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朝鲜撤军之谜:谁在下逐客令

+

A

-
2018-04-09 22:30:09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联合国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先后参战。1953年7月,交战双方签署《关于朝鲜军事停战的协定》,事实上标志着冷战时代两大阵营间最大规模的一场局部热战,终于宣告结束。但是直到5年后的1958年2月,中国才和朝鲜政府签署撤军声明,将志愿军撤出朝鲜。为何这个决定在战争5年后才做出?至今仍是谜团。

1952年汉城解放后,志愿军冒着炮火渡过汉江 (图源:解放军画报)

自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签字以后,志愿军完成战斗任务,许多部队已陆续奉命离开朝鲜回国。至1958年初,留在朝鲜的志愿军还有5个军。有关志愿军撤军事宜的酝酿,始于1957年11月的各国共产党在苏联莫斯科开会时毛泽东与金日成的一次会谈。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所集体撰著的《抗美援朝战争史》是中国官方编撰的有关朝鲜战争比较权威的著作。根据此书可知,毛泽东说:“鉴于朝鲜的局势已经稳定,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使命已经完成,可以全部撤出朝鲜了。朝鲜人民可以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民族内部事务。”金日成认为毛泽东的意见高瞻远瞩,表示同意。随后,朝鲜政府于2月5日发表声明,主张撤出在朝鲜的一切外国军队,通过南北朝鲜协商,实现朝鲜的和平统一。1958年2月14日,时任中国总理的周恩来、时任副总理兼外交部长的陈毅赴朝鲜商谈志愿军撤出朝鲜的问题。2月19日,中朝两国发表联合声明,提出志愿军主动撤出朝鲜的建议。20日,志愿军总部发表声明予以响应,决定于1958年年底前中国人民志愿军全部撤出朝鲜。

一种说法是为了修复中朝两国关系,中国主动撤军。

志愿军在朝时,因为战争领导权等问题产生了一系列的矛盾与冲突,战争时双方主要利益一致,这种矛盾被暂时掩盖。但在战争结束初期,中朝关系很是紧张,双方产生了不少猜忌和摩擦。比如1955年苏联副外长库尔久科夫在关于朝鲜和中朝关系的报告中称:“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坐落在离平壤几十公里的地方,朝鲜领导同志极少去那里……朝鲜同志轻视了中国援助朝鲜的作用和意义,在平壤对武装干涉者战争展览馆,12个战功展览厅只给了中国志愿军战士一个,而其余的展览厅中,朝鲜人民军的作战行动被解释成与中国志愿军的作战行动无关。”

中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去抗美援朝却换来了跟朝方关系的恶化,这并不是毛泽东想要的结果。因此,为了修复与金日成的关系,毛泽东决定在朝鲜战后重建方面给其大力援助以赢得金日成的好感。比如1953年先宣布整个朝战期间中国援助朝鲜的7.29亿人民币全部“无偿地赠送给朝鲜政府”,后又拨人民币8亿元无偿地赠送给朝鲜,作为战后重建的费用。

不过对刚结束日本殖民统治的朝鲜人来说,正是中国的介入使他们丧失朝鲜半岛统一的机会,加上一些不尊重甚至干涉朝鲜内政的个别行为,朝鲜人开始表达对志愿军的不满,把志愿军看成是占领军,认为他们侵犯了朝鲜主权,甚至对志愿军继续在朝鲜驻守表示出了些许敌意。

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和毛泽东威望的增加,毛开始想要谋求与苏联共享国际共运的领导权,而达到这一目的的前提是必须获得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支持。因此,毛泽东开始主动采取各种措施改善与金日成的关系一边赢得其支持,其中之一便是主动提及金日成日思夜想却求之不得的志愿军撤军问题。

为了修复中朝两国关系,中国主动撤军。

第二种说法是金日成要求撤军。

战后朝鲜经济出现了严重问题和重大危机。朝鲜经济学自苏联,由于过于强调重工业,造成经济发展比例严重失调,结果导致居民生活呈现出物质匮乏的现象。而且侵占、盗窃、挥霍国家和集体财产的现象十分严重,这类案件占1955年刑事案件的70%。

由于经济建设出现了严重问题,引起了朝鲜劳动党内其他领导人的不满,一些干部开始引用苏联和中国的经验批评朝鲜党所犯的错误,这使金日成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了挑战。1956年苏共二十大批判斯大林(Joseph Stalin)“个人崇拜”后劳动党内对金日成的批评日甚,金正日清洗党内反对派的力度也就越来越大。为了稳固地位,金日成开始逐步打压对其有异议的党内高层干部,特别是“在中国待过的”(即“延安派”)。这引起了毛泽东的严重不满,直接指责金日成还是搞斯大林那一套,在干部问题上敌我不分,犯了“路线错误”,一句反对的话都听不得,谁反对就杀谁,“党内充满恐怖情绪”。毛还派彭德怀去平壤,迫使朝鲜劳动党撤销八月全会的决议。金日成提出的条件是“中国把志愿军撤了。”毛泽东并没有同意,而是迫使金日成承认了错误,但也加深了金日成对毛泽东和志愿军的不满,中朝关系迅速转冷。

由于金日成不满毛泽东干涉朝鲜事务以及志愿军长期驻军,金日成希望借助“联合国”的名义钳制甚至赶走志愿军。1956年11月,朝鲜政府向中国政府发出备忘录,提出让联合国出面协助解决朝鲜问题。中国对此表示反对,认为这个建议违反了1954年日内瓦会议期间苏、中、朝共同制定的原则。毛泽东甚至判断,朝鲜这一举动表明,他们有可能脱离社会主义阵营,投靠西方。在11月30日与苏联大使尤金(Pavel I︠U︡din)的谈话中,毛泽东对朝鲜提出严厉的指责:金日成要赶走志愿军,他可能要走铁托(Josip Broz Tito)的道路,更可能走纳吉(Nagy Imre)的道路。中国回电朝方,指出联合国事实上和法律上都是参战的一方,而且联合国只承认南朝鲜政府,故没有资格出面协调;目前“全面解决朝鲜统一问题的条件还不成熟”,为此“需要经历长期的斗争”。当时苏中关系还处于蜜月期,因此苏联政府也支持志愿军继续驻扎的朝鲜:“不论是从朝鲜人民利益还是从整个社会主义阵营利益的观点看都是必要的。”

第三种说法是中国与美国进行外交战。

《朝鲜停战协定》后,真正的战争状态并未结束,只是军事斗争转化为政治外交斗争。1953年10月,美国与南朝鲜政府签订了《韩美共同防卫条约》。该条约成为美国东亚遏制战略的重要一环。面对美国在朝鲜南部的驻军政策,为了帮助战后朝鲜的恢复与重建,11月,中朝双方签订了《中朝经济及文化合作协定》。按此《协定》,中国人民志愿军留在朝鲜,帮助朝鲜进行战后重建。自此,朝鲜战争以朝鲜半岛的政治分裂和中美双方在南北驻军的形式结束。

战后,中国政府发表声明,主张政治会议应根据《朝鲜停战协定》第60款的规定,先行从朝鲜撤出包括联合国军及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内的一切外国军队,然后再讨论其他问题。美国则坚持主张让联合国承担其解决朝鲜问题的角色,由联合国主导朝鲜的统一问题。

为了和平解决朝鲜问题,1958年2月,朝鲜在与中国商谈后,接受毛泽东建议,根据1954年日内瓦会议上中朝双方关于朝鲜问题的基本主张,公开声明提出外国军队撤出的要求。2月5日,朝鲜政府就撤出一切外国军队与和平统一朝鲜问题发表声明。声明称,为了缓和朝鲜的紧张局势以及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美军和包括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内的一切外国军队应当同时撤出南北朝鲜。在一切外国军队全部撤出南北朝鲜之后,应当在一定时期内在中立国机构的监督下,实行全朝鲜自由选举;应当在对等的基础上早日实现南北朝鲜之间的协商,讨论经济、文化交流和全朝鲜的选举问题;应当在今后尽量短的时期内把南北朝鲜军队的人数缩减至最低限度,以实现朝鲜的和平统一。

中国政府很快声明支持朝鲜政府的和平倡议,美国政府的反应显得被动但相当谨慎。这之后,中美两国在外交上进行了激烈的交锋。但美国一直坚持在朝鲜问题上的原有立场。

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全部从朝鲜撤出。12月8日,中朝发表联合声明,再次对美国拒不撤军的行为进行公开谴责。此后,围绕从朝鲜撤军问题,中美双方的宣传战一直持续到1959年底,但不能动摇美国在联合国的优势地位,美军一直驻扎在韩国至今。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