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投毛泽东赞成票惹祸 张东荪一家的恐怖遭遇?

+

A

-
2018-01-31 03:50:31

中国著名学者张东荪出身宦门,祖上虽官不过六品,却代代学富五车。祖父张之杲,著书立说,名满京畿。父张上禾,晚清词家。兄张尔田,官至刑部主事,学养深厚,为燕京大学国学总导师,与王国维、孙德谦一起被誉为海上三子。

有这样的父兄,张东荪自幼一心向学,18岁官费留学日本,毕业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归国后曾与梁启超一起领导国会选举。曾任光华大学、北京大学等校教授,是中国民主社会党领袖之一。

当年林彪挥师进关,兵临北平(今北京)城下。是打是和,华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傅作义举棋不定。遂请燕京大学哲学系主任、老友、幕僚张东荪去解放军处探个虚实。张东荪是书生,为保全千年古都,万死不辞。几经谈判,最终说服傅作义,开城迎接解放军。不久,在一次颐和园的集会上,当着众人的面,毛泽东竖起大拇指说,北平和平解放,张先生当居首功。

张东荪(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中共建政后,张东荪曾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常委、秘书长。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选举中央人民政府主席,576名代表投票,毛泽东得575票。众人认为毛泽东谦虚,所以少了一票,但毛泽东投自己赞成票。此事原本只有毛、张二人知晓,但毛泽东要求追查,后来张东荪投反对票一事被查出。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曾对张东荪女儿张宗烨(中国科学院院士,核物理学家)说:“这么些年都没告诉你,当时我们可是大大地保了你。你到所里一直是内控使用。……我们给你说了好多好话。其实对你一直就是一种……刚刚解放,中央人民政府选毛泽东当主席……结果这里边居然有一张反对票。当时他们就猜,唯一的可能就是你爸爸干的。虽然不能肯定,但他们猜除了他不会有别人。”

此说法初次见于戴晴《在如来佛掌中──张东荪和他的时代》并广为流传,但中共党史研究专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杨奎松对此说表示怀疑。何祚庥本人也曾撰文《戴晴的“洗冤录”让我蒙冤——评<张东荪和他的时代>》予以否认。

戴晴记述何祚庥对张宗烨(张东荪的女儿)的谈话还有:张宗烨没敢追问何同志这内部信息的来源。她估计是反右期间传达下来的。当然她也没敢去想,“他们猜”里边的“他们”究竟是谁,以及到底为了什么、依据哪条规矩,去研究那张反对票。“何祚庥跟我说,当时他印象非常非常深:那时刚解放啊,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会有人投反对票——敌人这么快就钻到这么小的圈子里边来了。”(戴晴注:摘自1996年12月15日著者对张家亲属的采访)戴晴还写道:“如果读者(特别是历史学界)依旧认为这也属于不可尽信的‘孤证’,我们只好寄希望何祚庥和别的一些为党所信赖的好同志站出来作证;如果他们不肯,而普通人对政协与人民政府档案的查询权仍不见任何松动……就请读下边的故事(指《在如来佛掌中──张东荪和他的时代》一书)吧。”

不管张东荪有无投毛泽东的反对票,张东荪不久即遭遇悲惨命运却是事实。1951年,张东荪被指控向美国出卖中国政府重要情报,1952年被免去政府职务,并被民盟开除,张东荪一家的悲剧由此开始。

文革开始后,1966年,张东荪的三子、日本早稻田大学化学博士张宗颖和其妻吕乃朴遭批斗后一起自杀。1968年,时年82岁的张东荪因1950年“出卖国家机密”被捕,1973年死于秦城监狱。张东荪被捕时,其妻子刘拙如(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图书馆工作)被扭送海淀公安局监禁近一年。长子、美国康奈尔大学生物学博士、北京大学生物系教授张宗炳被关入秦城监狱,在狱中精神错乱,1975年出狱后才逐渐恢复正常。1969年,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张东荪次子、英国剑桥大学数学博士、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张宗燧在中国科学院宿舍中自杀。

张宗炳的儿子张鹤慈,文革前是北京师范学院学生。他与几个中学同学结社写诗和议论政治,结果被捕。劳动教养三年后正逢文革,他被加重处理:在劳改农场一共待了16年。

张宗颖的儿子张佑慈,文革时在天津当工人,他的父母1966年自杀后,他因“企图给父母报仇”等“反革命罪行”,被判刑15年,1978年获释。

就这样,在文革中,张东荪自己被关死在监狱中,三个儿子,两个自杀,一个被长期关押后精神失常。一个儿媳自杀。他的两个孙子被判重刑,长期监禁。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