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蒋介石之死

+

A

-
2018-04-05 04:52:38

上世纪七十年代对于台湾而言,既是经济腾飞的时代,亚洲四小龙有其一,也是两岸攻守易势,动荡不安的时代。1971年10月25日,第26届联合国大会通过2758号决议,中国大陆取代台湾国民党政府重返联合国,台湾称之为“排我纳匪案”,在表决结果揭晓前宣布退出联合国。台湾深受打击,国际生存空间受到压缩。

1972年2月,更大的打击来临,作台湾国民党政权存在最大支柱的美国,时任总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Milhous Nixon)访华,中美关系破冰解冻,走向正常化。同年9月,另一支柱日本,时任首相田中角荣访华,中日建立外交关系,日本与台湾断交。

在两国示范下,各邦交国纷纷与台湾断交,台湾进入最危险的时刻。几年的挣扎求寸,好不容易熬过了危机,1975年4月5日担任民国总统已经28年的蒋介石突然去世,台湾再陷危局。不过,危险中蕴含着机遇。

位于台湾桃园慈湖的蒋介石陵寝。根据蒋介石生前遗愿,灵柩待大陆光复后再行奉安(图源:VCG)

“赫鲁晓夫式”待遇

蒋介石去世后,台湾国民党政府举行了最高规格的国葬。“全国军、公、教人员应缀配丧章一个月;全国各部队、机关、学校、军舰及驻外使馆等应自即日起下半旗志哀三十日;各要塞、部队及军舰均应自升旗时起至降旗时止,每隔半小时鸣放礼炮;全国各娱乐场所应停止娱乐一个月。”每天数十万人前往国父纪念馆瞻仰遗容。

岛内报纸一改平日红色套版,一律为黑色版面,几乎全部篇幅都与蒋介石相关。并且在报道蒋介石去世时,罕见地使用了“崩殂”,陵墓称为“陵寝”,这两个古时仅用于帝王的称为。甚至还天现异象,“淡水海外东北角上突然出现一个金红色的巨球,四周围绕着五彩祥云,迤逦划过天空,不旋踵的电光闪闪,巨雷惊蛰,紧接着大雨倾盆而下”,蒋经国在日记中称之为“风云异色,天地同哀”。

蒋介石去世消息公开后,国际媒体也纷纷给予报道。其中尤以日本媒体最为热烈,多持肯定立场,以头版头条的形式加以报道。并且与大多数对蒋介石持肯定立场的媒体一样,日本媒体的报道重点放在了蒋介石二战中的功勋。

《朝日新闻》在4月7日的社论《蒋总统逝世》中称,“蒋总统的卓越功勋,由于其领导八年抗战胜利而达到顶点。中日战争的胜利,使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由被列强蚕食之‘半殖民地’状态一跃而成为与美、英、法、苏并列的世界五大强国之一。”《产经周刊》经济发布增刊《悼念总统蒋公》,称蒋介石是一位“学识非常丰富的长者”。

蒋介石之所以在日本好评如潮,与他的对日政策不无关系。前日本首相岸信界在蒋介石去世次日的讲话道出了日本人的心声,“我们失去了一位伟人……想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我们所受到的待遇,我们不可能忘记蒋先生为日本所出的力。虽然日本军方在中国造成了一场风暴,但是他把日本人遣送回国,不把任何人当作战犯。他反对苏俄分裂日本,并运用他的力量,保存了我们的天皇制度。他协助日本战后的混乱,并协助日本奠下复兴的基础。”

前述《朝日新闻》在社论中也提到,“战争结束初期,由于蒋氏以德报怨的政策,诸多日本人得以生还故国,这乃是日本国民无法忘却的大事。”《产经周刊》在增刊中也特别提到,1949、1950年日本发生大饥荒,近百万人饿死,在一筹莫展时是蒋总统紧急批准出口10万吨白米给日本,蒋是日本的救命恩人。前首相佐藤荣作在4月6日谈话中也称:“日本将永远难忘蒋总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给予日本的大恩大德。《读卖新闻》、《产经新闻》、《日本经济新闻》、《每日新闻》等日本主流媒体均发表了主旨与内容相近的报道,悼念蒋介石去世。

此外,在许多人日本看来,蒋介石之所以成为中国的领袖,其根源完全在于留学日本的缘故。蒋介石对日本的“以德报怨”,又使传统日本人认为这是“东洋人的信义”。从而在日本形成,“因为有日本,所以才有蒋介石;因为有蒋介石,所以又有战后日本”的观念。加之,日本传统文化中又特别欣赏如樱花般凋零的失败英雄,蒋介石的去世不但日本媒体一片赞扬,普通日本百姓也将其视为“西乡南州”(即明治三杰之一的西乡隆盛)般的“悲剧英雄”,加以悼念。

感念于蒋介石对韩国独立运动所做的贡献,韩国政府、媒体对蒋介石的去世同样予以大篇幅正面报道。4月6日,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发表特别声明,“蒋总统不但对导致二次大战盟国胜利有伟大的贡献,而且对韩国的独立运动,也曾予积极的支持……他的这些无法数计勋业,将永为韩国人民所难忘。”英文《韩国时报》在回顾蒋介石对韩国的帮助后,又大篇幅介绍了蒋在台湾的功绩,“目前自由中国人民享受繁荣的经济,其经济体系比迁台时扩大为十倍,国民所得在七百美元以上……自由中国人民预期在今后五年内,将使他们的国家在经济上趋于先进国家之林。”英文《前锋报》、韩国总理金钟泌等也发表了类似的看法。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