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鸭绿江口大片国土划归朝鲜真相

+

A

-
2018-01-31 05:57:11

每当谈及中国朝鲜界河鸭绿江入海口,中国互联网上就从不缺少“鸭绿江入海口丢了,连船都不能走,对不起列祖列宗”的声音,那么中国真的丢了鸭绿江入海口,连船也不能走了吗?

中国朝鲜界河鸭绿江口地图。图中左侧为中国,右侧为朝鲜,左侧紧靠中国的黑线为中朝国界,以此来看鸭绿江口几乎全部划给了朝鲜(图源:谷歌地图截图)

关于中国丢了鸭绿江口的提法,最早出自何处已不可考,但最“高大上”的出处来自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地理学会出版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执行总编单之蔷。2008年第8期《中国国家地理》刊发了单之蔷的《中国边界的“凹”与“凸”》,文中这样写道:

“鸭绿江是中国和朝鲜两国的界河,按照常理,江中的岛屿本该两国各有其半,但鸭绿江下游的岛屿绝大部分都属于朝鲜,尤其是位于鸭绿江入海处的两个大岛——绸缎岛和薪岛,竟然全属于朝鲜。上世纪60年代,千赤岛(也称于赤岛)在中朝划界时被分给了朝鲜,使该段鸭绿江成为朝鲜的内河。而后黄金坪岛、绸缎岛、薪岛的丧失,使中国永远失去了鸭绿江的出海口,不得不建设丹东新港。同时失去了获得河口段大片新生土地和岛屿的机会,失去了大片的海洋国土。”

按照国际惯例,两个国家如果以河流为界,通常都是以河流主航道中心线为两国国界。再看中朝鸭绿江口国界,明显偏向中国,鸭绿江口岛屿、航道全部在朝鲜国界内,很容易就得出中国失去鸭绿江口的结论。再联想中朝划界将白头山天池部分土地划归朝鲜,这个“黑锅”自然就有人背了。

实际上,鸭绿江口大部分划归朝鲜,只能归咎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中朝两国在明清时期就已经存在国界,而当时的鸭绿江主航道正是位于今天靠近中国一侧,以主航道中心线划界,东侧的绸缎岛、薪岛以至朝鲜西海岸自然属于朝鲜。

然而,鸭绿江自吉林以下江段水流平稳,几百年里不仅主航道改道绸缎岛、薪岛以东,鸭绿江左岸泥土不断淤积更使两个岛屿不断扩大侵食西侧河道,最终不仅两个岛屿连成一片,甚至将来可能与中国连在一起。

正因为出现了航道改变,中国一侧左航道废弃的缘故,1962年中朝划界时鸭绿江并未按照主航道中心线的国际惯例划线,而是以整条鸭绿江为中朝界河,双方都具有在江上自由航行的权力,只要不上岸。这也是今天中国丹东著名旅游线路,乘船瞭望朝鲜合法性所在。

至于江中岛屿,1962年签订的《中朝边界条约》共五条,其中第二条规定了界河中岛屿、沙洲归属原则:缔约双方同意,界河中的岛屿和沙洲按照下列规定划分:

一、在本条约签订前,已由一方公民定居或耕种的岛屿和沙洲,即成为该方的领土,不再改变;

二、本条第一款所述以外的岛屿和沙洲,靠近中方一岸的属于中国,靠近朝方一岸的属于朝鲜,位于两岸正中的由双方协商确定其归属;

三、位于一方河岸和其所属的岛屿之间的岛屿和沙洲,虽然靠近另一方的河岸或在两岸正中,仍然归该方所有;

四、在本条约签订后,界河中新出现的岛屿和沙洲,根据本条第二款和第三款的规定确定其归属。

根据1962年《中朝边界条约》以及1964年《中朝边界议定书》,经中朝双方1972年至1975年间进行的联检后确定,其中鸭绿江沙洲、岛屿61个,划归中方13个。1990年开始,中朝双方进行第二次边界联检,双方在部分岛屿的归属上产生分歧,辽宁省界段有10个岛屿未能确定。2000年10月,中朝边境口岸及其管理制度第三轮会谈在北京举行,草签了协定。

《中朝边界条约》第三条也明确规定,鸭绿江由“两国共同管理、共同使用,包括航行、渔猎和使用河水等”。

所谓的中国失去鸭绿江口只不过是子虚乌有。

综编: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