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徐向前回忆录缘何绝口不提中越战争

+

A

-
2018-01-26 05:58:59

1979年的中越边境战争,长期在中国处于被选择性遗忘状态。更为蹊跷的是,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的徐向前,在其1984年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自传《历史的回顾》中不仅不谈对越战争,到1977年就戛然而止。那么,徐向前在对越战争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又为何绝口不谈对越战争呢?

中共十大元帅之一的徐向前元帅(图源:VCG)

要弄清楚徐向前在对越战争中所扮演的角色,首先要弄清楚当时中共的军事领导体制。

1979年中共的军事领导体制大体上延续了1954年体制。1954年9月,第一届全国人大决定在国务院设立国防部,同时中共政治局决定成立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统帅全国武装力量,对中央政治局负责。尽管国防部从成立之日起就不是一个实体机构,但在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彭德怀兼任国防部长后,国防部实际上成为了中共中央军委对外活动的一块招牌。

由此,中央军委主持日常工作的副主席兼任国防部长成为惯例,成为中共党内实际执掌军权的人。彭德怀之后,林彪、叶剑英都曾任以中央军委主持日常工作的副主席兼任国防部长,实际执掌军权,林彪的副统帅地位、叶剑英在粉碎四人帮中举足轻重的地位都源于此。

1978年2月第五届全国人大上,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徐向前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并取代叶剑英兼任国防部长。此前的中共十一大上,叶剑英、邓小平、刘伯承、徐向前、聂荣臻五位中央军委副主席并未注明谁“主持工作”,徐向前的出任国防部长实际上明确了其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地位,但不注明似乎又是一种妥协。徐向前的任命很可能是时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国务院总理华国锋的提议,以平衡叶剑英、邓小平,文革中毛泽东也曾提名徐向前为全军文革小组组长以平衡老帅推动军队参与文革。

1979年对越战争时中共的军事指挥体系是:华国锋作为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是军队最高统帅,徐向前作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向军委主席、政治局负责,在中央军委之下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解放军总参谋长邓小平领导的总参谋部负责军事指挥工作,前线则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与昆明军区司令员杨得志分别负责东线西线作战。

也就是说,按照中共当时正常的指挥链条,由总参谋部作战部制订的作战计划首先报总参谋长邓小平,邓小平批准后报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徐向前,徐向前再提交军委、政治局讨论决策,通过后下发广州、昆明两军区执行。

作为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副主席,徐向前在这一指挥链条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更何况这是徐向前军事生涯参与的最后一场战场,在自传中却避而不谈,令人费解。

不过,虽然徐向前的自传中不谈对越战争,但这段经历却无法被忽略。徐向前去世一年后的1991年,由中共中央书记处、中央军委提出并批准立项,解放军国防大学耗时10年,查阅大量历史档案和文献,采访徐向前本人及两百多位老战士后编写的《徐向前传》中披露了这段历史。该书书名由邓小平题写。

在该书第23章“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中记录了徐向前文革后的经历。1977年,在叶剑英主持下中央军委成立若干委员会,分头梳理各方面问题,徐向前出任军委战略委员会主任。1978年,徐向前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军委武装力量委员会主任,“主持召开了小型作战会议,重新审核制定作战方针。……根据军委制定的作战方针和作战部署,各军区重新研究、制定了本战区的作战预案,报到军委。徐向前完成这件大事后,给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的信中说:‘我的使命完成了。’”

1979年对越战争时,“身为国防部长的徐向前,参与了作战方案的拟定,对作战方案字斟句酌,一丝不苟进行审查。战斗打响后,不断听取作战部门的汇报,注意研究战场态势,关注部队的开进情况,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自卫反击作战共进行18天,在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援下,我军胜利完成预定计划后主动后撤。”

相比《徐向前传》的语焉不详,2002年纪念解放军建军75周年时,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元帅传记丛书”徐向前卷《高山魂》要详细得多。在该书第15章“第四任国防部长”中记述了这段历史:

“战争让人忘记年龄,徐向前仿佛又回到了革命战争的年代。他每天都到位于北京西山的统帅部指挥作战室,亲自参与作战方案的拟定,关注前线战事的进展。他指挥作战时有个习惯,只要前线的枪声一响,就睡不着,吃得也少。当时,77岁的他患有头痛病,经常发作。前线战事正紧时,头痛得实在厉害了,他就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强忍。作战室里的将领们,都以为不爱说话的徐帅在思考问题。秘书和警卫进来发觉他病了,才连忙送上他常吃的药片。”

“徐向前本已戒烟多年,但在指挥对越自卫反击战的那段时间,由于经常熬到深夜,精神紧张,身体疲劳,他的‘烟瘾’又犯了。好几次,他自己没带烟,就吸起了‘伸手牌’——找吸烟的将领们要香烟。不过,有时他已经把烟点着了,一看保健医生,不等提醒,就会丢掉。”

“只要是有关作战的事情,徐向前事无巨细,都很关心。一次,听说许多上前线的连队,还和从前一样,让炊事员背上笨重的行军锅。他当即火了:‘这怎么行,又费时又费劲,一定要把吃饭的问题解决,当成个课题研究改进!’”

“1979年3月,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徐向前回到家,夫人黄杰开玩笑地对秘书说:‘老徐一打仗精神好多了,只怕今后没有那么多的仗打呢。’徐向前听了,哈哈一笑:‘失业好嘛,军队失业,可以全力投入经济建设。’”

中越战争后,1980年徐向前卸任国务院副总理,1981年卸任国防部长,由中央军委常委兼秘书长耿飚接任,从此中央军委秘书长逐渐权重,而国防部长逐渐沦为虚职。

1982年中共十二大上,徐向前仍然当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1985年中共十二届四中全会上,徐向前辞去所有职务,但仍保留中央军委副主席。1987年中共十三大上,徐向前辞去中央军委副主席退休。1990年9月21日,徐向前在北京病逝,享年89岁。

徐向前在个人自传中之所以不谈对越战争,恐怕与粟裕在《粟裕战争回忆录》第一版中不谈淮海战役原因相似,直到粟裕去世后再版时才加入。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