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选手“被犯规” 韩国主场上的黑历史

+

A

-
2018-02-14 04:24:10

在2月13日晚进行的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比赛中,中国队4名队员遭到争议判罚被取消比赛成绩。中国队主教练李琰在赛后表示,“是中国队没有做好自己”,不过她在听到判罚后直接转身离场,恐怕才是她真正的心声。同一天,日本男子短道速滑选手斋藤慧在赛外药检中被查出兴奋剂阳性,日本代表团称在上月药检中,斋藤“一切正常”,暗示有人“有意下药”或调换检测样本,矛头直指东道主韩国。虽然这种说法遭到了一些质疑,但也有人相信,毕竟韩国在主场时的不择手段已经不是新闻,甚至见怪不见。

2月13日,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1000米预赛,中国选手武大靖晋级,任子威、韩天宇被判罚。图为武大靖(中)在比赛中(图源:VCG)

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期间,韩国同样占尽了主场优势,于是拳击比赛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结局,《拳击新闻》把中量级比赛描述为一场伴着喧闹的“可耻的比赛”。

在裁判“不让东道主难堪”的心态下,韩国选手朴思勋不可思议的战胜夺冠热门美国选手小罗伊·琼斯(Roy Jones Jr.)取得了71公斤级冠军。尽管琼斯没能拿到属于自己的金牌,他却获得了瓦尔·巴克奖杯(Val Barker Trophy),一项仅授予在整个奥运拳击比赛中表现最出色,拳风最漂亮的拳击运动员的最高荣誉。

事后,这三位裁判中,有一位承认自己裁判失误,而国际奥委会最终公布的消息是,经调查,那三名裁判皆曾与韩国官员一同用餐,他们都被吊销了裁判执照。

2002年釜山亚运会期间,韩国在体操项目中依靠裁判的绝对优势——42位裁判其中20位来自于韩国——夺得了6枚金牌,与中国并列。

2014年仁川亚运会期间,韩国再次为夺取金牌做了精心准备,让羽毛球比赛陷入“空调门”。韩国人利用空调故意控制风向,与韩国选手对阵的日本队与印尼队均感受到了空调神风的魅力。在决赛时,韩国男团同样奇迹般的战胜了中国队,夺得冠军。

不过最臭名昭著的还是2002年韩日世界杯,这次韩国足球队将东道主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

在小组赛中,葡萄牙队领到莫名其妙的红牌,被罚下了两个人,最后不得不用404阵型来比赛;意大利球员被各种恶意犯规,裁判却视而不见,反而将意大利球员罚下去一个,还被判一个点球;西班牙两个漂亮进球被判罚越位无效。国际足球联合会(FIFA)制作的DVD世界杯的“10大嫌疑误判”中有四个出自韩国队身上。进了四强成为了韩国人吹嘘的资本,却也被全世界球迷唾弃。

但是韩国不能永远是主场,为了客场作战能取得更多的成绩,韩国也摸索出一套方法。

在冬季项目上,韩国具备一定实力。因此在一些冰上项目,韩国一直使用犯规战术,尤其是针对东亚的竞争对手——中国,“牺牲小我”以帮助队友获得金牌。这种故意犯规几乎成为韩国团队的保留项目,每年都有类似新闻,造成严重后果的有两次。

2008年短道速滑世界杯日本站女子1500米决赛中,周洋以一敌三个韩国选手,然而为确保冠军,韩国选手郑恩珠对周洋进行故意犯规,导致周洋摔出赛场造成颈椎错位。

令人发指的是,犯规吃到黄牌的郑恩珠还在国内受到好评,一些极端的韩国网友甚至表示,是中国的孟晓雪在一次比赛里导致2006年意大利都灵冬奥三金王韩国名将陈善有受伤,这次郑恩珠犯规只是还以颜色罢了。

2010年短道速滑世界杯上海站男子500米半决赛角逐里,中国选手韩佳良因韩国选手金炳俊“犯规干扰”而摔出赛道,随后被金炳俊的冰刀割伤,当即血染赛场,被担架抬出场外。经现场医生确认,韩佳良伤势为腹部、手臂和手腕三处划伤,而金炳俊并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其实韩国这种对获胜、对夺得金牌的病态心理中国也曾出现过,中国官方曾经痛批这种心态“国旗升起大伙儿都跳、都哭、都欢呼。如果输了呢?大伙就骂、就砸、就闹事。一个在心理上再也输不起的民族。”

然而中国早已摆脱这种病态,在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上,针对混乱的治安与赛场管理,中国网民调侃称“奖牌不重要,平安回来就行”。

韩国人却一直没有摆脱这种心态,不少评论指出,比赛在韩国首尔进行,韩国队知道最后会得到有利判罚,在超越的时候完全不会有所顾忌。 这种沉重的现实让“平安归来”的呼声再次出现,但此次不复两年前的轻松。

撰写:森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