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最后一个春节:生命垂危 江泽民坐镇

+

A

-
2018-02-18 20:35:47

1994年2月春节前夕,邓小平又来到了上海。这是邓小平自1988年以来第7次在上海过春节。

中国领导人在哪里过春节有着重要的政治涵义,虽然邓小平已经退居二线,但他的影响力从未退出中国政坛。

1997年2月20日,邓小平逝世翌日,一名中国民众在天安门前举起邓小平遗像悼念(图源:VCG)

邓小平的长女邓林回忆说,1994年的时候,邓小平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行走都很困难,但还是在上海参加春节团拜会,还在说,“我们一定要紧密团结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他亲自说出这句话,就是要帮助江泽民立住脚。

在平稳完成权力交接后,邓小平从公众眼中消失了。1994年10月1日,邓小平在观看国庆焰火时留下了生前公开发表的最后一张照片,并从此再也没有特意公开露面。

1996年12月12日,邓小平因呼吸道疾病住进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南楼病房,此前邓小平被多次误报已经逝世。他的心脏健康,肝脾也好,没有老年人常见的糖尿病或者前列腺炎,致命的问题发生在神经系统,这在医学上叫做“帕金森综合征”,是一种没有办法根治的疾病。在邓小平住进医院时,还没有人意识到“他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邓小平夫人卓琳后来这样说。

不过中共高层必须要考虑最糟的情形出现,凌志军在《变化》一书中写道:中南海里一些最重要的领导人,在1月份还到外地去巡视了——李鹏去了辽宁,李瑞环去了海南,乔石去了江苏和上海,朱镕基去了重庆,胡锦涛也按照计划出访南美三国。多少年来,中国人判断政治气候冷暖的一个依据,就是党的领导人是否在公开场合露面,现在看到这些人的行踪,他们就觉得天下太平,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党的最重要的领导人江泽民始终坐镇京城。

住院中的邓小平病情略有平稳,中国中央电视台第一套节目于1997年1月1日起播出纪录片《邓小平》,他在病房收看了全部12集。

从那以后,邓小平的病情越来越重,从早到晚陷在疾病的折磨中。邓小平的保健人员黄琳说,她曾见过这样的病,那是很折磨人的,有些人会呻吟,有些人会叫喊,可是“他是个非常坚强的人”。黄琳说,“我能体会他临终前还是比较痛苦的,但一声不吭。就是这样,而且我觉得他很平静。”他有时候昏昏沉沉地睡着,有时候异常清醒,还是不说话--他已经不再评价别人,也不再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黄琳觉得他一定明白自己已经病入膏肓,问他还有什么话想说。他在1992年说了那么多话,现在总该再给中国人留点什么吧?黄琳这样想。可是那几个星期他没有再谈那些话题,他淡淡地回答:“该说的都说过了。”

进入2月,人们敏感地注意到,那些已经出京的领导人,全都缩短行程,匆匆赶回京城,甚至都不像往年那样和四方百姓共度春节。不过政治局常委们接到通报说小平病情稳定,不会有什么大事。

2月6日是除夕夜,邓小平没有回家过年,他的病情虽较重但较为平稳,可以在医院会见前来看望的江泽民等人。

当时的新闻报道说,在谈话中,邓小平请江泽民等转达他对全国各族人民的节日祝贺,并希望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把当年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和召开党的十五大两件大事办好。

新闻不会说出当时邓小平的病有多重,凌志军在书中如此说道:次日(即2月7日),邓小平的亲人坐在沙发上,意识到大势已去,全都呆若木鸡。整座楼一片寂静,就像是死神已经降临。

2月15日,邓小平夫人卓琳及子女致信江泽民,向其转告邓小平的临终嘱托:不搞遗体告别仪式,不设灵堂,解剖遗体,留下眼角膜,供医学研究,把骨灰撒入大海。2月19日,邓小平的呼吸功能已经衰竭,只能借助机器呼吸。当晚21点08分,医疗组宣布停止抢救,邓小平以93岁高龄逝世。

综编: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