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十年:文革究竟带给中国什么

+

A

-
2018-02-17 06:02:38

中国历史教科书在谈及文革时,曾用过“十年动乱”的表述。中国著名历史学家、解放军国防大学中共党史教员王年一,其记述文革十年历史的代表作,直接被冠以《大动乱的时代》的书名。中共官方在《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则将文革定性为内乱,给中国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无论是内乱也好动乱也罢,都是一个乱字当头,蔓延全国的武斗一度甚至使整个国家处于内战的边缘。

文革中的“革命小将”红卫兵手持毛泽东语录、画像在天安门广场留影(图源:VCG)

动乱

1966年5月29日,清华附中预科651班在所贴的大字报上首次使用了“红卫兵”一词,意为“保卫毛主席的红色卫兵”。在毛泽东“造反有理”的鼓舞下,红卫兵运动开始席卷全国,中国开始进入动乱状态。

据统计,1966年8月、9月间,北京市共有33,695户家庭被红卫兵或自称红卫兵的人员抄家,红卫兵在一个多月内获得了103,000两(约5.7吨)黄金、345,200两白银、5,500余万人民币现金,以及613,600件古玩玉器等。在上海,仅8月23日至9月8日期间就有84,222户家庭被抄家,其中1,231户为教师或知识分子,红卫兵除获得了大量的金银珠宝外,还获得了美元334万元、价值330万元人民币的其它外币、240万民国银元,以及3.7亿元人民币现金或凭证。据1966年10月的中共中央工作会议文件称,至此之前全国的红卫兵仅黄金就获得了1,180,000余两(约65吨),并将这称为充公“剥削阶级”的不义之财。

继红卫兵运动之后,以1967年1月上海“一月夺权”为起点,文革进入全面夺权阶段,各地造反派纷纷冲击各级政府夺权。全国各级政权,从省级到工厂、学校的政权机构,全部改为革命委员会取代。

夺权运动中,不仅各级政府被打倒、干部遭到迫害,造反派的分裂与派系斗争甚至引发了“武斗”,利用抢夺的武器装备火拼。1967年7月至9月间重庆的一系列武斗,由于重庆属于军工重镇,冲突双方甚至出动了军舰、大炮、坦克等重武器,投入上万人,造成1,170人死亡,600余人失踪,受伤3,000余人。1967年8月31日,发生在徐州的踢派和支派831之间的武装冲突。踢派总共动用了山东济南、薛城、枣庄,以及安徽淮南、肖县,以及徐州附近丰县、沛县、邳县、铜山等地农民和工人共5万人进城进行武装冲突。1967年8月至10月间,湖南道县还曾发生针对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的武斗事件,造成的死亡人数达4,519人,其中4,193人被杀,326人被迫自杀。

在这场武斗运动中,1967年7月前往武汉解决湖北文革问题时,甚至发生了造反派冲击毛泽东居住的东湖宾馆,毛泽东误以为发生兵变,不得不乘飞机离开武汉,这是毛泽东在文革中唯一一次乘飞机出行。以至于,1971年毛泽东在会见斯诺时,曾不无感慨地说“1967年7月和8月两个月不行了,天下大乱下”。

就连毛泽东都不得不承认“天下大乱”,毛泽东自己的住所都受到冲击,以为发生兵变,文革之动乱可见一斑。

文化浩劫

红卫兵四处串联并散发传单、张贴大字报、标语,开会演说辩论,对各地的事物进行改名活动,以“破四旧”的名义冲击寺院、庙宇、教堂等,大肆砸毁文物,破坏古迹,焚烧书籍、字画,中国文物古迹遭遇浩劫。

圆明园遗址再次遭到破坏;陕西黄帝陵遭到永久性破坏;湖南炎帝陵被夷为平地;陕西仓颉庙多处石碑被毁,陵墓遭刨挖;山西舜帝陵被挖,并在墓上挂上了大喇叭;浙江会稽山大禹庙被拆,大禹的塑像被砸烂,头颅被放在平板车上游街;西藏扎什伦布寺的佛塔中存放的五世至九世班禅的遗骨被红卫兵挖出肢解抛弃;山东孔庙也遭到毁灭性打击,孔墓被铲平,孔子遗骸不知所终……。

究竟有多少文物在破四旧中被毁坏,至今都无法确切统计。仅北京市1958年第一次文物普查时记载保存下来的古迹6,843处,“破四旧”中毁坏了4,922处。据统计,从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仅红卫兵五大领袖之一、北京师范大学学生谭厚兰率领红卫兵到山东破坏孔府、孔墓、孔林就毁坏文物6,000余件,烧毁古书2,700余册,各种字画900多轴,历代石碑1,000余座,其中包括国家一级文物70余件,珍版书籍1,000多册。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