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向前:被刻意忽略的中共抗日名将

+

A

-
2018-03-10 02:05:22

徐向前,中共十大开国元帅中唯一的北方人,长期以来被认为是最被低估的中共战将,相比林彪、粟裕一点也不逊色犹有过之。持这一观点的人,大多都以徐向前两次国共内战时期担任红四方军总指挥、晋冀鲁豫军区第一副司令的辉煌战绩来论证,1949年国统区出版的《中共人物群像》中也称徐向前为“中共第一流的战略战术家”,却忽略了徐向前在抗日战争中的作为。1938年首次独当一面,率129师一部进军河北南部平原地区,徐向前就以“人山”战略开创了冀南抗日根据,可能也正是这次独当一面,为他赢得了更大的机遇,主持山东战略方向的抗战。

1937年5月,西路军失败后回到延安的徐向前(图源;VCG)

1937年抗战爆发后,根据中共与国民党的协议,红四方面军红4军、红31军及陕北红军一部改编为八路军129师,徐向前出任副师长,东渡黄河进入山西抗日。因徐向前与阎锡山同为山西五台人,并且徐向前早年毕业于太原师范与阎锡山有师生之谊,在进入山西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徐向前实际承担的是利用故旧关系统战阎锡山及其所部,直到山西大部沦陷后才回到129师从事军事工作,真正独当一面还要等到1938年。

1938年春,侵华日军为准备武汉战役,大量抽调华北日军南下,造成华北平原地区日军兵力空虚。4月,中共决定八路军到河北、山东平原地区开展游击战争,129师前往河北平原,这是中共在平原地区开展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根据地的开始。

4月下旬,129师决定全师主力分为左右两路纵队,左纵队以129师陈锡联769团、115师韩先楚689团及曾国华支队组成,由徐向前率领进入河北南部平汉铁路以东活动,又被成为“路东纵队”。陈锡联与韩先楚都来自原红四方面军。右路“路西纵队”以陈赓386旅组成,由陈赓率领到平汉铁路以西邢台、沙河一带活动。东西两路互相配合,威胁日军控制的平汉铁路、津浦铁路两大交通干线,形成东接鲁西北、南下河南北部的有利态势。

4月底,徐向前率部抵达河北南部的南宫县(今河北省邢台市南宫市,临近山东省),与先期抵达的陈再道、宋任穷等汇合。面对河北南部30多个县日军、伪军、国民党军、八路军犬牙交错,会道门组织及各种义勇军、保安队、民军等杂牌武装盘根错节的局面,徐向前首先提出了抗日政权建设,以南宫为中心建立以中共主体的各级抗日政权,成立了冀南军政委员会作为统一战线的政权机构行使权力。

与此同时,鉴于平原地区相比山区不利于游击战争的特点,徐向前在《群众周刊》上发表了《开展河北的游击战争》一文,提出“创造平原地区的‘人山’的口号”。

“游击队活动的依托,一方面是地形上的便利条件,如山地森林等等,另一方面是与广大人民的结合。但游击队要自己能巩固和发展,并进行机敏的灵活的动作,其主要条件是取得广大人民的拥护与帮助。周恩来同志说:‘军队与游击队是鱼,而人民是永。’这个比喻是最正确不过的。河北是人口较稠密的区域,假如我们能在河北平原地上,把广大的人民推动到抗日战线上来,把广大的人民造成游击队的人山,我想不管什么样的山,也没有这样的山好。”

所谓的“人山”即是以人为山,以中共游击队“良好的纪律,具有抗日的高度积极性,在一切行动中,真正表现自己是为民族利益而斗争,真正站在保护人民的利益上”的政治工作,赢得民众的支持。

通过这些举措,1938年8月,中共在冀南成立了冀南行政公署,下辖6个专区、51个县级政权,民主人士杨秀峰当选公署主任,宋任穷当选副主任。中共在冀南真正站住了脚跟,建立了冀南抗日根据地。

据徐向前个人回忆录记载,到9月底,冀南八路军配合地方武装“解放临清、高唐、临漳、内黄、清丰、滑县等二十多个县城,消灭日伪军万余人,争取伪军反正五千余人,收编数十股杂色武装和二十余县的民团、保安队,建立了五十一个县的政权,控制了西起平汉线、东至运河,南起豫北,北至滹沱河以南的广大地区,人口逾八百万”。

1938年底,徐向前领导冀南抗日根据地,粉碎了国民党河北驻军掀起的反共高潮。1939年春夏,日军集中兵力扫荡华北抗日根据地,其中5个师团3万余人分11路围攻冀南八路军,就连徐向前都承认“这次反扫荡异常艰苦”,但到1939年5月日军不得不撤出根据地。

徐向前将这一反扫荡的成功归咎于“人山”战略——“各县、区、村均建立起群众性的抗日武装,十八至四十五岁的男性几乎普遍参加了自卫队或游击小组。各种抗日群众组织,迅猛扩展。仅南宫县的农民协会、妇女救国会、工会、青年抗日先锋队等团体,即拥有数十万会员。在反扫荡中,群众创造了挖地沟对付日寇的办法。在广大平原上挖了总长达万里的道沟……”

1939年5月,徐向前奉命前往山东工作,从此离开了冀南,离开了129师。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