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间谍大案揭秘:“叛徒”携机密投印遭拒

+

A

-
2018-02-01 00:34:30

北京时间1月20日,中国官方机构披露该国发生的间谍案件,其中就包括黄宇案、沃维汉案、佟达宁案、陈刚案。

黄宇,生于1974年7月28日,中国四川省自贡市人,大学计算机专业。1997年7月,23岁的黄宇毕业后进入一家涉密科研所工作。由于他的能力平平,加上工作态度不端正,因此5年中他换了三个部门,但业绩始终靠后,按照单位末位淘汰制的规定,黄宇被解职,他所在的单位承担了中国相关密码的研发工作,具有高度保密性。黄宇对自己被解职心怀不满,将该国机密出卖给境外间谍机关。

据查,黄宇共向境外间谍机关提供15万余份资料,其中绝密级国家秘密90项,机密级国家秘密292项,秘密级国家秘密1,674项,对中国党、政、军、金融等多个部门的密码通信安全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最终,黄宇因间谍罪被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收缴间谍经费。

2009年7月9日,中国上海市国家安全局证实,力拓上海办事处的4名员工因涉嫌窃取中国国家机密已被拘捕。其中,包括该办事处总经理、力拓铁矿石部门中国业务负责人胡士泰。经查实,2002年以来,在中外进出口铁矿石谈判期间,胡士泰等人采取不正当手段,通过拉拢收买中国钢铁生产单位内部人员,刺探窃取了该国机密,对中国经济安全和利益造成重大损害,商业机密的泄露给中国钢铁行业带来巨大的损失,使中国企业在铁矿石谈判中处于不利地位。

沃维汉,1949年生,1981年毕业于中国哈尔滨大学医学系,1989年10月在德国被台湾军情局策反。20世纪90年代,沃维汉结识了中国导弹技术专家郭万钧,并用金钱将其收买。郭参与了中国某重点型号战略导弹的设计工作,他见钱眼开,一步步陷入深渊:后来在明知沃维汉是在为境外间谍组织工作的情况下,郭仍向其提供了大量中国战略导弹的核心情报,对中国国家安全与国防建设造成了特别巨大的危害,2007年5月,沃维汉以间谍罪被判处死刑,郭万钧以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被判处死刑。

佟达宁,1950年9月出生,曾在中国国家体改委任处长,副司长,2001年任中国国务院社会保障基金会办公厅主任(正局长职),佟于1990年被以台商身份为掩护的台湾间谍徐光民策反,并加入台湾间谍情报组织,在这之后的十余年里,佟利用工作之便,向台湾间谍情报组织提供中国涉密文件340余份,内容涉及政治、经济、外交、对台工作等各个方面,佟向台湾间谍组织提供的情报数量大、范围广、层次高,给中国造成重大危害,造成了难以挽回的巨大损失,2005年4月,佟达宁被以间谍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陈刚,1972年生,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酒泉基地某技术系统副组长,中校军衔。2006年4月,陈刚在某招聘网站看到一则“可以提供兼职机会”的广告,便化名发了求职信。当对方获知陈的真实身份后,诱其提供情报。在高额回报的蛊惑下,陈刚最终铤而走险,通过互联网,将中国多种新型武器的参数出卖给对方,对中国军事机密造成重大危害。2007年,陈刚以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另外,位于中国内蒙古西部荒漠中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又称东风基地、东风航天城,隶属于解放军火箭军部队,长期以来都是外界关注的焦点。1959年,该基地出现“叛徒”,即毕业于哈军工的技术助理良真志。当他发现印度使馆主事勃朗比家就位于北京东单麻线胡同。他立马脱掉军装,找到了勃朗比的院子。自称掌握了中国原子弹、核武器的秘密,是政治犯,要求避难,却遭到拒绝。

东风-31AG导弹前身东风-31的有关机密信息就被泄露(图源:新华社)

《中国飞天大传》原文节选:

1959年9月的一天,对东风基地技术助理员良真志来说,是葬送他自己一生的倒霉日子。

良真志是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第一期毕业生。他业务上很有一手,曾立过三等功。这天晚上,一名干部惊叫,他的手表不翼而飞了。经过一番查找,嫌疑对象逐渐集中到了良真志身上。原来,9月18日晚大约18时,良真志经过一栋宿舍楼二楼时,见28号房间营房管理员老丁不在,趁机进去,在那名干部的枕头下摸到了手表,偷走了。

出了门,良真志立刻赶到王府井的一个收买部。服务员见良真志神情紧张,就多了一个心眼,问:“这块表不错,先办个登记手续吧。你叫什么名字?” “吴某某。”良真志随便编了个名字,并胡诌了一个电话号码。服务员照良真志的号码打了一遍,根本对不上号。“那好,你就到派出所登记一下吧。”派出所来人证实良真志是部队干部后,马上和部队取得联系,部队派人把他领了回去。

良真志在党小组会上交代了偷表和卖表经过,并陆续交代了其他一些偷窃行为。但良真志以为领导和其他人是落井下石,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前途,必须早一点脱身。他决定铤而走险。

21日下午14时左右,良真志乘公共汽车到东直门大街三区11号电话站,从电话簿里查找西方几个国家大使馆的电话号码。良真志先查到英国代办处,拿起电话刚想打,却发现只有中转线,怕暴露只好作罢。他又查印度大使馆,发现使馆主事勃朗比家就位于东单麻线胡同,他立马脱掉军装,找到了勃朗比住的院子。

勃朗比不在家,开门的是勃朗比的夫人,良真志正与她说话时,勃朗比从使馆回来,一看有陌生人在家,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夫人给勃朗比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勃朗比立即转头对良真志说:“我们不能在家里谈这个,要谈,明天到使馆去谈。”

良真志紧张地四处张望,用英语急促地说:“我要求提供政治避难,请你们帮我一下。中国的原子弹、导弹我全都知道,我就是干这个的。”

富有职业经验的勃朗比不为良真志的话所动,并且下了逐客令。良真志仍不死心,又返回麻线胡同,掏出笔,用英文写了一张小纸条:“我是个犯人,要逃到国外去,否则要被捕、被杀,请你帮助我。我可以告诉你们关于原子弹和导弹的秘密。” 这次,勃朗比连门都没开,一口拒绝了良真志。良真志无奈,把纸条撕成碎片后,返回了部队。

24日深夜,良真志偷偷地出门,跑到北京站,乘坐25日早上6时多的火车,于7时多到了天津。出了车站,他又乘汽车来到塘沽旧港,想找条外国船偷渡。然而,偷渡根本没有机会。第二天早上5时多,走投无路的良真志返回了部队。

26日中午,部队主要领导和保卫干事一起找良真志谈话。良真志坦白地说,支部大会开后,他压力非常大,因此,就想走绝路。他曾经想隐藏起来,还想过去锦西和妻子告别,上五台山当和尚,或者跳海自杀。领导突然打断他:“你到底去干什么了?你的一切全都在组织的掌握之中,你必须老实交代。”在突如其来的重压打击下,良真志说了实话:“我去天津,是想从那里逃到国外。”

9月28日,良真志被正式逮捕。良真志叛国投敌案报到黄克诚大将那里后,黄克诚震怒了。国家刚开始这项十分秘密的尖端工程,岂能容忍半点不忠。黄克诚一拍桌子,对基地的栗在山政委吼道:“整个审讯过程,要详细向我汇报。你们基地要很好地利用这个案子,教育群众,认认真真地检查一下保密工作,堵死各种漏洞。”

1960年1月15日,东风基地检察院、法院开庭公审良真志叛国投敌一案。鉴于良真志归案后能主动坦白问题,法庭最终宣布:判处良真志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良真志被押往新疆一所监狱服刑,但他抗拒改造,最后还是被枪决了。

综编:褚文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