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帝大兴文字狱60载

+

A

-
2018-02-08 04:29:10

“雪夜闭门读禁书”,这可能是最让旧时文人感到刺激和满足的精神享受了。实际上,古代文人的精神享受少的可怜,想要有独立思考精神,这是帝王们最无法忍受的。

自雍正起,文字狱开始转向打压汉人与攻击政敌(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记载上古王臣言论的《尚书》中有这么一句话:“弗用命,戮于社,予则孥戮汝”,翻译过来就是不听话的人,将在祖庙神主前成为努力或者被杀掉,讲的更简单点就是不听话就杀掉。虽然这是战时动员口令,不过中国王朝的统治者们显然将这一口号贯彻始终并扩展到方方面面,而不仅仅是战时。

最早的实践者是周厉王。周厉王施政暴虐,以致民生困苦民冤沸腾。召公进谏厉王说:老百姓已经受不了了。然而厉王非但不听还派人监控国民的谈话内容,凡经指认为反叛或诽谤的人,即行下狱处决。这样,历史上著名的“道路以目”出现了,厉王还自得于自己控制了人民的思想。

召公不以为然的发表一通常常被后世引用的高论:“您这是强行封老百姓的嘴,哪里是老百姓真就没有自己的想法了啊。要知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老百姓也是一样的道理啊!”

周厉王仍然我行我素,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忍无可忍的平民们于3年后推翻了厉王,史称“国人暴动”。

周厉王用亲身经历告诉了世人,即便贵为帝王也无法控制人的思想,善于以史为镜的中国人却忘掉了厉王的悲剧,在思想控制上不断尝试。

秦始皇铸造的金人与焚书坑儒没能保证秦朝万世相传,汉武帝却借“独尊儒术”钳制了知识分子的思想,当“大不敬”在汉代成为一项重罪时,没有制度的思想审查就此启动,而皇帝的喜怒自然就是唯一的评判标准。

三国时期嵇康因拒绝出仕而被斩于东市;天文向来被认为是帝王之术,西晋开始禁天文书;在南北朝时期,北魏大臣崔浩主持编纂的国史揭露了拓跋氏祖先的屈辱历史,被北魏世祖下令族诛,史称国史之狱;宋太祖兵变夺权,所以宋代就要禁兵书以及记载太祖不光彩的私人史书;明王朝的建立者朱元璋因为做过和尚,认为文人总是嘲讽他,杀了一批。

以后的皇帝,较之前朝统治者有过之无不及,除了禁那些具有“邪教”“妖术”色彩的“妖书”以外,思想上不符合规范的书也遭到查禁。

清朝的文字狱起于顺治,从此清朝诞生了一个独特的官职:言论检查官,所谓言论检查官职责就是言论出版的审查。从顺治时期到乾隆时期,共兴文字狱160多次,其中单单是乾隆皇帝就兴文字狱130多次,期间遭迫害的文人墨客数不胜数。

全盛时期的清代更让人恐怖,禁书事小、杀头事大。谈论古事或是嘲笑古人也要小心翼翼,只要皇帝及其幕僚愿意,没有什么不是大逆不道的:“维民所止”是影射雍正无头;“明月有情还顾我,清风无意不留人”,是“思念明朝,出语诋毁,大逆不道”;胡中藻《坚磨生诗钞》中“清浊”和“浊清”自然是毁谤本朝。或许是已达到“俾愚众知所炯戒”的效果,或许又是文字狱已多如牛毛,到了连乾隆帝也感觉“不胜其忧”,才让各地对此类案件“俱不必查办”。

当然,结果还是一样的,乾隆帝小心翼翼的控制人民的思想,却阻止不了即将爆发的川楚白莲教起义,也无法挽回清朝的衰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