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因中英南京条约而兴:上海能超越香港吗

+

A

-
2018-04-15 22:31:45

香港与上海,都在1840年鸦片战争后因中英《南京条约》同期开埠。一个是避开百年战乱的繁华之地,一个是整个远东区位最好的城市,沪港双城记比较总是让人乐此不疲。

许多香港人相信,日益严重的内部政治争拗严重影响香港竞争力和经济发展。图为香港夜色(图源:VCG)

如今,香港是东方最大的转口港和联系海外华侨与中国大陆的桥梁,上海则是远东最大的工商业城市,两者之间的能量和城市竞争力还是有所区别的。

19世纪中叶,香港被割让和租借给英国以后,在殖民主义和自由贸易政策下,被纳入世界资本主义自由港的轨道,城市经济特别是对外贸易得到迅速发展。但是,从城市整体实力以及竞争力来看,目前香港在许多方面已经逊色于上海。

在近代很长—段时间内(除了抗战时期以及战后一段时间),人才、资本等经济资源大多是从香港流向上海,而不是从上海流向香港。沪港间所建立的大量联号企业,包括银行、保险公司、轮船公司、百货公司、工厂企业等,其经营中心大多是在上海而不是香港。近代香港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两次大发展,都是因为上海社会环境的变化,导致许多上海企业以及上海资本为避战乱而迁港,才推动了香港华资工业的发展和金融业的兴盛。

香港与上海都是以金融业为支柱产业,香港是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上海有中国二大证券交易所之一的上海交易所。在中国大陆,几乎所有的银行和证券公司都在上海交易所上市。中央政府也打算把上海打造成为另一个金融中心。

香港的工业很少,大多或者迁移。但这样的危机就是产业太过于单一,导致香港本地人就业面太窄。而上海具备完整的工业体系,具有非常庞大的工业实力。

香港是一个极度依赖出口的城市,外部环境的变动,石油价格的涨跌都会影响香港的经济,虽然香港已经把很多产业转移到珠三角经济区,但广州和深圳已经强势崛起,香港在珠三角的话语权已经越来越小。而上海的背后是一个巨大的经济腹地,同时可以带动杭州、宁波、南京、苏州、合肥、武汉、重庆、成都的发展。

香港以往的一些优势在弱化:一是香港经济增长速度不如上海、深圳、广州,香港和内地沿海大城市整体经济水平差距在缩短;二是香港经济吸引力在下降,香港吸收的外来直接投资不仅没有推动本地科技水平提升,而且外来直接投资最终多经香港流入内地;三是香港金融、物流、航运等传统支柱产业的优势地位,正面临着上海和新加坡等城市的强大竞争。

随着中国贸易、金融直接与世界接轨,中国内地市场直接向外资开放,香港过去传统意义上“中国通向世界的桥梁,全球进入中国的跳板”角色受到挑战。而上海是全国的上海、世界的上海,高度对内、对外开放,使上海建立了与海内外大市场的广阔联系,成为了中国以至东亚的经济中心。多年前,香港的GDP相当于全中国的30%,今日则连3%也达不到。数年前,上海的GDP已经超越香港了。

在长远规划中,上海将要建设成为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比香港的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还多一个经济中心,可见上海的野心之大。一些国际重要人物认为,上海终将赶上香港。李光耀更是坚信上海终将取代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香港人自我安慰的理由就是,香港是一个已发展的成熟经济体,成熟经济体的经济增长速度不可避免会放缓,情况与所有的西方发达地区一样。

不过,过去二十多年,香港人反发展是不争的事实。香港要建高铁连接深圳,计划一波三折;香港要建港珠澳大桥,也是一波三折,而且港珠澳大桥也由双“Y”形变成单“Y”形,少了深圳;香港机场饱和,想建第三条跑道,争论多年才动工;香港楼价世界最贵,租金世界最高,当然不利于经济发展,但当香港特区政府想找地建屋时,又阻力重重。

此外,在理念上,大香港主义心态的抬头,正是香港今日出现下滑走势的思想基础。过去,香港对邻近地区一直有一种瞧不起的心态和优越感,一直视自己为龙头,为中心,殊不知自己并没有持久的经济辐射力和带动力,于是到了已经没有人讲龙头的今天,反而产生了被排挤的感觉。

更加要命的是,近年来,香港不断陷入政治争拗之中。早在2014年,英国《金融时报》FT中文网就曾发表评论《香港的相对衰落已经开始》说:政治风险无疑会影响香港,一个民选的香港政府若不能与内地形成和谐的政治生态,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将会削弱,上海将是赢家。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