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修宪删除中共领导 民主党派反对幕后

+

A

-
2018-03-11 22:02:25

2018年中共修宪,在宪法正文第一条第二款“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后增加一句,内容为:“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在很多人看来,相比国家主席任期的取消,增加的这句话更值得关注,认为这是1982年宪法删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以来,中共党的领导再一次重返宪法。实际上“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从未离开过中国宪法,1982年修宪时民主党派就曾对删除表达了反对意见,2001年时任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李鹏发表公开谈话解释宪法以正视听。

那么,中共为何在1982年宪法中删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民主党派为何反对删除中共,中共又是通过何种手段将中共党的领导保留在了宪法中?

1982年4月,宪法修改草案公布后,北京市民争相抢购参与讨论(图源:VCG)

对文革的拨乱反正,防止文革重演,是制定1982年宪法的最大目标。而1975年宪法最大的特点即是党政不分,中共党全面进入宪法,党不仅领导全国人大、提名国务院总理,党主席还统率全国武装力量。出于修正1975年宪法党政不分的需要,党政分开是当时包括中共在内中国各阶层的共识。

然而,如果党政分开,宪法作为国家根本大法,其条文中就很难有中共党这样一个社会组织的容身之地,如何体现中共党的领导就成为一个大问题。1980年10月7日,宪法修改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初步确定的宪法修改重点项目中,即有“关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问题:在宪法中如何准确的体现党的领导作用;如何明确区分党和政府”的问题。

在此之前,1979年3月30日邓小平在党的理论工作务虚会上提出了有名的“四项基本原则”——“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必须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必须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并且不容争议。在宪法修改过程中,邓小平明确指出,一定要把“四项基本原则”写入宪法。“四项基本原则”就包括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入宪就与党政分开的原则相冲突。

在1982年宪法草案起草过程中,围绕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也发生了争议。如黑龙江一位名叫文强的群众就给宪法修改委员会去信,建议将宪法正文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宪法研究室提出的12条宪法修改建议中,第三条强调宪法要体现党政分开的原则,要求“将现行宪法第二条‘中国共产党是全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等内容,移入序言中。在其后的具体条文中不必再做此项规定”,宪法中中共领导全国人大、提名国务院总理、党中央主席统率武装力量也建议删除。也就说主张在宪法正文中删除中共,将中共党的领导移入序言。

著名经济学家孙冶方也给宪法修改委员会秘书长胡乔木写信并请转呈宪法修改委员会,建议取消宪法中关于党的领导和国家指导思想的条文。即取消1978年宪法第二条:“中国共产党是全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工人阶级经过自己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实现对国家的领导。”

在宪法起草委员会秘书处举办的专家座谈会上,主攻政治学的中国民主同盟领导人潘大逵教授也提出1978年宪法第二条党政不分,认为“不应当对党的领导在宪法里做具体规定,如果一定要有,则放在宪法序言中较为恰当”。民盟的杜若君、武汉大学法学教授何华辉、北师大历史学教授黄德禄则主张将包括党的领导在内的四项基本原则写入宪法序言,以免引起思想混乱。

最终在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宪法修改委员会副主任彭真、宪法修改委员会秘书长胡乔木主持下,1982年初出炉的宪法草案(讨论稿)中,中共全面退出宪法正文,中共党的领导、四项基本原则进入序言,“从叙述中国近代历史发展的事实来表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在接下来的讨论中,根据时为宪法修改委员会秘书处工作人员的著名宪法学家许崇德教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史》记述,似乎中共对于退出宪法正文进入序言并无意见,反而民主党派提出了反对意见。

1982年3月9日,宪法修改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分组讨论宪法草案时,宪法修改委员会委员、民主建国会中央副主任委员孙起孟就对宪法中删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提出了质疑,认为中共的“领导地位和作用,在中国人民的现实生活中,已经完全得到肯定,但并不等于说,在宪法中不需要用明文给以明确的反映。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作用,序言中只是作为历史过程来表述是不够的,应在宪法中庄严地做出明确的规定”。

3日10日,宪法修改委员会委员、民主建国会中央副主任委员孙晓村建议参考1978年宪法,将“中国共产党是全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工人阶级经过自己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实现对国家的领导”写进宪法第一条第二款。

4月的宪法修改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胡乔木就第二次全体会议后形成的宪法草案(修改稿)向会议做了详细说明。据许崇德披露的胡乔木讲话内容,并不涉及中共退出宪法正文进入序言,也就说在修改稿中这一点仍然保持了原样,没有接受民主党派的意见。

同月,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将宪法草案修改稿向全社会公布,交全国人民讨论,同时彭真还发表讲话殷切希望“台湾同胞、港澳同胞、海外侨胞行使神圣的权利,深入讨论宪法修改草案”。

1982年8月底,为期4个月的宪法讨论结束,宪法修改委员会委员、秘书处副秘书长胡绳称,“各地80%至90%的成年公民参加”了宪法讨论,中共中央各部门、国务院各部委和直属机关、中国人民解放军、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共90多个单位向宪法修改委员会送去了修改意见和建议。

1982年11月23日,宪法修改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通过了提交五届人大五次会议审议的宪法草案。12月4日下午,五届全国人大3,421名代表中3,040人出席会议,以3,037票赞成、0票反对表决通过了宪法草案,1982年宪法出炉,中共退出宪法正文进入序言成为定案。

中共党的领导退出宪法正文进入序言,很多人就认为1982年宪法删除了中共党的领导,由此还引发了法学界的一个争议,宪法序言是否具有法律效力。具有则中共党的领导仍在宪法中,不具有则1982年宪法删除中共党的领导成立。

为此,2001年12月3日,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李鹏在全国法制宣传日座谈会上发表讲话称,“改革开放以来,历次党的代表大会确定的重大方针政策,党中央都及时向全国人大提出修改宪法的建议,按照法定程序变成国家意志,其中最重要的内容写入宪法序言,具体内容写入宪法条文”,“宪法序言,最集中地体现了党的基本主张和人民的根本意志,是宪法的灵魂,同宪法条文一样,具有最高法律效力。违反宪法序言,就是在最严重的问题上违反了宪法。”

中国全国人大按照宪法规定具备解释宪法、监督宪法实施的权力,全国人大委员长同时也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党内排名第二的李鹏发表这番讲话,无疑是在某种意义上终结了关于宪法序言是否具备法律效应的争议。中共党的领导从未离开中国宪法,所谓1982年宪法删除毫无意义,2018年修宪进入宪法正文也没什么大惊小怪。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