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反派怒斥洪学智:又臭又硬

+

A

-
2018-03-21 14:44:06

1959年,洪学智因为“彭德怀问题”受牵连,被撤去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职务,下放吉林省农业机械厅厅长。文革时受磨难、挨批斗,后下放农场劳动改造。本文摘自《红墙知情录(二)——开国将帅的非常岁月》,作者尹家民,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

1986年6月7日,洪学智出席中国第三届全国中学生读书评书活动揭晓发奖大会(图源:VCG)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全国各地的造反派组织纷纷成立,吉林省重工业厅的造反派也开始“夺权”,从厅到下边企业单位的各级领导都“靠边站”了。洪学智很不理解当时所发生的一切。然而,在那个“史无前例”的年代,想不通又能到哪里讲理去呢!尤其是受“彭案”牵连被降职到地方工作的,更是“运动”的重点,只有“低头认罪”的份儿。因此,“文革”不久,洪学智就失去了工作权利,被造反派看管起来,没有了人身自由。那些“小将”们对他说:你是彭德怀的黑干将,打倒在地还要踏上一只脚。后来实行军管,他仍是被管制的对象,仍然没有人身自由。造反派开会批斗他,让他揭发彭德怀的问题。洪学智说:“我跟随彭德怀在朝鲜战场几年,出生入死,我不知道他有什么问题。”

造反派骂他是“三反分子”。洪学智看了一眼骂他的人,心中的怒火突然蹿上来,大声说道:“我是三反分子,我一反封建压迫,二反帝国主义,三反国民党反动派。我跟着共产党闹革命,就是要造他们的反,推翻‘三座大山’,让人民过上幸福日子。”“造反派”被激怒了,大骂他态度不老实,是又臭又硬。

洪学智既是被批斗的主要对象,有时又被红卫兵拉到省里,作为批斗省里主要领导的陪斗。但洪学智的意志从未动摇,心中总想着,不管揪斗多么难以忍受,都必须挺住,坚持下去,终究有一天会分出个是非曲直的。况且,一个人死都不怕了,还怕遭批斗、受折磨吗?他暗下决心:你爱怎么斗就怎么斗,爱怎么批就怎么批,违心的话我不说,求饶的话我不讲,我就是要硬着头皮活下去,等到“文化大革命”结束的那一天!有一次他被揪斗,看到有一块牌子上写着侮辱他的话,一气之下,他把牌子踢出老远,也算出了一口恶气。

编辑: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