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我的国 俄罗斯国家形象为何远超中国

+

A

-
2018-03-21 12:20:40

随着中共十九大献礼影片《厉害了,我的国》、《大国重器》第二季上映,中国国内的爱国主义情绪又一次被激发,一个复兴大国的形象日益在中国人心中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毫无疑问,中国在国内的宣传鼓动是极为成功,但在对外塑造中国国家形象、增强中国文化软实力上,中国的失败同样是毫无疑问的。

中国似乎总是试图通过强调物质上的成就去塑造国家形象,诚然当今中国物质上所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但作为对外宣传效果却并不明显,似乎总也不在点子上。中国片面强调物质,这与中国过去一百多年来的苦难经历不无关系,却忽略了人这一因素,中国官员千人一面的刻板、中国人的“不拘小节”倒是声名远扬。反观俄罗斯,通过重塑俄罗斯文化、普京(Putin)硬汉形象的塑造,不仅成功地重塑了俄罗斯人心中的国家形象,更成功地在世界范围内塑造了强国形象。

俄罗斯联邦第一任总统叶利钦(左)与其继任者普京(右)。叶利钦治下的俄罗斯向西方卑躬屈膝,处于沦为失败国家的边缘(图源:Reuters)

失败的国家

俄罗斯的对外宣传与中国一样,都经历过曲折的经历。1991年苏联解体后,一方面为了改变“苏联形象”,另一方面希望在资金和经济方面获得欧美国家的大力支持,俄罗斯急于融入“欧洲大家庭”,其对外宣传与国家形象塑造的核心就是将俄罗斯塑造成一个西方国家、西方国家的亲密盟友。

俄罗斯试图从文化、宗教、语言甚至族缘、血缘方面寻找与西欧的共同点。被誉为“20世纪俄罗斯知识象征”的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德米特里·利哈乔夫(Dmitri Likhachev),从1980年代后期起就开始从事这一工作,他宣称俄罗斯从来不是东方国家,俄罗斯文化起源于北欧的斯堪的纳维亚文化和东罗马帝国——拜占庭文化,而斯堪的纳维亚文化对于古罗斯的影响尤其大,他甚至创造了一个新名词——斯堪的斯拉维亚,即斯堪的纳维亚加上斯拉夫。

然而,俄罗斯的卑躬屈膝全面倒向西方,并未换来俄罗斯所希望的援助,而是一个经济濒临崩溃、民生凋敝的俄罗斯,西方资本以低廉的价格扫货俄罗斯有价值的产业,经济寡头巧取豪夺。美国就曾以不到成本十分之一的价格大量购买俄罗斯的火箭发动机,并使用至今。1999年12月31日,无能为力的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Yeltsin)将总统权杖交到了普京手中,俄罗斯进入了“普京大帝”时代。

普京重塑俄罗斯

2000年担任总统伊始,普京就向俄罗斯民众、向世界强调:“俄罗斯过去是,将来也还会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它的地缘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不可分割性决定了这一点。”

总统任期内,普京一方面铁腕打击经济寡头、分裂势力,通过俄罗斯经济转型致富的别列佐夫斯基(Berezovsky)、古辛斯基(Gusinsky)、维诺格拉多夫(Vinogradov)、霍多尔科夫斯基(Khodorkovsky)等经济寡头,要么入狱,要么逃亡国外,成功收拢了俄罗斯人心。

一方面普京开始了自己的“封神”之路——塑造政治强人形象。2000年3月,仍是代总统的普京,驾驶战斗机突然出现在正处于第一次车臣战中的车臣首都格罗兹尼机场,强硬地宣称“车臣武装分子惟一的出路就是放下武器走出山区”,强人色彩与个人魅力初显。在当年的总统选举中,俄军百分百地将选票投给了普京。此外,普京柔道、骑马等展现强人形象的照片不时在媒体、网络暴光,近日网络上甚至出现了一张普京骑北极熊的照片,引起极大的争论,以至于普京不得不出来辟谣,从未骑过北极熊。

另一方面,普京重塑了俄罗斯文化,一改前述俄罗斯文化对西方文化的卑躬屈膝,回归俄罗斯传统,正视苏联历史。2000年12月26日,普京签署国歌法,恢复了苏联国歌《牢不可破的联盟》的旋律,由苏联国歌词作者、年逾87岁的俄罗斯诗人米哈尔科夫(Mikhalkov)填词,新国歌更名为《俄罗斯,我们神圣的祖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