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出台丑闻:人大代表退场表示抗议

+

A

-
2018-03-07 16:24:00
2017年10月14日,湖北省宜昌市三峡工程大坝坝前接近最高水位呈现的宏伟景观(图源:VCG)

关于中国国务院前总理李鹏推出的三峡工程,争议一直不断。有报道称,近三分之一的中国全国人大代表投了反对票或弃权票,创下历史记录。

美媒《华尔街日报》3月5日报道,1992年﹐针对批准三峡工程的动议﹐近三分之一的人大代表投了反对票或弃权票;该工程后来对环境造成破坏﹐并导致逾100万人移居他处。

多维新闻网3月7日发表《台湾代表投出两会第一张反对票》,文章还原了当时的情景:1992年3月份,在七届中国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人大表决三峡工程提案的时候,一直反对三峡工程的黄顺兴没有得到发言的机会。根据《议事规则》,委员长必须安排发言,但是到表决前的最后一刻,黄顺兴都没有被安排发言。他当即在座位上举起手,要求即席发言,但时任委员长的万里不予理睬。他从自己的位子上站起来坚决要求发言,此时,全场扩音系统突然关闭了,只剩大会委员长面前的一个麦克风还在工作。黄顺兴等25名代表以退场、不按表决器表示抗议。他仍说:“大水又不会淹到我台湾去,我是站在全国人民的立场上的。”

在黄顺兴的离席抗议下,有三分之一的委员投了反对票或弃权票。事后,面对记者,黄顺兴当场表明不愿再当这个人大代表。第二年,黄顺兴果然辞去中国全国人大常委职务。后来接受采访时他说:“我也想不通。一届政府,一个代表国家最高权力的人民代表大会,而且还在全国、全世界的瞩目之下,为封锁一个代表的发言,怎么到了不惜公然违宪的程度。我想,可能有那么一批人,已经头脑发热到三峡工程非通过不行、就怕我的发言给这通过造成哪怕一点点干扰的程度。我又想,动机如果纯正,为了国家人民,听听大家意见,有什么不可以呢?没有必要这样嘛!更况且,学者们提到的不过是方方面面的技术问题,你如果在这方面有把握,为什么不敢让人家说呢?”

之后,黄顺兴退出了政坛,但依然关心中国大陆的农业及环境保护问题。而他的出现也告诉了人大代表,人大不应是橡皮图章。

由于争议不断,当三峡大坝在封顶时,中共中央领导都没有出席,现场只举行了简单的庆祝仪式。

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长河孤旅》披露了中国水利、水文学专家黄万里对三峡的看法,他曾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黄万里一生坚持反对修建长江三峡水利工程,但他的意见均未被决策者采纳。

从三峡工程筹建的那一刻起,它就与各种争议相伴。早期的不同意见多偏重于经济和技术因素,普遍认为经济上无法支撑,技术上也无法也难以实现预定目标,并且移民的难度极大。争议还包括:三峡工程对当地地质的影响,对气候的影响等。

三峡工程的支持者们相信该工程将具有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并能拉动整个国家国民经济的发展。而反对者们则认为该工程劳民伤财,是政府领导人好大喜功、打算青史留名的表现。

1992年中国国务院向全国人大提交三峡工程建设议案的举动,便被广泛质疑是江泽民、李鹏等人刻意要把三峡工程办成“铁案”。当时有人认为人大代表多非专业人士,由他们来决定工程的命运并不合适。而即使在审议过程中,人大代表们也普遍反映国务院提交议案中的可行与不可行理由严重不对称,甚至还抱怨官方用种种手段干扰和影响人大代表的决策。1992年4月7日该议案终于进入表决程序,共有2,633名人大代表参与表决,结果是赞成1,767票,反对177票,弃权664票,未按表决器的有25人。表决虽然获得通过,但赞成票只占总票数的三分之二左右(67%),是迄今为止中国全国人大所通过的得票率最低的议案。

在国防安全方面,有人担心一旦中国卷入战争或者遭受恐怖主义袭击时,三峡大坝将成为受袭的目标。不过乐观者认为,轰炸这种关系数亿人民生命的民用目标是严重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在现代战争中不会出现。同时,三峡大坝极其庞大,一般恐怖组织所使用的手段都难以对大坝造成整体性损毁,即使是炸较薄弱的船闸,由于有五级船闸,而且建于与大坝并不相连的坛子岭,因此也不会引起溃坝。

综编: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