腹的痛苦都在这流淌的泪水中。最终,毛泽东表态:“南京军区党委是可以信任的,不准揪许世友。你回去同他们讲,就说我说的。”

在得到毛泽东“不准揪许世友”的护身符后,许世友返回了大别山,并嘱咐身边的人将这一消息散布出去。很快,康生替许世友讲好话的事就发生了,而在康生讲话之前,最为许世友看不上的张春秋也不得不讲了许世友的好话。

1967年国庆节,许世友被毛泽东请上天安门城楼,谈了半个小时,并公开见报。1968年3月20日,中央批准了南京军区党委关于江苏省成立革命委员会的报告,同意许世友担任革命委员会主任。

综编: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