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蒙收复唐努乌梁海:外蒙独立转折点

+

A

-
2018-04-06 21:35:18

清朝末年,俄罗斯有计划的蚕食外蒙地区,并取得了相当的进展。

清廷对此虽甚为关切,然而不顾及蒙古实情出台新政,反而对外蒙地区造成了伤害。清末学者陈祟祖在《外蒙近世史》中指出,“所有各机关之开办经费及经常应需之费,悉数责令蒙古供给,蒙官取之蒙民,蒙民不堪其扰,相率逃避,近城各旗为之一空。”外蒙反清反汉之心渐起。

蒙古乌兰巴托(原库伦)一个博物馆,建筑特色保持当时中国东方的特色(图源:VCG)

新政带来的伤害尚未清除,辛亥年革命党高呼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让蒙古王公心有余悸,他们认为辛亥革命胜利必将剥夺王公贵族们的既有特权。同时,革命党破坏旧传统和藏传佛教的谣传不胫而走,让虔诚的外蒙人惶惶不可终日,遂奉外蒙活佛第八世哲布尊丹巴为可汗,正式独立。

外蒙宣布独立后,在中俄双方势力的联合下,1913年发表声明取消蒙古独立,后于1915年6月7日签订《中俄蒙协约》,规定中国为外蒙宗主国,外蒙享有自治权等问题。

这之后,第一次世界大战与十月革命相继爆发,远东局势发生剧烈变化,沙俄无力干预蒙古事务。

帝国虽已倾覆,布尔什维克赤色武装、效忠于沙皇的白俄以及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的部队在远东以及西伯利亚地区混战,波及外蒙。而随着俄国势力的退出,和俄国瓜分外蒙、东北的日本开始觊觎外蒙,日本的特务、间谍开始进入蒙古,日本卵翼下的白俄谢苗诺夫(Grigory Mikhaylovich Semyonov)也乘机入侵蒙古,企图建立大蒙古王国。

对赤俄的恐惧、谢苗诺夫的军事威胁,外蒙上层颇有“前途愈难”之忧,而且库伦已无独立维持治安秩序的能力。

民国政府在外蒙取消独立后,开始发展经济,同时做了一系列但求亲和的事情缓解蒙人仇恨,外蒙仇中之心渐减,并对中国发生了依存之感。

在这种情况下,库伦政府与民国政府驻乌里雅苏台专员陈毅共同携手收复唐努乌梁海。

唐努乌梁海由清朝驻乌里雅苏台将军直接管辖,不属于外蒙古,但与蒙古一同信仰藏传佛教。外蒙古独立后一直想要将唐努乌梁海划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内,然而沙俄大量派驻移民进驻,俄国警察也被派遣到了该地区。俄采取各种措施确立其在唐努乌梁海地区的统治,唐努乌梁海地区事实上已经沦为沙俄的殖民地。

在沙俄的统治下,征税征差、殖民夺地的行径已经使当地民怨沸腾。1916年3月,唐努乌梁海克穆齐克旗总管巴彦巴达尔呼派代表来乌里雅苏台,向陈毅申诉“俄人苛虐情况”,并表示全旗官民“仍怀内向之忱”,请求中国政府设法援救。陈毅立即将情况转报北京政府,同时复函巴总管,对他“仍怀忠诚、倾心内向”的行为予以赞扬,指示他“务始终抱定宗旨,固守印信,招抚旗众,静候政府办理”。不过民国政府认为沙俄在其地有驻军,应静待时机。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唐努乌梁海地区的俄国势力发生发激烈动荡,白俄试图以此作为反对布尔什维克革命的据点之一,而布尔什维克党领导的红军和游击队对白俄势力发动进攻。两者的对战波及唐努乌梁海地区,唐努乌梁海居民和中国内地至此经商者遭受严重灾。

陈毅立即电请北京政府,以“保卫旗商”为名,“简拨卫队”进入唐努乌梁海,做成驻军的事实,然后逼迫俄军撤出。然而民国政府仍然忌惮俄国,不敢采取陈毅的意见,只是用外交手段要求俄国允许中国在唐努乌梁海派驻专员。

1918年2月,白俄与赤俄的战争加剧,唐努乌梁海无法忍受,克穆齐克旗总管巴彦巴达尔呼再次派人到乌里雅苏台,请求中国政府设法救护该旗官民。

因为沙俄政府的崩溃,民国政府终于同意陈毅的意见,决定出兵用武力收回唐努乌梁海。

中国军队兵分两路,西路军于1918年9月下旬出发,驻库大员公署秘书长严式超率库伦卫队第三连及驻乌里雅苏台、科布多卫兵各一排,由乌里雅苏台向西进发,经科布多后,向北进抵乌兰固木,进而攻克汗达垓图山口,以收复克穆齐克旗;东路军于1918年11月14日出发,由驻库伦大员公署秘书黄成土序领库伦骑兵四团一个排和50多名外蒙古地方军,由乌里雅苏台出发,北进经精奇里克,先抵唐努旗,再进攻克木毕齐尔的白俄军队。

东路军顺利达成目标,然而西路的进军却不如东路军顺利。次年3月,巴彦巴达尔呼总管这次亲自到库伦“痛恳援救”。陈毅与库伦政府磋商,由库伦政府派精通军事的玛克苏尔扎布为驻海大官,率官兵300名,“并选炮手五十”,会同中央政府军再次向唐努乌梁海进军。

到了6月,西路军仍然没有进展,还是克穆齐克旗总管驻地加大官民“聚集数百人,持猎枪木械”,将俄军团团包围。严式超闻讯,下令加快行军速度,进入加大,配合克旗官民猛攻俄军。遭到内外夹攻的俄军死伤惨重,乘夜逃走。7月12日,严式超来到加大,在此正式成中国唐努乌梁海佐理专员公署。

至此,中国收回唐努乌梁海,更值得高兴的是,库伦政府开始与中央政府的合作。台湾蒙学专家不由感概“外蒙民心大见好转”。

这本是外蒙独立运动中的一个转折点。在这之后,陈毅借势与库伦商谈撤销自治的问题,然而他无法预料到,这竟会导致外蒙彻底脱离中国。【相关文章:个人英雄主义为外蒙独立埋下祸根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