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端裁判所:天主教的利剑

+

A

-
2018-02-12 04:05:54

那些身穿长袍的教士,不由分说地驳斥异端,不分轻重地判处极刑,不恤老弱地刑讯鞭笞,一切敢于挑战权威的人,都会被送上绞架或火柱。

教皇国梵蒂冈(图源:Getty)

这是对宗教裁判所的描绘,自从392年天主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以来,随着势力的扩张,天主教会从社会的统治者发展到了精神世界的控制者,并用精神控制强化对社会的控制。

凭借着那些虔诚的教徒,教皇甚至可以与欧洲君主一较长短:格列高利七世(Gregory Ⅶ)进行了一系列提升教皇地位的努力,并迫使德皇亨利四世(Heinrich IV)跪在雪地里三天三夜;乌尔班二世(UrbanⅡ)用著名的“以父为名”演讲挑起了基督教世界对东方异教徒的十字军东征,在这个疯狂的年代里成了整个西欧的精神核心;号称“万皇之皇”的英诺森三世(Innocent III)利用高超的外交技巧迫使英国、丹麦、葡萄牙、瑞士等国王称臣,奠定了西欧的政治格局。

然而与异端的较量,自天主教壮大后就一刻没有停止,基督教诺斯替派、马西昂派、孟他努派、阿里乌派、阿波利拿里派、聂斯托利派、一性论派、贝拉基主义、多纳图派等等无时不刻在挑战着罗马教会规定的正统信仰和教义。到了中世纪,异端的概念已不限于教义方面的错误,还包括基督徒生活与操持方面的“错误”。

这些异端如此之多,英诺森三世直接选择了残酷的镇压,由此形成的传统则长久地在历史上发挥影响。其侄子、继任教皇的格列高利九世(Gregory IX)创办了宗教裁判所,并宣称迫害异教徒是教廷的职责之一。而英诺森三世创立的用火刑烧死异教徒的做法也被沿袭了下来,火刑柱后来成为无数坚持真理不盲从教廷的志士的殉难标志。

异端会被视为危及这个政治宗教体系稳定的不良因素,毕竟教皇的权威就是建立在民众信仰的基础上,且无可替代。英诺森三世面对政敌,仅用革除教籍一招就能让一国君王失去民主的支持,所以罗马教会要严格掌控对教义的解释权。

而为了威胁和强迫异端们回归“正宗信仰”的轨道,告密、秘密档案、随意的缺乏确凿证据的逮捕、连同恐怖的火焚和严刑,异端裁判所使用的手段越来越恐怖。他们甚至连死人都不放过,许多死人被从坟墓中刨出来,再执行火刑。在异端裁判所存在的约500年间,西欧各地受到迫害的人何止百万,据统计,仅仅西班牙一地,就有38万人被判为异端受到迫害。

异端裁判所也曾被天主教会用以对付宗教改革家。1415年康斯坦茨公会议将英国宗教改革的晨星威克里夫(John Wycliffe)定罪焚尸,捷克神学家胡斯(Jan Hus)及其门人也被判处火刑。16世纪以后不少科学家、思想家如布鲁诺(Giordano Bruno)、伽利略(Galileo Galilei)等,因其科学发现与教会传统观念相抵触,也受到异端裁判所的残酷迫害。

异端裁判所烧死所有的异端也无法改变教会占有土地、教皇兜售赎罪券、教士的生活奢侈堕落的现实,一场席卷欧洲的宗教改革势必难以避免。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