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内战中唯一被枪决的国军将领

+

A

-
2018-03-26 04:59:47

在国共内战中,郝鹏举是唯一一个被俘后被中共枪决的国民党将领,他一生曾在国共两党以及日军中六次叛变。

在活抓郝鹏举后,陈毅作诗痛斥。图为时任新四军军长陈毅(图源:VCG)

郝鹏举早年就读于洛阳河南省立第四师范学校,1920年加入冯玉祥的西北军。郝是当时少有的读书人,因而得到冯玉祥的提拔,1925年被派往苏联乌克兰基辅兵种混成干部学校学习炮兵指挥。但未及学成,郝便放弃学业回国参加五原誓师,为冯玉祥不喜,此后未得重用。

1930年夏,冯玉祥联合阎锡山起兵反蒋,是为中原大战。冯阎联军一度击溃蒋介石的中央军,但蒋介石采用对战斗力较弱的晋军重兵围歼,而对西北军的将领则以重金收买、拉拢、分化的策略,并促成已经易帜的张学良的东北军从侧背打击冯阎联军,使冯阎联军阵脚大乱。早就背冯投蒋的西北军将领韩复榘,首先在济南一线击败晋军主力,结果冯阎联军大败,晋军退回山西,西北军则迅速解体。

而一直未得重用的郝鹏举也投靠蒋介石,先后被任命为二十五路参谋处长、三十军参谋长,后因剿共有功转到该军三十师任副师长等职务。

据《文史精化》与《党史博览》的文章介绍,中日交战后,大批留日学生回国抗战。蒋介石为罗致这批人才,在南京开设“留日归国学生训练班”,任命已担任暂编第五军副军长的郝鹏举任该训练班总队长,主持该班训练工作。时间不长,郝鹏举因与女学员刘琼勾搭成奸,曝出丑闻,被特务头子康泽抓住把柄,借机打击而去职。去职后的郝鹏举,一时走投无路,只得辗转跑到西安投靠胡宗南。

抗日战争爆发后,郝鹏举在胡宗南麾下任参谋,并在其安排下出任中央军校西安七分校少将总队长一职,但不久又因为强奸部属之妻遭胡宗南逮捕,欲加以正法。蒋电令胡宗南把郝鹏举押送重庆,要从严处理。由于胡与郝关系密切,胡接电后故意拖延,没有把郝押解到重庆,只是把他暂时扣押在西安。郝鹏举在西安过了一年多的监狱生活,直到1940年冬,胡宗南半纵半放,让他买通了看守连长,逃出了西安。

郝鹏举随后投奔汪精卫南京政府,并在立法院副院长缪斌的推荐下得到重用。

他先是策反了苏北的地方实力派——国民政府鲁苏游击副总指挥李长江,后又于1941年出任“中央陆军将校训练团”教育长。

1943年秋,南京伪中央政权接收了原来属于伪华北政权的“苏淮特区”后,汪精卫任命郝鹏举为苏淮特区的军政长官。1944年1月13日,伪中央政治委员会第131次会议又决定设立淮海省,2月1日,伪淮海省政府在徐州成立,郝鹏举出任省长兼驻徐州绥靖主任。

郝鹏举上任后,首先变更币制,以伪中央储备银行的钞票代替伪华北政权的“联银券”,牢牢地把握住财政大权;其次,重新划分了行政区域,把当时的皖北、苏北的20多个县划为砀山、铜山、宿县、淮阴、东海等5个专区,以王效曾、郎依山、张奇、毕书文等亲信为专员,加强了行政控制。

为了扩充自己的军事实力,他成立了军官教导团,培训基层军官,四处网罗原西北军的流散官兵,先后成立4个保安团、1个特务团、1个骑兵团。抗战胜利前夕,郝鹏举就任汪伪第八方面军上将总司令时,由他直接控制的伪军总兵力达5万余人。此时的郝鹏举,集伪徐海地区军政大权于一身,被封为汪精卫政权第八方面军总司令,成了伪徐海地区的最高行政和军事统治者,走到了他一生权力的顶峰。 

1945年初,日本全面崩溃几乎已成定局,郝鹏举看形势不好宣布反正,被蒋介石任命为新编第六路军总司令,所部仍在徐州驻防。

郝鹏举极力讨好蒋介石派去的接受大员以巩固自己的地位,然而这些大员看不起曾经当过汉奸的郝鹏举,倍感屈辱的郝恰巧得知中共厚待起义部队的事情,遂起离蒋之意。

1946年1月,在梁漱溟等人的斡旋下,新四军军长陈毅派遣郝在苏联的同学朱克靖前来郝处劝降,郝于是宣布“退出内战”,率部改编为“华中民主联军”,驻守赣榆县。

然而国共内战开始后,郝鹏举以为中共大势已去,惶惶不可终日。左右摇摆的郝鹏举又在寻找别的出路,他与国民党冯治安、徐继泰、吴化文等人不断地联络,共同商量生存大计。在此期间,他还写信给国民党总参谋长陈诚,表示愿意投降。蒋介石虽然对郝部在前线起义非常恼火,仍派国民党军统局毛人凤和郝鹏举进行联络。

同时,中共也开始对郝鹏举展开了心理战。陈毅亲自到郝鹏举的部队视察,劝他认清大局,不要被国民党进攻的表面现象所迷惑。郝鹏举表示一定忠于中共,甚至还向朱克靖申请入党。

但是郝鹏举已经决定再次投蒋,并于1947年1月15日,他以纪念华中民主联军起义一周年为借口,向新四军各级机关发请柬,想将陈毅等一网打尽,向蒋介石送去一份“厚礼”。不过陈毅等各级首长都未前去,诱捕计划失败后,郝鹏举将时为新四军秘书长的朱克靖绑送国民党处邀功。

郝鹏举叛变后,蒋介石给了他四十二集团军的番号,但蒋对其并不信任,不仅拒绝郝到后方休整的要求,还令他在华东野战军正面原地驻守,进攻解放军。

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副司令员粟裕给郝鹏举发电谴责他的不义行为,再次规劝他不要进攻解放区,同时经过周密筹划,于1947年2月6日发起“讨逆战役”,仅用一天时间即全歼郝部两个师,并于2月7日在东海县白塔埠将郝鹏举生擒。 

在郝鹏举的再三要求下,陈毅会见并痛斥了其叛变行径,当场作《示郝鹏举》一诗“教尔作人不作人,教尔不苟竟狗苟,而今俯首尔就擒,仍自教尔分人狗。”

1947年4月,由于国民党军重点进攻山东,中共部队由鲁南撤退,郝鹏举也跟着往北转移。郝鹏举在夜间登船时强行脱逃,最后被警卫人员开枪击毙,成为唯一一个被击毙的战俘将军。

综编:森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