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薄熙来扫黑除恶幕后

+

A

-
2018-01-25 09:27:33

近日,中共中央、中国国务院发出通知,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通知强调,这是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

早在2000年,中共就在全国范围内第一次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由公安部牵头。2006年上升到由中央政法委牵头。今年则达到最高决策层,以“中共中央、国务院”名义发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通知,这是第一次。

薄熙来(左)依靠亲信王立军打黑,最后两人反目成仇,双双入狱(图源:VCG)

从“打黑除恶”到“扫黑除恶”,一字之变有何深意?中国官媒新华社刊文说,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区别却很大:第一,重视程度前所未有;第二,更大范围,更全面、更深入;第三,更加重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齐抓共管。有评论人士认为,将“打黑”改为“扫黑”,可能是为了与当年薄熙来在重庆的“打黑”划清界限。这种说法恐怕言过其实,因为“打黑”并不是薄熙来的专利,而是中共的一贯动作。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将“打黑”改为“扫黑”,并无本质区别,只是叫法不同而已。值得注意的是,“扫黑除恶”也不是第一次在官方媒体中出现。查阅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图文数据库可见,截至1月25日,“扫黑除恶”在《人民日报》中出现过21次,当然,“打黑除恶”更常见,高达380次。从2015年至2017年,连续三年写入中国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工作报告。

“扫黑除恶”第一次出现是在1999年。当年11月9日《人民日报》报道:“为确保珠海市社会治安稳定,同时策应澳门警方的整肃治安行动,以良好的治安秩序迎接澳门回归,全市政法机关以‘扫黑除恶’为重点,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打黑除恶”也在1999年第一次出现。当年6月4日《人民日报》报道了广东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新闻。

中共最高决策层将“打黑除恶”改为“扫黑除恶”,有轨迹可循。2017年12月,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在福建宁德调研表示,“要把惩治‘蝇贪’同扫黑除恶结合起来,坚决查处涉黑腐败,严肃惩治放纵包庇黑恶势力甚至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2018年1月,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中纪委全会讲话:“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

有趣的是,薄熙来在重庆打黑也用“扫黑除恶”这个词。据2009年7月10日的《人民日报》报道,当时,重庆发出20万封公开信,邀请市民举报黑恶势力。报道援引重庆市“扫黑除恶”办公室介绍,公开信详细记录了信件举报、手机短信举报、电话举报、当事人直接举报、直接约见市公安局主要负责人等举报方式。

一个月后,重庆百余名警察被查处,号称“重庆最大黑保护伞”的重庆市司法局局长、前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文强被扳倒,多名身家上亿的涉黑商人被抓,逾千黑恶团伙成员被缉拿。《南方周末》以《扫黑风暴中的公安局长》为题介绍当时的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用的也是“扫黑”。

与唱红一样,薄熙来在重庆的打黑引起很大争议。“如果腐败分子和黑恶势力搅到一起,对百姓的危害就更大了,所以一定要坚决‘打黑’!”2012年,薄熙来在落马前表示,重庆打黑是在政法委领导下,公检法司协同作战。涉及重大案件要上报上级纪委,程序科学严格。虽然有种种风险和阻力,但仍要“打黑”,要向人民负责。

三年后,薄熙来的“打黑”被中共喉舌否定。2015年1月,《人民日报》旗下微信公众号“人民日报政文”在谈到习近平要求确保政法队伍“牢牢掌握在党和人民手中”时说:“这方面,我们不是没有过教训。在重庆,薄熙来、王立军发起‘打黑’行动,利用政法机关制造了一大批‘黑社会’案件。事后,经过严格审查,这些案件中很多都是冤案、错案。由此可见,薄、王二人所打的‘黑’,纯粹是从个人利益出发,搞的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封建王朝思想。如果没有政法机关的力量,很难想象薄、王二人有能力把重庆搞成‘家天下’。”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