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代表投出中国两会第一张反对票

+

A

-
2018-03-07 03:40:36
1992年七届人大五次会议上,黄顺兴要求公开发言,表达对三峡工程的不同意见 (图源:VCG)

“我反对”,1988年3月29日的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台湾代表团黄顺兴代表在麦克风前讲了反对周谷城担任主任委员的理由:“主任委员周谷城先生学问很高,我非常钦佩,但他89岁了,这么大岁数的人,不应该再辛劳他了。难道就没有年轻人为国家做事?”

这是自1954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以来,第一次出现反对的声音。尽管周谷城仍当选为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但在黄顺兴的影响下,最后有11人投反对票,61人投弃权票,打破了一致通过的历史。

黄顺兴会喊出“我反对”并不是偶然之举,在台湾时,他就是著名的“黄大炮”。

在国民党入台后,黄顺兴一直支持台湾民主运动,是《美丽岛》编辑暨党外候选人联谊会四个发起人之一。黄曾任台东县长,并连任两届立法委员。他和一批知识分子常抨击时政,受到国民党当局打压。

1985年,黄顺兴利用到美国探亲的机会赴中国大陆,后于北京定居,任中国农业科学院顾问。没想到自此开启了他在大陆的政治生涯。

作为难得前来大陆的台湾人,黄顺兴成为统战对象。1986年10月9日,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会见从台湾来大陆定居的黄顺兴、张春男。在此次会见中,胡耀邦希望黄顺兴到全国人大或全国政协参加政治生活。黄顺兴对此毫无兴趣,他不愿充当妆点统战门面的食客。中共了解他的态度后,由时任书记处书记习仲勋批准其成为全国人大代表。

统战部本来提议其为全国人大代表,由湖北省选举。但黄顺兴不同意这个安排:“这样不行,我不是湖北人,又没有在湖北工作过,怎么去当湖北省的人民代表?局外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种‘安排’。我当人大代表,应由台湾同胞选举。当‘安排’的人大代表,会影响我在台湾同胞中的形象。”中共接受了这个提议,后由全国人大台湾代表团选举黄顺兴为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并且当选为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在台湾以敢于提反对意见闻名的黄顺兴不可能当政治花瓶。他不仅投了两会历史上的第一张反对票,还因深圳经济特区的授权法案(授予深圳立法权,而广东省还没有)明显违宪而开炮,这个法案是由李鹏领导的国务院提出的,在当时是一个空前的出格举动。有了黄顺兴带头,这个提案遭到了多个省代表团的反对,反对票、弃权票多达1,079票,占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人数的36%。

黄顺兴不仅带来了久违的民主气息,还提议让两会程序更为民主。他提出应该设立“秘密投票处”,认为无记名投票参与者挨得很近,不仅投票的结果都能被看到,违背了秘密投票原则,也侵犯了代表的权利。与此同时,黄顺兴坚持设立大会发言一项,他认为不管小组讨论怎么样,大会是全体代表沟通的最后一个机会,这个权利不可被剥夺。

黄顺兴还提议允许记者进入大会会场采访。他说:“人大号称最高权力机关,类似现代国家的国会,国会怎么可以不许记者进会采访?国会讨论的情况怎么可以不马上传播出去与大众见面?外面的意见怎么可以不迅速返回来?如果这些都没有,怎么能具代表性?要建立这样一个循环,媒体记者是少不了的。世界上无论那个国家,包括独裁的蒋介石政府都有,为什么人民民主的共和国反而没有?”

当时人大委员长是万里,黄顺兴的提议被接受并落实,记者室、秘密投票处以及《议事规则》都出台了,这成为大陆民主化的重要进程。

1992年3月份,在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人大表决三峡工程提案的时候,一直反对三峡工程的黄顺兴没有得到发言的机会。根据《议事规则》,主席必须安排发言,但是到表决前的最后一刻,黄顺兴都没有被安排发言。他当即在座位上举起手,要求即席发言,但时任主席的万里不予理睬。他从自己的位子上站起来坚决要求发言,此时,全场扩音系统突然关闭了,只剩大会主席面前的一个麦克风还在工作。黄顺兴等25名代表以退场、不按表决器表示抗议。他仍说:“大水又不会淹到我台湾去,我是站在全国人民的立场上的。”

在黄顺兴的离席抗议下,有三分之一的委员投了反对票或弃权票。事后,面对记者,黄顺兴当场表明不愿再当这个人大代表。

第二年,黄顺兴果然辞去全国人大常委职务。后来接受采访时他说:“我也想不通。一届政府,一个代表国家最高权力的人民代表大会,而且还在全国、全世界的瞩目之下,为封锁一个代表的发言,怎么到了不惜公然违宪的程度。我想,可能有那么一批人,已经头脑发热到三峡工程非通过不行、就怕我的发言给这通过造成哪怕一点点干扰的程度。我又想,动机如果纯正,为了国家人民,听听大家意见,有什么不可以呢?没有必要这样嘛!更况且,学者们提到的不过是方方面面的技术问题,你如果在这方面有把握,为什么不敢让人家说呢?”

这之后,黄顺兴退出了政坛,但依然关心大陆的农业及环境保护问题。而他的出现也告诉了告诉人大代表,人大不应是像皮图章。人大代表们逐渐学会用现代政治规则行使职权,两会上的反对票与弃权票逐渐增多,再也不是新闻了。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