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王高岗陨落:中苏关系的牺牲品

+

A

-
2018-02-01 19:59:17

在前文《高岗事件前奏曲:斯大林之死》一文中指出,苏联最高领导人斯大林(Joseph Stalin)之死以及其后的党内斗争对毛泽东的触动极深。“万一我不在了,怎么办?”毛泽东虽然频频发问,作为一位精通权术的政治家,毛泽东不会坐以待毙,斯大林交给他的秘密报告的相关人——高岗,就要派上大用场了。

1952年11月7日,中国庆祝十月社会主义革命35周年大会时,高岗(右一)与毛泽东(左一)一同出现在主席台上(图源:VCG)

如果说起高岗的功劳,确实不少。高岗在1946年以后主持东北的党政,在他当政的几年中,恢复半个东北的工业,进行粮食和弹药的储备。从十万八路八万条步枪出关,到三年之内为百万大军披上现代化装备,配置各种坦克、重炮,为解放战争和后来的朝鲜战争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不负“东北王”的称号。就连林彪对高岗也称赞有加;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对高岗赞不绝口,认为朝鲜战争的军功章应首推高岗。

在朝鲜战争进入谈判阶段后,毛泽东将其调入中央,被任命为国家计划委员会主席,权力之大远非以后的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能比。但这与日后的结局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这一切源于斯大林交给毛泽东一宗有关高岗的秘密报告。这个报告的提供者是苏联驻东北中东铁路代表科瓦廖夫(Ivan Kovalev),他与“东北王”高岗交往过密、相谈甚欢,并将这些会话都汇报了给斯大林。比如,高岗提议把东北归并到苏联版图,成为苏联的第十六个加盟共和国。比如,刘少奇周恩来是亲美的,主席也不喜欢他们,他们总是跟亲苏的高岗过不去,等等。

这份不知真假的报告,内容相当的要命,以致于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始终不明白斯大林为何要这么做,他直言高岗是被斯大林“出卖”了,更惋惜失去了一个可以得知中国领导层情况及其对苏联态度的同志。中国的党史专家也百思不得其解,毛泽东从苏联回国后非但没有批判高岗,反而不断提拔高岗。

实际上,无论是高岗的能力超凡,还是他与苏联间密切的关系,在百废待兴全要依靠苏联时,高岗是不可或缺的。然而,当毛泽东决定让中国脱离苏联的控制时,高岗是否“里通外国”一点都不重要,光是他作为中共党内跟苏联人关系最好的最高领导,就足以成为出事的理由。

接下来可以看到,毛泽东将自己隐藏在幕后,让身居高位的高岗卷入权力斗争。先是向高岗放出口风,表示对刘少奇和周恩来“右倾”的不满,利用高敲打刘周。随即将矛头转向高岗,称其为野心家,进行分裂党、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阴谋活动。

在敲打了高岗后,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轮番会见苏联驻华大使尤金(Pavel I︠U︡din),不断将斯大林逝世之后在斗争中失败的贝利亚(Lavrentiy Beria)与高岗相联系,毛泽东还特别详细的询问了贝利亚与外国间谍和帝国主义代理人是怎么勾搭联系上的。经过不断的敲打,尤金认为,“了解了苏联对贝利亚事件的最后处理方法,使中共中央找到了揭露高岗反党活动的正确道路。”这等于说如果苏共能将贝利亚清除掉,那么,中共也可以清除高岗,两党均不应过问别党的事。

这是毛决心脱离苏联控制的第一步。当然,两党还是有合作的基础:为了稳固自己的政治地位,赫鲁晓夫需要中共的帮助;为了建设社会主义,中国还是需要苏联的援助。

两国间的关系在1954年10月赫鲁晓夫第一次访华后得到了改善。赫鲁晓夫对毛泽东说,中国是一个大国,具有独立发展的一切条件,不像东欧那些小国。在斯大林之后,毛泽东第一次摆脱了不对等的地位。中国不仅得到了大量苏援,苏军也从中国领土上撤走。

这之后,毛泽东于1955年3月与5月与尤金的两次会面中还是一再提及高岗,尤其是在5月的那次会面中,毛泽东点名丁玲、高岗、饶漱石与胡风进行批评,恰巧的是,这几人的关系都与苏联要好。毛泽东还在后面特意提出,台湾我们一定是要收回来的,众所周知,因为朝鲜战争中共才错失收复台湾的良机。

尤金再迟钝也明白了毛泽东的意思,在他的牵线下,中国和苏联续签诺干援助协定,在国际舞台上日渐崛起的中国也不断回馈苏联。这几年也就成为中苏关系的蜜月期。1957年10月15日签署的中苏秘密协定正是两国关系的顶峰,“高岗事件”自然也没有人再提。

当赫鲁晓夫的势力已稳,当毛泽东通过一五计划得到理论自信,双方的碰撞是必然的。1958年,随着毛泽东与赫鲁晓夫的交恶,“高岗事件”终于完成了最后的变形——1958年11月15日,在中共八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突然把高岗和里通外国联系起来。他说:“这里讲一个里通外国的问题。我们中国有没有这种人,背着中央向外国人通情报?我看是有的,比如高岗就是一个。这有许多事实证明了的。”

这,就是所谓高岗“反党夺权”案件的历史真相。

撰写:森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