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领导中共为何能够以弱胜强 夺取天下

+

A

-
2018-01-28 20:23:57

事实上,当时的中共不论表面实力看起来多么弱小,其实质上都是一个强大潜力的强悍政治集团。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一个政治势力或者人物的潜在力量,并不仅仅在其个人才能或表面实力,更在其核心人才的储备和对这些人才的把控程度。

为了让大家理解这一点,笔者举两个例子:

前秦宰相王猛(五胡十六国时期最杰出的政治家),为什么坚持要让君主苻坚除掉鲜卑豪杰慕容垂?难道是王猛心胸狭窄吗?显然不是。慕容垂身边子弟俊杰极多,人才归附者众。在王猛看来,只要有机会,慕容垂就能够随时招揽一只强大的军团,威胁前秦的安全,这就是威胁。

同样,五代时期,桀骜不驯的大军阀杜重威被迫向刘知远投降,刘知远保全了杜重威的性命,却杀光了杜的亲信牙将。刘知远为何如此处置?因为,在刘知远看来,杜重威的潜在威胁在于他的核心亲信,只要消灭了他的亲信,杜重威就会沦为一个无拳无勇、任其宰割的案上肉(其实三国时期的刘备也是这样,虽然颠沛半生,居人篱下,但身边人才团队顶尖,一有机会,便可以鲤鱼化龙)。

王猛和刘知远,一个是百炼成钢的无双国士,一个是政治战场杀出来的冷血枭雄,他们为什么要以政治人物的核心人才团队实力,来作为其政治潜能的评价标准?

这是因为,在乱世之中,军队里的普通士卒就像现在生产线上的工人,俯手即拾,召之就有,属于消耗品,但精干忠诚的核心人才团队,则需要十数年的精心培养和拉拢才有可能搭建起来。而核心人才团队的实力、水平和驾驭程度,实际上才是决定一个政治力量潜在发展空间的关键。

毛泽东参加重庆谈判(图源:VCG)

“(慕容垂)父子兄弟,森然满朝,执权履职,势倾勋旧。臣愚以为虎狼之心,终不可养”。

——《资治通鉴晋纪》


回到民国期间,仔细审视当时的政治势力。你就会发现,中共其实是当时人才吸纳、储备和控制能力最强的政治势力。

要知道,阎锡山已经算是那个大混乱时期极端狡诈高明的政客了,但他的核心人才团队实际上也就张培梅、赵承绶、赵戴文、傅作义和梁化之等几人,控制能力也很差。譬如阎锡山把傅作义派到绥远,傅有了实力后,很快就抛开老上司,不听调令了;冯玉祥就更不用提了,他把自己的核心团队美其名曰“十三太保”,用的还是黑社会那一套,靠扇耳光、下跪来维系忠诚,根本拢不住人才,结果势力稍微做大一些,手下的将领就有了二心,纷纷奔自己的好日子去了(冯玉祥后来想东山再起,又搞起了“利他社”培养新人,但效果甚微);蒋介石其实还算比较高明的,他通过黄埔军校,以师生之谊、乡土之情、兄弟之盟拉拢了一大批有本事、有想法的追随者,这使得他的部队能够在北伐成功后迅速扩编,一跃成为民国期间的最大实力派,然而,他的人才团队比起中共来说,还是具有相当大的局限性。

与这些旧或者半旧的政治势力不同,中共的干部人才培养组织水平是当时最强大的。在苏联支持下的国共第一次合作中,中共最大的收获不是控制了多少军队和土地,而是培养了一大批忠于中共的人才,以及从共产国际手中学会如何以现代革命政党的方式培养自己的干部——中共的第一批军事干部、宣传干部和组织干部,都来自于大革命的锤炼。

这就使得中共在人才培养和储备上的优势,是当时中国其他任何政治势力都无法比拟的,以晋系军阀扶持下的牺盟会为例,牺盟会本来是阎锡山主导的,结果干部大多都是中共培养出来的,最后这只部队都投靠了中共。

而且,中共更厉害的地方,就在于对核心人才团队的控制程度。在国民党内,李宗仁退出了国民党,他还是强大的李宗仁;但在中共内部,如果中共最强大武装力量(1936年红四方面军)的统帅张国焘离开了中共,那么他就什么角色都不是了。这种对核心团队的把握能力,带来的是中共党中央的强大权威和政策上的令行禁止。

中共为何能够从1936年陕北一隅的三万穷困之卒扩大到1945年控制近半个中国的百万雄兵?其中的原因,不仅仅是国家局势的突变,更离不开中共极其强大的人才团队。

抗战时期的中国沦陷区,到处是无人管理的县城、乡镇,只要有足够的人才和干部,就能迅速控制一大片土地;同样,战争带来的大混乱,碾碎了中国的社结构,使得无家可归、无处安身的壮汉俯首皆是,只要有足够的军官人才,很快就可以组建起庞大的军队。阎锡山、蒋介石甚至汪精卫,并不是没有试图在敌后组建自己的势力,但是却极度缺乏忠实可靠的干部,阎锡山指派的傅作义绥远新军,一有实力,就脱离了阎锡山的控制;张荫梧的河北民军,则诸团各据山头,不服调令。其他地区的旧势力后方部队,程度虽有不同,但情况大致类似。

与旧势力不同的是,中共解放区的迅速开拓和新兵团的快速组建,断然不会带来像冯玉祥麾下韩复渠自立于山东,阎锡山麾下傅作义兵团独立于晋系的问题,这就是新式革命组织相比于旧式依赖乡土、亲友盟谊的政治势力的最大优势。

实际上,就像企业团队一样,一个企业三百人的员工之中,实际上只有20人是其核心,大多数人只是招之即有的工兵,有了这个团队,企业的重建是轻而易举的。很多企业老板,之所以能够屡次东山再起,再创辉煌,就是因为他一直有追随自己的核心团队。

因此,很多人将中共打败国民党的功劳完全归结于毛泽东本人,这实际上是有所偏颇的。在笔者看来,

1、中共优于其他旧势力的现代化革命组织方式,乃是这个政党得以在旧中国鹤立鸡群的基础;

2、毛泽东的高明战略则带给了中共正确运用自身潜能的渠道;

3、远东局势的突变,为中共带来了历史的大机遇。

对于一项非凡事业的成功来说,以上三者缺一不可。

撰写:王夷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