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圆券改革令国民党政府失去民心

+

A

-
2018-01-30 20:00:15

自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政府的黄金政策是其整个金融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频繁出台的黄金政策不外乎是为了充实法币准备和扼制通货膨胀,虽然在一定范围内起到了一些作用,最终却难逃失效的结局。

王云五(左)为币制改革的重要推手。图为1977年7月,总统府资政王云五九秩华诞,行政院长蒋经国亲临祝寿(图源:VCG)

在1945年末,国民党政府的财政储备空前丰厚。政府不仅握有约9亿美元外汇存底,另有约600万两黄金,还接收了大约价值10亿美元的敌伪资产。

国统区的物价指数从1942年12月的66.2,升到1943年12月的228,涨了344%;到1944年12月是755,涨了331%;而1945年12月达到2,167,涨了287%。从数据可以看出,虽然通胀率仍然很高,但实际比前两年略有下降了。

从1946年3月8日(一说4日)开始,到1947年2月15日公告停止,宋子文指示中央银行,通过上海金业公会和上海银楼业公会代理,出售中央银行库存黄金回笼法币,以抑制通货膨胀。

这个举措在开始几个月曾经取得了一定的效果,然而随着内战的爆发,使得国民政府军费急剧增加,引起财政赤字直线上升。军费被公认为吞噬黄金的大怪兽,10月全面内战爆发后,形势更是急转直下,中央银行投入了巨量黄金却无济于事(一说近一年间损失了约350万两),物价1946年3月到12月,9个月上涨了123%。而到1947年2月,竟涨了86%。国统区从此陷入不间断的金融和经济危机。

到1948年8月金圆券发行以前,法币发行额增至604万亿元,比日本投降时增加了1,085倍,比抗战前夕增加了30余万倍。此时上海米价每石高达法币近6,000万元,金价每两超过法币5亿元,法币已接近于失去支付功能,濒临崩溃的边缘。

在抗日战争时期,一切以抗战为重的大前提下,人民对通货膨胀还可以忍受。但内战的爆发让一切更糟糕,导致国民党控制下的区域尤其是大中城市社会的极度动荡不安,民心思变。

学者霍安治指出,造成货币贬值物价狂飙的真正罪魁,是老百姓对纸币失去信心。货币学的至尊原则“费雪公式”显示:MV=PQ,即货币量×货币流通速度=价格水平×交易商品总量。物价大涨,是政府印钞票数量与人们花钞票速度的乘积。内战时,法币一日数贬,早上能买一只鸡的钱,晚上只能买颗蛋,因此人们手上绝不留现金,一拿到钞票就火速换成货品保值,哪怕是打瓶酱油存在家里,也比法币现钞握在手上强。于是,费雪方程式中原本应该是不变常数的V(货币流通速度)疯狂激增,同样的一张100元法币纸钞,一天之内可能被飞速交易数十次,造成数千元法币的“流动性”,将市面上的酱油全部打光,造成酱油价格暴涨,而P(物价)也就在这“疯狂打酱油”般的货币流动中失控飞涨。

经济崩溃令民怨沸腾不说,国民党军队的战争补给大受影响才是更要命的。

1948年7月,在收到时任经济部长王云五的方案后,蒋介石已决意改革。中央银行总裁张嘉几次直言如无实体经济或硬通货作为基础支撑,光在票面上改革,并不能解决财政危机。蒋介石固然知道兹事体大,却认定币制不是改不改的问题,而是非改不可。

8月19日,在经过国民党中政会与行政院的简短讨论后通过币改方案。20日,金圆券发行准备监理会宣告成立,国民党中央机关报《中央日报》及其他有影响的大报,都刊发了这一命令:规定自即日起以金圆券为本位币,发行总限额为20亿元,限11月20日前以法币300万元折合金圆券1元、东北流通券20万元折合金圆券1元的比率,收兑已发行之法币及东北流通券;限期收兑人民所有黄金、白银、银币及外国币券;限期登记管理本国人民存放国外之外汇资产。

金圆券发行的初期,在没收法令的威胁下,大部分的城市小资产阶级民众皆服从政令,将积蓄之金银外币兑换成金圆券。与此同时,国民党政府试图冻结物价,以法令强迫商人以8月19日以前的物价供应货物,禁止抬价或囤积。

大资本家、企业家、金融家对金圆券的前途看得很清楚,千方百计不兑换。在上海亲自负责币制改革的蒋经国一一召见他们,胁迫其申报登记资产,交出金银外汇。

上海煤炭火柴大王刘鸿生对亲信说:“蒋太子满脸杀气,不敷衍不行啊!”他很快被迫交出美钞230万元、黄金8,000两、 银元数千枚。就连曾为蒋介石赴美奔波借款颇受赏识的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总经理陈光甫也不得不交出外汇114万美元。

这种铁腕行动,一度让中国民众重拾信心,然而也就至此为止了。

现在一般认为,蒋经国的失败在于查办宋美龄外甥孔令侃经营的扬子公司未果。实际上,除上海外,国民党政府以高压手段维持的限价政策在经济规律作用下都宣告失败。

10月31日,国民党政府通过《改善经济管制补充办法》,实际放弃了限价政策,彻底放飞了物价。被压抑多日的市场价格立即强力反弹,平均上涨20多倍,米价暴涨近百倍,从每石20元直涨至2,000元。

11月11日,蒋介石公布《修正金圆券发行办法》,规定金圆券的发行数额另以命令定之,即承认原定20亿元的发行限额无法维持,从而为通货膨胀的更趋恶性化打开了闸门。金圆券一举贬值80%,若干地区已视金圆券为废纸”。

受金圆券风暴影响最大的,是城市内的小资产阶级。他们没有大资本家的财力和资源去保护自己仅有的财产,亦不如乡间农民或无产阶级的无产可贬。在金圆券发行初期,他们或被迫、或出于信任政府将累积的财产换成金圆券,旋即化为废纸,而得到的不过是蒋经国一句“中国的百姓,真是善良”。

国民党政府虽然因金圆券发行,得民间数亿美元金银外汇,却失去了国内最应倾向于他们的阶层:城市人民的信任与支持。1948年中,国民党在军事上已节节失利,金圆券风暴令国民党在半壁江山内仅余的民心、士气丧失殆尽,最后的结局也是意料之中的。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