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平反内幕:江泽民盖棺论定

+

A

-
2018-03-23 22:11:28

1958年,粟裕在军委扩大会议上被聂荣臻与彭德怀、陈毅等人一起批为“反党反领导的极端个人主义者”,蒙冤数十年。1980年,粟裕登门拜访聂荣臻请求为其平反帮忙,然而聂荣臻却表示要“考虑考虑,最终粟裕只能蒙冤而去。给粟裕正式平反,是在他去世10年之后。

经江泽民(左)审阅,刘华清、张震(右)联名发表的文章为粟裕平反(图源:新华社)

1958年5月27日至7月22日,中央军委在北京召开有1400多人参加的扩大会议整风,以反教条主义为名,批判军事学院院长刘伯承、军训总监部副部长萧克、李达;以反对极端个人主义为名,批判粟裕。会议采取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的方式搞斗争,批人者捕风捉影、无限上纲,被批者百口莫辩、有冤难诉。粟裕被迫把强加于自己的罪名大部分兜下来。会议期间,毛泽东曾征询萧劲光对粟裕的看法,萧劲光说:“粟裕同志为人正派,没二心,是好人。”他听了点点头。最后还是毛泽东保了粟裕,说:“粟裕同志战争年代打仗打得好,是为公的。到北京以后是为公还是为私?不能说都是为私吧!请大家来判断。”8月31日,中共中央决定解除粟裕总参谋长职务,调任国防部副部长兼军事科学院副院长,还决定将他的“错误”口头传达到军队团一级、地方地委一级。粟裕离开总参时被告知,到军事科学院搞学术研究,不必到部队去跑了。从此,他离开了军事指挥第一线,并被限制接触部队。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共开始着手处理历史遗留下来的冤假错案。1979年夏,粟裕向叶剑英提出平反1958年冤案的问题。叶剑英支持他的想法,让粟裕写申诉报告。

粟裕在10月9日给中央的申诉报告中写道:“在当时的形势下,我无法为自己做实事求是的申明。而且,为了不致被打成敌我矛盾,只得违心地做检讨。尤其是我的第二次(大会)检讨,完全是违心的,不符实际的,把强加给我的罪名差不多都兜下来,把自己说得简直不成样子。”“我在长期革命斗争中,包括我在总参工作期间,我对人民、对党一贯是忠诚的,任何时候没有反党、反领导,没有向党争权,没有在背后搞过任何同志的鬼,没有任何两面行为。我深信,我参加革命50多年的实践是足以证明自己的,也是经得起组织上审查的。”

叶剑英对粟裕的报告作了批示:“我认为五八年召开军委扩大会议,检查总结建国以来军事工作是必要的,至于那次会议的错误,我建议总政组织力量,认真地研究,向军委提出实事求是的报告,以便在适当的时候,妥善处理。”

当时华国锋、邓小平、李先念均圈阅同意。1980年秋,邓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对1958年的军委扩大会议作了结论说:“那次反教条主义是错误的。”具体到粟裕冤案,1983年,时任总书记的胡耀邦曾经过问但未能落实。

1984年2月5日,粟裕去世,至死都未能得到平反。在其家人的极力争取,以及时任国家副主席杨尚昆的直接关照下,中共的悼词对粟裕一生做了正面的评价,然而悼词还是逊于同为大将的谭政、黄克诚、肖劲光,而且对1958年一事只字未提。

中共有关文件中开始提到粟裕受到错误批判的情况已经是1987年。在当年出版的《中国大百科全书 军事卷》“粟裕”条目中写道:“1958年在所谓反教条主义中受到错误的批评”。这是第一次在公开出版物中说明粟裕蒙冤。对此,当时任军委常务副主席的杨尚昆让人向粟裕夫人楚青转达了这样的话:“这件事我已费了很大的劲,只能先办成这样了。”

1993年11月17日,曾在粟裕身边工作的金冶、谭肇之、秦叔瑾、黄野松、黄亦凡五人给中央写报告,建议召开粟裕同志逝世十周年纪念会或座谈会。此时已是江泽民任总书记,刘华清、张震任军委副主席。

这时,彭德怀,聂荣臻,黄克诚,谭政都已去世,最后阻碍昭雪的力量终于消失。

文史作家张雄文认为,作为粟裕嫡系的张震和长期接受粟裕直接领导工作的汪道涵在推动平反中起了关键作用。汪道涵与江泽民有师友情谊,其对粟裕的敬仰之情影响到了江泽民。1985年,江泽民担任上海市长后,指示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一代名将粟裕》。据粟裕夫人楚青介绍,江泽民担任上海市长和到中央工作以后,多次派曾庆红前往粟裕家中看望。江泽民还对曾庆红说:“只要是粟老总的事我都办。”

1994年12月25日,刘华清和张震联名发表了题为《追忆粟裕同志》的文章,同时在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和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刊登。文章除了对粟裕作了全面评价外,特别指出:“1958年,粟裕同志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受到错误的批判,并因此长期受到不公正的对待。这是历史上的一个失误。这个看法,也是中央军事委员会的意见。”这篇文章经由南京军区和总政治部先后草拟,总政治部、中央军委、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修改审定,最后由江泽民审阅发出。代表中央军委为粟裕正式、公开的平反,虽然来得太迟,但终于还历史以本来面目。

1997年,邓小平去世后,江泽民为全军召开的“粟裕军事思想研讨会”亲笔题词:出奇制胜的军事指挥艺术,创造性地运用毛泽东军事思想。进一步肯定了粟裕的杰出军事才能和历史地位。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