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文抛售黄金 国民党经济崩溃的开始

+

A

-
2018-01-31 04:04:49

1948年8月20日,国民政府不得不发行金圆券,以替代实际上丧失支付能力的法币。曾一度不缺钱的国民政府在宋子文的主持的金融改革后,法币开始极度膨胀,给国民政府的财政经济带来了致命威胁。

宋子文使用的金融调节手段,给上海穷人带来的只有饥饿与寒冷(图源:VCG)

抗日战争胜利后,美国政府对国民政府提供了大量贷款和物资,派遣了大批援华人员,但仍奉行这样的基本原则:“美国援华计划不应该是使美国处于负起进行中围内战或中国经济之直接责任的地位。美国政府不能实际上接管中国政府和处理它在经济上和军事上的事务。”美国政府认为:对华经济援助,旨在“帮助制止经济的迅速恶化,从而给中国政府以更多的机会,采取必要步骤,建立较稳定的经济情况。”

宋子文于1945年6月以经济专家身份出任行政院长后,对于巩固社会经济基础,以解决当时的各种经济问题一度颇具信心。他认为金融管制导致法币汇率与市场脱节,使外贸停顿,也不利于经济发展,战后经济重建客观上要求实行金融开放政策,以利经济交流。

因此,宋子文提出了开放金融市场计划,将法币汇率改为随市场供给自由浮动,并由中央银行操控买卖市场。他认为这样“对外贸易便可畅通,各项物资尤可随人民的需要而增加,游资之流入投机市场,以助长物价之波动者,亦可纳入商业正轨,国外原料及机构,也可因对外贸易之恢复,源源进口,来配合国内工业之发展,足以使增加生产,并收平定物价的效果,所以开放对外贸易,在国内可以安定人心,在国外可以导引投资,予我国经济建设以重要的助力。”

宋之所以敢于开放黄金外汇市场,完全仰仗于战后国库库存黄金、美元和接收物资三大储备。1945年底,中央银行的黄金外汇储备达到其历来的最高峰,为85,805万美元,其中黄金为568万盎司(1盎司=31.1035克),而1946年仅上海一地变卖的接收物资收入即达法币6,698亿元。杨培新所著《旧中国的通货膨胀》一书指出,在日本投降前夕的一次国民参政会上,他就狂言:“我们的政策,不一定将所有的黄金都脱售,但是无论如何,政府有力量在手,就是黄金一项,也就可以控制金融。”

民国史研究室研究员汪朝光指出,宋子文采取这样的政策姑不论其是否有私心,当时确有两面效用,既可以开放外汇市场刺激对外贸易,有利战后经济重建;又可以开放黄金买卖、回收法币、平抑物价、稳定经济,法币的过量发行以及由此而致的通货膨胀已是妨碍经济建设和社会稳定的重要原因,而在法币发行一时难以控制的情况下,以黄金买卖作为回收法币的手段,也还不失为一条可行途径。

从1946年3月8日开始,中央银行开始在上海抛售黄金,配售价格随市价变动,由宋子文心腹、中央银行总裁贝祖诒负责,业务局正副局长林凤苞、杨仁安等人每天向他汇报黄金市场的动态,连财政部长俞鸿钧也不得过问此事。

虽然实行金融开放政策之初,高估了法币与美元比价,导致外国商品、其中主要是美国商品大量进口,外贸入超严重,赤字严重。不过在最初的几个月内,上海的黄金市价波动还比较小,然而黄金买卖不平衡的苗头已经出现,从5月开始,卖出大大超过买进。

6月,国共内战的爆发,平衡被彻底打破了。该月卖出19,982金条,买进只有402条,净卖出19,580条,买卖已经完全失去平衡,表明市场对未来预期的悲观及对法币的不信任。8月17日到18日,中央银行两天就卖出黄金1万两。在汇价、金价的互动下,国内物价开始全面上涨。

1946年10月以后,随着内战的演进,军费开支猛增,金融市场便出现大幅度的波动。

到了1947年初,市面金价一天几波,中央银行虽然逐日抛售金条,但涨风仍不能平息。当时,全国各地的金价普遍高于上海,以1947年2月11日的金价为例,上海最高为734万元1条,北平为860万元,南京为930万元,武汉为950万元,重庆为950万元,广州竟高达1,100万元。

于是上海发生了抢购黄金的风潮,人们争相抛出法币抢购黄金、外币,黄金对法币比价猛烈上涨,2月1日1两黄金合法币40.8万元,2月10日则涨至96万元,法币贬值已达极低地步,实际上已经崩溃。

国民党许多高级军官将军饷运到上海抢购黄金美钞,运送战备的火车,成为了运送钞票的专列。就连宋子文开办的“生产贷款”也被贷款人变成了“黄金贷款”。有的贷款支票早晨刚发出,中午就出现在黄金市场。而这时,仅中央银行一个月内发出的生产贷款就达656亿元,这对于早已不堪重负的黄金市场来说,无疑又加上一重压力。 

混乱的金融市场带动物价一再狂涨,社会动荡不安。上海的米价1946年涨了15倍,1947年则涨了20倍,其他与市民生活密切的商品也无一不涨。各报的标题大多是“物价如脱缰之马,各地粮价飞升,平民叫苦连天”、“百物一致报涨,市上一片混乱”等等。

宋子文还在持续他的政策,中央银行虽然逐日抛售金条,但是黄金涨价反而愈演愈烈。很快,上海库存黄金就要售罄,只能用重庆库存厂条救急。然而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反而让一些嗅觉灵敏的投机者察觉央行的困境,转而开始大量购进黄金。央行只好于2月8日停止暗售,市面上再次掀起抢购高潮。

宋子文虽也意识到形势的严重,但仍图最后一搏,他要求蒋介石停止内战,节约开支,以对金价釜底抽薪。他曾发声明称:“事实上在预算外之支出,为数过巨,且多系临时支出,事前难以预计,收支相较,差距巨大,仍不能不赖于中央银行之垫借。此种超额之支出,则以军费为最巨。”

此时正是共产党军队处于被动之中,期望迅速解决内战的蒋介石不可能接受。蒋认为继续抛售黄金“决难持久”,“期期以为不可”,要宋速筹对公教人员以实物代货币的紧急方案,以安定人心。

在蒋介石的介入下,国民政府开始实行停售黄金、管制物价、禁用外币、取缔投机等一系列经济紧急措施。财政部长俞鸿钧过后在国民参政会解释实行紧急措施的原因是,“全国各地游资麇集上海,群以黄金为投机对象,央行如不大量抛售,则金价日高,刺激物价。如拟以全力与投机者相搏,则牺牲甚大,徒使牟利者益增利润。于是政府运用黄金政策,不得不改弦易辙。”

2月15日,中央银行公告停止抛售黄金。3月1日,宋子文辞去行政院院长,南下就任广东省政府主席,行政院长一职由张群接任。

宋子文虽然被迫辞职,但既然引发通货膨胀的战争没有停止,黄金风潮的平息无法从根本上抑制法币的贬值。而在收复区,由于高估法币币值,造成法币大量拥入,物价上涨更为明显。一场浩浩汤汤的“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在国统区内展开,国民党的统治已从根本上动摇。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