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李瑞环的强硬一面

+

A

-
2018-01-29 10:53:31

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李瑞环被称为中共党内开明派。然而,一些公开出版物却透露,李瑞环主政天津时,力主镇压学潮,受到邓小平的赏识,获得重用。另外,早在北京西单民主墙事件期间,李瑞环就曾在全国人大会议公开叫板胡耀邦。

李瑞环在全国政协会议发表讲话(图源:VCG)

李瑞环批评胡耀邦对学潮太软弱

邓小平对李瑞环的认可,始于李瑞环在天津工作时期。1986年8月,邓小平到天津考察,他一下火车,就对迎候他的天津市长李瑞环说:“我要看看你们的开发区。天津开发区很好嘛,已经创出了牌子。投资环境有所改善,外国人到这里投资就比较放心了。”李瑞环是1982年接替胡启立担任天津市长的,1987年升任中共天津市委书记,这段时期天津经济快速增长,李瑞环自然功不可没。

1986年中国爆发学潮,李瑞环对天津高校学生讲话:“从国内来讲,折腾会影响四化的进程,折腾不符合人民的意愿。从国际来讲,支持我们的人,希望中国富强,担心我们再折腾;敌视我们的人,害怕中国发展,希望我们再折腾。”这次讲话受到邓小平的表扬。当时,邓小平在同胡耀邦、赵紫阳、万里、胡启立、李鹏等人谈话时说:“处理学生闹事是一件大事,领导要旗帜鲜明,群众才能擦亮眼睛。《人民日报》三篇文章写得不错,《北京日报》社论《大字报不受法律保护》写得也不错,李瑞环在天津的讲话也不错。正因为态度鲜明了,给积极分子鼓了气,中间群众才能站起来。领导态度坚决了,就闹不起来了。”

在这次为学潮定性的谈话中,邓小平认为近几年来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旗帜不鲜明、态度不坚决,导致从中央到地方,在思想理论战线上是软弱的,丧失了阵地,对于资产阶级自由化持放任的态度。随后,胡耀邦被指责“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而被迫辞职。

时任新华社记者杨继绳也记载了李瑞环在1986年学潮时的态度。杨继绳当时在天津,他在《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一书写道,天津来是不怎么闹事的城市,这次学潮规模也不大,但市委书记李瑞环态度十分坚决。他说:“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权是成千上万革命烈士的脑袋换来的,谁要我们的领导权,也得拿这么多脑袋来换!”李瑞环在天津市委常委会上批评胡耀邦对学潮太软弱。他还回顾1979年胡耀邦对“西单墙”态度软弱,他说当年是他建议取缔“西单墙”的。由于李瑞环态度强硬,天津的学潮很快平息下去了。12月30日邓同胡耀邦等人谈话时,李瑞环的坚决态度受到邓小平的表扬。

西单民主墙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开端,其宣传民主化的短暂自由时期被称为“北京之春”。当时,中共高层对如何处理西单墙存在分歧。叶剑英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说“西单民主墙是人民民主的典范”。胡耀邦认为西单民主墙是“人民新的觉醒”,据胡绩伟回忆,1979年6月,胡耀邦在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发言,公开表示了不同意见:“我始终支持任何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希望大家都在宪法的保护下享有最大的自由。尽管在中央工作会议上,以及在这次人大会议上,不少同志点名也好或不点名也好,批评我背着中央、支持违反‘四项基本原则’的所谓民主化运动,助长无政府主义,但我仍要保持我自己的看法。”邓小平则斥责西单民主墙“搞乱中国”。邓小平的意见占上风。

李瑞环暗指胡耀邦支持西单民主墙

关于李瑞环建议取缔北京西单民主墙一事,另一位新华社记者李尚志有详细记述。1979年11月下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第十二次会议。关于这次会议,当时担任采访任务的李尚志发表在2001年第2期《新闻记者》的文章《“西单墙”是怎样消失的》这样说:它是“根据中共中央的建议和精神”召开的,“特别讨论了‘西单墙’的问题。”亦即特为解决“西单墙”问题召开。李尚志将其现场记录的部分常委发言内容,抄录文中。

李瑞环当时任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根据李尚志的记载,李瑞环发言说:“西单墙”一开始就是在不正常的情况下出现的,而我们有些同志(编者注:暗指胡耀邦)还支持,这也是不正常的。你看看“西单墙”上那些内容,都是“文革”那一套,打倒当权者,你下去我上来,为什么我们整治不了呢?我看应该对它采取措施。有些人打着“民主”的幌子,到“西单墙”上去贴大字报,攻击共产党,攻击社会主义制度,出卖情报,还有些人在那里聚众闹事,堵塞交通,破坏社会正常秩序,这是社会主义法制不能容许的。如果容许少数几个人的“民主”,就会损害全国人民的民主。如果照顾这几个人的“自由”,就会损害全国人民的自由。如果容忍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就违背了全国人民的意志,就会危害全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我们对它采取措施,进行处理,肯定会受到全国人民的拥护和欢迎。

也许正是因为“态度坚决”,李瑞环获得了邓小平重用。在1989年“六四”危急关头,邓小平钦点李瑞环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老实讲,我一直不太愿意到上边来。以前中央曾有两次要调我进京,我都想方设法地婉拒了……但小平同志强调,动乱之后不准再讨价还价,我这才接了工作。”李瑞环当时对李鹏、杨尚昆说了这样一段话。他说,自己还是愿意在天津工作。

根据吴仁华《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记载,1989年5月17日,邓小平拍板决定在北京戒严时,五名政治局常委意见不一,李鹏、姚依林支持,赵紫阳、胡启立反对,乔石中立。邓小平强调“动乱之后不准再讨价还价”,可能是担心万一再次发生类似“六四”的事件,能让“态度坚决”的常委占多数吧。

四年后,在1993年全国两会上,不满60岁的李瑞环出任全国政协主席,同样得到邓小平的信任和推荐。当时,外界议论纷纷。不仅是旁观者不解,李瑞环自己也觉得不合适。1997年,李瑞环在全国地方政协主席座谈会上披露:“早在十四大召开之前,中央提议我做统战、政协工作时,我觉得不合适,一是历届政协主席都是德高望重的老同志;二是对政协工作我不熟悉。后来邓小平同志让人带信给我说,政协很重要,有许多工作可做,你的人缘还不错,搞统战工作这点很要紧。我就是在这种背景和心情下接手政协工作的。”

出任全国政协主席后,李瑞环与他的前任李先念相比,强调政协“尽职而不越位、帮忙而不添乱、切实而不表面”宗旨,还为政协贯注了“参政议政”功能,并于1998年续任,思想变得开明开放起来,被视为中共党内的开明派。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