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革

+

A

-
2018-02-16 03:09:10

对于文革爆发的原因,中共《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认为,毛泽东的错误领导是直接原因,中共对于社会主义建设缺乏准备与研究等是社会历史原因。多年来,中外史学界也提出了许多看法,有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文革爆发的最深层原因是,毛泽东在1958年搞大跃进导致三年大饥荒,毛唯恐大权旁落,担心身后像斯大林一样被清算。便在创造经济奇迹走不通的情况下发动文革,希望创造政治奇迹,以维护自己生前的权力与身后的地位。

文革期间,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达到顶峰,已经完全被神化(图源:VCG)

“七千人大会让毛主席憋了一口气”

在完成第一个五年计划后,1958年毛泽东提出“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号召“超英赶美”。会后,全国各条战线掀起大跃进高潮,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泛滥。由于大跃进运动以及牺牲农业发展工业的政策导致全国性大饥荒,有学者统计饿死三千万人。

到了1961年,面对大饥荒的严峻形势,毛泽东不得不暂时退却,让刘少奇等务实派领导人出面收拾局势。按照1956年中共八大通过的党章,党代会每届任期五年。1961年就该召开九大换届。毛泽东深知,假如按期召开九大,他的错误势必会遭到某种批评与追究。因此毛泽东决定不开九大。

而刘少奇在1961年结束历时44天的湖南农村调查,带着调查研究成果回到北京后,立即对大跃进的失败作出深刻的检讨。他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讲话指出,这几年发生的问题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中央要负主要责任,再不能继续这样搞下去了。1962年,中共召开七千人大会,中央、各中央局、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及地委县委、重要厂矿企业和部队的负责人共七千多人参加,刘少奇重提“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并特别提出:“彭德怀同志(庐山会议)信中说的一些具体事实,不少是符合实际情况的。”

刘少奇讲话结束后,全场热烈鼓掌,说明其讲话获得大多数与会人员的高度赞扬和认可。然而,这些话语令毛泽东十分不爽,毛泽东随后宣布散会。按照惯例,一般总要评说几句,但毛泽东没有对刘少奇的讲话作任何评价。这就是文革爆发后,江青说过的一句话“七千人大会让毛主席憋了一口气”的原因所在。

七千人大会没有发布公报或决议,媒体也没有任何报道,一般中国民众不知情,毛泽东的地位与形象似乎没有任何变化。然而在党内,尤其是上层,刘少奇获得巨大声望,毛泽东的个人威信则降到中共七大以来的最低点。

在七千人大会后,毛泽东前往南方,由刘少奇主持中央日常工作。他提倡在农村推行“责任田”、“包产到户”,并在政治上为1958年后历次运动中搞错的干部平反。1959年庐山会议后反右倾运动中受整的人,除彭德怀、张闻天、黄克诚、周小舟等少数人外,也基本平反。由此,社会上刮起“单干风”和“翻案风”,毛泽东认为风源来自刘少奇,这是带有“资本主义复辟”性质的严重问题。

七千人大会结束后还不到八个月,在1962年9月举行的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毛泽东重申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仍然是中国社会主要矛盾,提出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号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并断言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资产阶级都将存在和企图复辟,成为党内产生修正主义的根源。就这样,毛泽东变被动为主动,一举夺回话语权,重新强化自己的领袖地位。

文革期间,刘少奇被毛泽东斥为“走资派”并惨死。图为1962年五一劳动节晚,毛泽东、刘少奇(右)在北京天安门观礼台上(图源:VCG)

毛泽东认定刘少奇是中国的赫鲁晓夫

1963年,由于毛泽东认为全国“三分之一的政权不在我们手里”,中国开展“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四清运动)。刘少奇被毛泽东委任为运动总指挥。在四清运动的性质问题上,毛泽东与刘少奇又发生新的矛盾。在1965年中共政治局召集的讨论《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的全国工作会议上,矛盾激化了。

这次会议是由邓小平负责组织的。按当时惯例,一般工作会议毛泽东并不参加,但这次毛泽东坚持要参加并讲话。在讲到四清运动的性质时,他强调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矛盾。这时刘少奇却插话说:“各种矛盾交叉在一起,有四清和四不清的矛盾,有党内和党外的矛盾的交叉,还是有什么矛盾解决什么矛盾为好。”

在党内民主生活正常时,领导人讲话时互相插话,本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然而,个人专断作风逐渐膨胀的毛泽东,对此却不能容忍了,心中酝酿起一股风暴。更何况,他早已认为刘少奇是右倾路线的代表。

第二天,会议继续进行。毛泽东带来两本书,他说,这里有两本书,一本是《宪法》,我有公民权;一本是《党章》,我有党员权利。现在,你们一个人不让我来开会(指邓小平),一个人不让我讲话(指刘少奇)……

这次全国工作会议最后否定了以刘少奇为主制定的《十七条》,通过了按毛泽东意见起草的《二十三条》。确认运动的性质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矛盾”,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就把运动矛头指向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政领导人。纠正四不清作风,变成了党内斗争。

毛与刘邓之间的矛盾公开化了,会后,陶铸、安子文等找刘少奇谈话,说他不该插话,对毛泽东不够尊重云云。以后,在中共政治局生活会上,刘少奇作了自我批评。但是,毛泽东却说:“这不是尊重不尊重的问题,而是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的问题。在原则问题上,我是从不让步的。”从此,毛泽东心中决计要与刘少奇分道扬镳,认定刘少奇是中国的赫鲁晓夫,认为复辟资本主义的危险迫在眉睫,便发动文革来铲除掉他。

1966年8月,发动文革两个月后,毛泽东在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发表《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不点名地指责刘少奇,明确提出党中央有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此后,《人民日报》发表题为《无产阶级专政和叛徒中国赫鲁晓夫》的文章,称“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还影射刘少奇是“中国的赫鲁晓夫,反革命的理论是他提供的,反革命的活动是他策划的,他是中国一切反动势力的总后台”,提出要彻底摧毁以中国赫鲁晓夫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