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政后粟裕沦为鸡肋惨遭牺牲

+

A

-
2018-03-18 22:20:26

粟裕在国共内战时期身经百战,创造了“七战七捷”的记录,但在1955年评军衔时,他却未能评上元帅。不仅如此,1958年,粟裕更是在军委扩大会议上被聂荣臻与彭德怀、陈毅等人一起批为“反党反领导的极端个人主义者”,蒙冤数十年。

战史爱好者张雄文认为中共建政后,粟裕这个为战争而生的人,也就似乎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1958年军委扩大会议上,粟裕的这种“荣光”因“得罪了两个半元帅”而戛然而止。彭德怀主持千人大会,给了他一顶“反党反领导的极端个人主义者”的帽子,残酷斗争了五十余天,即便不得不低头,诚惶诚恐八次违心作检讨,也还是过不了关。好在毛泽东没有完全忘记粟裕,或许仅仅是假借他人之手,稍稍“惩戒”一下这个“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的“完人”,也就是蒯斯曛当年所说的“麻烦”来了。

任华中野战军司令员时的粟裕(图源:VCG)

他在《名将粟裕珍闻录》一书中写道,粟裕不是元帅,却是毛泽东极为倚重的方面军统帅,屡屡被委以征战重任,堪称他与蒋介石争天下的杀手锏。

而这与粟裕的成长经历有关,张雄文在书中详细梳理了粟裕与毛泽东的关系,及粟裕的成长史。

自井冈山时代,粟裕就追随毛泽东。1929年6月,毛泽东在红四军七大上落选,黯然离开了前委书记的岗位,到福建永定的天子洞养病。

这时候,粟裕还是红四军的基层干部:三连连长,奉命带所部保卫毛泽东。这是他与毛泽东的第一次长时间的“亲密接触”,十分尽职尽责,不敢有丝毫疏忽懈怠。

毛泽东是一个很讲感情的人,对患难时支持自己的人,是十分感念的。这种“一同下过乡”的经历,情义上虽然与他跟邓小平、罗荣桓“一同下过岗”有不小的差异,但也非一般人能有的缘分。这是后来毛泽东也信任粟裕,将华东野战军的战役指挥交给他负责,并屡屡交代“不必请示”,不断委以重任的基础。

进入1950年,毛泽东对粟裕的倚重,甚至还超过了他的第一爱将林彪。不仅未答应粟裕提请林彪指挥台湾战役的建议,仍然令他负责此战;朝鲜战争一爆发,毛泽东还将粟裕从东南调往东北,列为了挂帅人物的首选,林彪反而破天荒地成为第一“替补”。

但“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随着战争硝烟的沉寂,和平钟声的敲响,粟裕这个为战争而生的人,也就似乎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1958年军委扩大会议上,粟裕的这种“荣光”因“得罪了两个半元帅”而戛然而止。

彭德怀主持千人大会,给了他一顶“反党反领导的极端个人主义者”的帽子,残酷斗争了五十余天,即便不得不低头,诚惶诚恐八次违心作检讨,也还是过不了关。

好在毛泽东没有完全忘记粟裕,或许仅仅是假借他人之手,稍稍“惩戒”一下这个“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的“完人”,也就是蒯斯曛当年所说的“麻烦”来了。

他先找到萧劲光,询问萧劲光对粟裕的看法。

萧劲光也是毛泽东多年的老人马,备受信任,是后来可以用来掺林彪“沙子”的人,却没有粟裕这样“树大招风”。他直言说:“粟裕为人正派,没有二心,是好人。”

毛泽表示同意,随后,他意味深长地传话给批判大会的组织者们,说:“粟裕同志战争年代打仗打得好,是为公的。到北京以后是为公还是为私?不能说都是为私吧!”

最高统帅话里有话,别人下手就不能不有所顾忌了。粟裕才终于得以过关,未曾走进敌我矛盾的行列。然而在这年年底,粟裕被撤销总参谋长的职位,调到军事科学院任副院长,此后再也没有得到重用。

不过有文章认为,这与粟裕的性格有关。

文章指出,粟裕性格太过直爽,不懂的迂回处理问题,他在在革命中功劳巨大,无人能及,在后来的新中国建设中,还是以当初作战的军事思想处理问题,自然容易引起他人的反感。

在新中国的建设中,粟裕既要保持以往的军事作风,要又完好的处理工作上的事情,两者思维方式不同,处理的手法思想也不同,所以最终粟裕将军在建国后没有太大的建树,也是性格使然。

后来粟裕跟陈赓在一次聊天中,突然聊到这个话题,陈赓对粟裕说道:“你两样都占,能混的好吗?”一句话道出了真相!

综编: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