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期间 中国一度险些与希特勒结盟

+

A

-
2018-01-28 20:43:25

蒋介石在抗战中取得了哪些外交成就,有哪些败笔?这些无疑值得深究。在抗战的不同阶段,蒋介石采取的外交政策是不同的,国民政府一度险些与希特勒成为同盟。

第一阶段,蒋介石与苏联的外交,1937年斯大林允诺一旦蒋介石对日开战,将动用一切手段支援中国,伏罗希洛夫(Kliment Voroshilov)元帅更是直接表明苏军将参战,这些信号给了蒋介石极大的自信,让他不顾一切地扎进对日战争的陷阱之中。但事实上,这些只是斯大林元帅的诱饵而已,这使得中国成了苏联在远东的盾牌。

第二阶段,1940-41,中国对德外交与对英美外交的选择。1940年6月,德国打垮法国占领西欧,英国危在旦夕,国民政府致电希特勒政府表示庆贺,当时国民政府内部要求中国与德国靠近,抛开英国的呼声渐涨。蒋介石再三权衡,依然恪守了原有立场,在后来德日苏三国媾和期间亦未改变,这个关键选择,对中国抗战的胜利和战后地位的安排至关重要。相比之下,日本则急剧滑向看似不可一世的德国,也由此走向灭亡。

希特勒曾经一度与国民政府关系不错(图源:VCG)

“我国外交政策日趋困境,似不能再以不变应万变之方法应付危机。因法既屈服,英又将失败;英果败,美为保持西半球亦无余力他顾,势必退出太平洋,放弃远东。我之外交路线,昔为英美法苏,现在英美法方面均巳无能为力,苏虽友好尚不密切。今后外交应以利害关系一变而为亲苏、联德,再进而谋取与意友好之工作,务必彻底进行。英法既帮助敌人,中断我之运输线,妨害中国抗战,在英停止缅甸运输实施之日,应即召回我驻英驻法大使,同时宣告退出国联藉以对美表示民主国家辜负中国,使中国迫于生存改走他道。”

——1940年7月18日,国民政府国防最高委员会第三十六次常务委员会上,立法院长孙科要求中国离开英美,转而与德国结盟,此建议获得众人支持,但被蒋介石否决


第三阶段,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对美外交。蒋介石在这个过程中有效利用了美国的远东战后安排,恢复了中国对台湾、东北、南海的主权,获得了常任理事国地位和不平等条约的废除,当然,中美官方间的摩擦也逐渐加剧,但总体而言,成绩和友谊是主要的。

第四阶段,战争最后阶段、战后初期的中国对苏外交与蒙古、新疆和东北问题处置。蒋介石在外蒙问题上迫于无奈承认了既成事实,无疑是相当失败的;在新疆问题上,蒋介石则相对成功一些,他趁德国攻苏的良机排除了斯大林的影响,控制了新疆,防止了新疆问题的外蒙化,这是一个近乎被遗忘的巨大贡献,尽管苏联随后通过三区革命来报复中国;不过,真正的灾难是在东北问题上,蒋介石在民族主义和政治现实间的不断犹豫以及随后愤青式的不妥协,最终严重恶化了中苏关系,加剧了蒋介石政权的崩溃。

总之,蒋介石的外交确保了中国抗战的胜利,但也只是一场皮洛士的胜利,连他自己也为这场胜利的负面效应所吞噬。

所以,从国家利益的得失来讲,蒋介石的抗战外交比较成功,但自身政治利益来看,他不过是个沽名钓誉的民族主义失败者罢了。

撰写:王夷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