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咸丰帝与毛泽东身后的政变

+

A

-
2018-02-08 02:08:41

“顾命”一词出自《尚书·顾命》篇,讲的是周成王将死,恐怕太子钊不能胜任,命令大臣召公和毕公辅佐太子。这就是顾命大臣的由来。追溯历史,不难发现,顾命大臣的命运基本上都以悲剧收场,轻者革职流放,重者满门抄斩。

辛酉政变

咸丰十年(1860)英法联军逼近北京,咸丰帝留下弟弟恭亲王奕訢向侵略者求和,自己带着皇后慈安、懿贵妃慈禧及一帮亲信逃到承德行宫避暑山庄。咸丰十一年(1861)咸丰病重,临终前一天,他召见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御前大臣景寿,协办大学士肃顺,军机大臣穆荫、匡源、杜翰、焦祐瀛,宣布立皇长子载淳(同治帝)为太子,以上八大臣尽心辅弼,赞襄一切政务,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顾命八大臣。另外,咸丰赐给慈安“御赏”印,赐给载淳“同道堂”印(由生母慈禧掌管),凡谕旨,起首处盖“御赏”,即印起;结尾处盖“同道堂”,即印讫,方才生效。咸丰这样安排,是希望顾命大臣和两宫太后联合执政。

当时,清廷政治势力主要有三股。第一,朝臣势力。集中代表是顾命八大臣,其中载垣、端华、肃顺为宗室贵族,景寿为军功贵族,穆荫、匡源、杜翰、焦祐瀛为军机大臣。当时军机大臣共有五人,其中文祥因上言力阻咸丰“北狩”而被留在北京,是军机大臣中惟一被排除在顾命大臣之外者。

咸丰皇帝朝服像(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第二,帝胤(帝王子孙)势力。咸丰死时,道光帝有五个儿子健在。其中恭亲王奕訢30岁、醇郡王奕譞20岁,都年富力强。诸位兄弟本来就对咸丰登上皇位心怀不满。再加上大敌当前咸丰等人逃走,自己只是闲散亲王、郡王,并无一官半职,却要留守北京处理烂摊子。要往承德奔丧又遭拒绝,还未列入顾命大臣。旧怨新恨汇聚一起,他们与帝后势力联合,成为一股强大的政治势力。

第三,帝后势力。就是六岁的同治帝与两宫太后慈安、慈禧。他们虽是孤儿寡母,却是皇权的核心。两宫太后的实权在顾命大臣之上,她们对顾命大臣决策的军国大事均有不盖章的否决权。相反,由内臣拟旨而不经过顾命大臣同意,她们盖章即能生效。在对待顾命大臣的态度上,帝后势力与帝胤势力的利益一致。

在朝臣、帝胤、帝后三股政治势力对比上,帝胤势力与帝后势力占有优势。咸丰可能想吸取睿亲王多尔衮摄政引起叔嫂、叔侄矛盾的教训,但安排顾命大臣时犯下一个致命错误,没有将朝廷三股政治势力加以平衡。

不久,顾命大臣与两宫太后的矛盾很快出现,慈禧、慈安联手奕訢在北京发动政变,将肃顺斩首,让载垣、端华自尽,另外五大臣被革职或充军。废除八大臣拟定的祺祥年号,决定明年改元为同治,两宫太后垂帘听政,共同治理国家,继而出现慈禧太后专权,影响中国历史47年。这一年是辛酉年,政变被称为辛酉政变。而发生政变的地点又在北京,故又称北京政变。

怀仁堂政变

历史总是如此惊人相似。辛酉政变115年后,1976年,中共开国领袖毛泽东逝世不久,中国权力中枢也发生一次政变,这次政变被后人称为怀仁堂政变或怀仁堂事变,中共官方则称为粉碎四人帮。关于怀仁堂政变的经过与影响相信大家都很熟悉,在此不再赘述。这里主要介绍一下怀仁堂政变涉及毛泽东八名顾命大臣。

1976年9月17日下午,杜修贤在无氧罩里拍下毛泽东遗容(图源:中共新闻网)

毛泽东临终前并没有安排八名顾命大臣,但八名顾命大臣并非空穴来风。其证据是由红墙摄影家杜修贤拍摄的张春桥、王洪文、江青、华国锋、毛远新、姚文元、陈锡联、汪东兴等八人手挽手在毛泽东遗体前的合影照片。这张照片于毛泽东逝世后第三天凌晨拍摄,华国锋站在中间,显示实际掌舵地位,他的右边是毛泽东夫人江青,左边是毛泽东侄子毛远新。毛远新的左边是姚文元,再往左是当时握有军权的陈锡联和毛泽东的卫队长汪东兴。江青的右边是王洪文,最右侧是张春桥。这八人中,王洪文、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四人帮)、毛远新在怀仁堂政变中被捕入狱,而主导政变的华国锋、汪东兴和政变功臣陈锡联,数年后黯然下台,成为政变以后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胡绩伟曾任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社长,他的回忆录《从华国锋下台到胡耀邦下台》记载,1980年,杜修贤通过《人民日报》写信给中纪委书记陈云,详细讲述秘密拍摄“八人照片”的经过。令杜修贤不解的是,当时很像正式向毛泽东致哀告别。中共中央副主席、常委都在,但少叶剑英副主席。如果说是负责毛泽东医疗组的领导人向毛告别,姚文元、陈锡联不是医疗组成员,他们为什么参加?江青、姚文元、汪东兴都向杜修贤要照片的样片看,可见此次活动的重要性。

杜修贤还提到:“江青选定后,写了一张条子,大意是:国锋、洪文、春桥、文元、锡联、东兴、远新,我意每人洗一套留作纪念。七个人都在条子上划了圈。”

后来,胡绩伟专门上书陈云,要求将这张照片在中央工作会议上公开,查清是“四人帮”还是“八人帮”,希望华国锋、汪东兴、陈锡联作出交代。胡绩伟还写了一首打油诗给陈云:“他们是在灵前话别——永远紧记:‘你办事,我放心’。是永远‘按既定方针办’?请老人家在天国放心?他们仅仅是在向过去告别?还是为将来在海誓山盟?”

2011年,广州《羊城晚报》刊文称,这张照片所显示出来的不可言述的政治语言,足以改变后来的中国的政治走向。他们手挽手所表达出来的政治倾向性,如果真的得以实现的话,那么,今天的中国到底什么样,也就很难说了。至少,文革这杆大旗,还要继续被“正确”下去不知多少年;至少邓小平不会很快出山,甚至他到底能不能最终出山,都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政变何以取胜

得民心者得天下。虽然政变取胜不一定要有民心,但得民心至少可以让政变名正言顺,天下信服。在辛酉政变中,两宫太后和恭亲王奕訢,抓住并利用官民对英法联军入侵北京、火烧圆明园的强烈愤怒,对“承德集团”不顾民族、国家危亡而逃到避暑山庄的极大不满,把历史责任全部加到顾命八大臣头上,顺便把咸丰到承德的责任也加到他们头上。从而取得政治上的主动,争取了官心、民心、军心,顾命八大臣则成为替罪羊。同样,在怀仁堂政变中,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抓住并利用全国人民对文革十年和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所作所为的不满,一举把他们打成“江青反革命集团”,将毛泽东发动文革的责任加到他们头上,从而争取了官心、民心、军心。

抢占先机,先发制人。在辛酉政变中,慈禧以皇帝尚幼,不能长久护灵为由,先期间道回京,一同回去的还有其他七名顾命大臣,单留肃顺带领队伍护送着咸丰的灵柩返回北京。慈禧比灵驾提前四天赶回北京后立即召见恭亲王奕訢等策划政变,分别捉拿顾命大臣。在怀仁堂政变中,华国锋与叶剑英先形成一致意见,后取得大内总管(中央办公厅主任)、御林军总管(8341部队政委)汪东兴的支持。当时,有人主张用和平方式开会解决,但老谋深算的叶剑英认为,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必须采取特殊方式彻底解决。叶、华、汪最后决定,以开会为名诱捕四人帮。

在辛酉政变中,慈禧曾风闻咸丰帝生前,肃顺等建议他仿照汉武帝杀其母留其子的“钩弋夫人”故事,免得日后皇太后专权。这让她清楚地意识到并预感到:这是生死存亡的历史关键时刻,惟一的出路就是拼个鱼死网破。而在怀仁堂政变中,“不能再等待了,再推迟,不是我们解决他们,而是他们解决我们了!”叶剑英对汪东兴说,“我们要快打慢,快打慢!”

正如手挽手照片显示,毛泽东逝世后,华国锋、汪东兴同四人帮的关系是十分亲密的,只是四人帮看不起华、汪,争夺要当毛的继承人,以便独霸最高领导核心。连华、汪都容不得,想把他俩搞掉,这才逼着华、汪下决心同叶剑英等元老站在一起,共同抓捕四人帮。正是因为毛泽东的八名顾命大臣并非铁板一块,才让叶剑英等有机可乘。至于华国锋、汪东兴和陈锡联在怀仁堂政变之后的命运,那是因为这次政变并没有彻底解决毛泽东接班人和中共路线走向问题。

从某种意义而言,怀仁堂政变与辛酉政变一样,都是宫庭政变。主要原因是毛泽东没有选定接班人。周恩来逝世后,熟悉中国历史的毛泽东曾与华国锋等人谈话,他忧心忡忡地说,我八十多岁了,“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后来果然发生政变。而邓小平则吸取了毛泽东的教训,在自己身体健康的时候就选择退休,彻底废除终身制。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