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共同放弃日本战争赔款的真相

+

A

-
2018-02-07 20:12:14

“毛泽东放弃日本战争赔款”的说法一直广泛流传于网络。早年为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最高领导人担任日文翻译的林丽韫在《你是这样的人——回忆周恩来口述实录》 转述周恩来的话“这是主席决定了,不向日本索赔了。为什么不索赔呢?实际上因为我们中国也吃过赔款的苦头,赔款都是从老百姓的腰包里取出来的……尽管到1972年中日建交的时候,他们经济已经开始好转了。但是赔款毕竟还得从日本老百姓的兜里拿出来,是在加重老百姓的税赋。”

1972年9月28日,田中角荣向周恩来敬酒(图源:VCG)

这句话似乎也坐实了这种说法,不过这句话实际上不是原因,而是对中共不得不放弃战争赔款的美化。在这之前,中共与国民党与一直在进行博弈。

按照国际惯例,在每一份战后签署的和约中都包括战争赔偿的内容。1947年10月25日,经过两年多的调查核实,同盟各国向日本提出了索赔要求,总计金额为540亿美元,中国也在其中。但是在赔偿如何分配的问题上,各国意见不一,英国要求占有赔偿的25%,美国要求34%,苏联要求14%,法国要占12%,澳大利亚要占28%,仅这几个国家,还未包括受害最重的中国的要求,分配比例总和已超过了100%。中华民国的代表在会上以“受害最久,牺牲最烈”为由据理力争,坚持应获日本赔偿总数的40%,但各国不依,仅同意占30%,此后各方争执不休,问题一拖再拖,久而未决。

各国还在争执时,中共将国民党赶到了台湾,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并参与了朝鲜战争。

美国不得不将依靠国民党政府防范苏联的计划改为扶植日本,让日本成为抵御共产主义的桥头堡。为了达成目的,美国不惜单方面违反1942年1月1日的《联合国宣言》,该“宣言”禁止盟国单独对日媾和,可惜没有国家能阻止美国。

1950年10月26日美国国务卿杜勒斯(Dulles)将对日媾和七原则递交给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Malik),11月20日马立克回复杜勒斯时,提出数项质疑,包括台湾与澎湖列岛归还中国问题。尽管苏联一再反对,美国根本不予采纳,于7月3日公布的联合草案中,萨哈林岛(即库页岛)南部与千岛群岛也未为依《雅尔塔协议》交给苏联。苏联都受到如此待遇,遑论中国。

另一方面,美国不承认中共政权,主张由在台湾的蒋介石政府参加旧金山会议,遭到苏联的坚决反对。后美国改变策略,主张中国应在会外单独与日本缔结和约,至于与北京还是台北缔约则由日本方面决定。

这必然引起两岸共同的抗议,蒋介石于1951年7月16日声明:“中国被拒绝参加对日和约签字,乃破坏国际信义之举,政府绝不容忍”。稍后的8月15日,周恩来也声明:“旧金山对日和约会议,背弃了国际义务,中国不予承认”,并声称该和约为“非法的”、“无效的”。

美国既不在乎蒋介石的抗议,也不以为毛泽东能掀起滔天巨浪。决定亚洲命运的旧金山会议如期在9月份召开了,还将对日作战时间最长、贡献最大、损失最重的国家的中国排除门外。

没有中国代表的旧金山合会上,一切都在美国的掌控中。美国极力宽大日本,不仅抹去中国人民自1931年9月18日起到1941年12月7日对日本单独抗击的历史,更是将日本的赔偿数额做出了原则上的限制,即只能“利用日本人民在制造上、打捞上及对各该盟国的贡献的其他服务上的技能与劳作,作为协定赔偿各国修复其所受损失的费用”,而且必须在“日本可以维持生存的经济范围内进行”。

这种重重限制的赔偿规定就是以日本人的劳务充作赔偿,变相减免日本的战争赔偿。事实上,由于美国的不懈努力,苏联、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已经放弃对日索赔,只用向13国支付总金额为22.3亿美元的赔款,这其中还不包括任何社会主义国家。最后在苏联和蒙古的强烈要求下,才勉强同意以无偿援助名义,向蒙古支付50亿日元赔款。

日本在和约前言的部分,请求加入联合国并遵守《联合国宪章》。随着这份和约的正式生效,结束了长达七年的同盟国军事占领日本状态;日本在国际社会的地位恢复正常。1956年12月12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一致决定向联合国大会推荐日本为联合国会员国。12月18日经联合国45个成员国提案,51个成员国附署;联合国接纳日本成为第80个会员国。

当时的日本首相吉田茂所言:“日本在二战以战败国的身份在《旧金山和约》中所得的,比在一战后以战胜国身份所得的,还要强过多多”。

由于日本“有选择媾和对手之权”,占据了谈判的主动地位。为了争得所谓“正统地位”,蒋介石政府做出了诸多让步,甚至“愿意以旧金山和约为蓝本,与日本签订双边和约”。但日本方面要价更高,如果继续拖延,1952年4月28日《旧金山和约》生效后,日本将摆脱战败国的身份,在谈判上会更为主动。

蒋介石无可奈何之下,下令驻美大使顾维钧策动美国对日施压才重新启动媾和谈判。最终,台北方面以放弃全部赔偿为代价签订条约,仅在条约草案中列入下述文字:“日本承认其赔偿之义务,我方亦承认日本无力作出全部赔偿,为此……我方宣布放弃以劳务进行赔偿之要求。”

周恩来虽然极力抗议,此事却不了了之,倒是日本为了“感谢”蒋介石的慷慨,在爱知县幸田町修建了中正神社“以表诚挚感谢,永世不忘”。

时光流转中,世界局势一变再变。

进入上世纪70年代后,北京与华盛顿出于各自的战略考虑正开始接近。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访华一事在世界范围内引发震动,受到冲击最严重的莫过于日本。当田中角荣上台后,同中华人民共和国邦交正常化提上议事日程,然而当时日本政府要想恢复中日邦交必须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如何对待中国坚持的中日复交三原;另一个就是有关日本战争赔偿问题。关于这一问题,中共在不承认日台条约时已强调指出:“日本军国主义者杀害了上千万中国人,使中国蒙受数百亿 美元的公共财产和私人财产的损失。中国拥有要求赔偿这些损失的权利”。这就意味着日本对中国的赔偿数额将相当大,日本既然避免不了这一问题,便转而指望中国高抬贵手。 

1972年9月26日,田中首相抵达北京的第二天,中日两国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一轮外长谈判。当谈判进行到中方草案第七款赔偿问题时,日方代表高岛忽然宣称,根据1952年日本与台湾缔结的和约,日本战争赔偿问题已经解决,因而不存在中国放弃什么赔偿权利的问题。同时对中日间终止战争状态等提法一一表示拒绝,会谈因此不欢而散。

次日,周恩来会见田中,以严厉的口气谴责了日本的行为。他说:“听了今天上午外长会谈的汇报。高岛条约局长是破坏日中邦交正常化来的吧。日中邦交正常化是个政治问题,不是法律问题。高岛局长是搞讼棍那一套嘛!我不认为高岛局长的意见是田中首相和大平外相的本意。”

同时周恩来对中日赔偿问题再次重申不承认台湾的允诺,指出:“当时蒋介石已逃到台湾,他是在缔结旧金山和约后才签订日台条约,表示所谓放弃赔偿要求的。那时他已不能代表全中国,是慷他人之慨。遭受战争损失的主要是在大陆上。我们是从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出发,不想使日本人民因赔偿负担而受苦,所以放弃了赔偿的要求。”“毛主席主张不要日本人民负担赔款,我向日本朋友传达,而你们的条约局长高岛先生反过来不领情,说蒋介石已说过不要赔款,这个话是对我们的侮辱,我们绝对不能接受。我们经过50年革命,蒋介石早已被中国人民所推翻。高岛先生的说话不符合你们两位的精神。”

换言之,中共可以放弃对日索赔,但与台湾和“日台条约”全都无关。在周恩来强硬的态度下,第二天高岛表示道歉,战争赔偿问题引起的风波平息下去。不过中方体谅到日本方面的难处,同意将声明中有关赔偿的“权利”一词换为“要求”。

1972年9月29日上午10时20分,中日两国代表在人民大会堂签署了中日邦交正常化的联合声明。声明第七条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由于蒋日和约的缔结,索要赔偿已没有可能,此时只不过是送给了日本一个空头人情。至此,中日两国间长达27年之久的赔偿问题也就画上了句号。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